我在大一的时候遭人陷害,被警校开除了,后来就在一家生产雨伞的私企做了销售,经常需要出差。一年前,我去一个挺有名气的江南水镇推销雨伞,结果遇到了一件很邪门的事情,现在想起来还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在陪客户喝酒吃饭之后,还挺高兴的,因为顺利签了个大单。回到宾馆后,随手把还剩的一把作为样品的伞放在床边上,结果酒劲也上来了,我就躺下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我起来上厕所,上完厕所往床边走,刚想关上灯继续睡觉,结果我模模糊糊地感觉床边的那把伞不太对劲。

我揉了揉还没睡醒的眼睛,在看清那把伞之后把我吓了一跳。

不为别的,因为那把伞被人调包了,换成了一把民国时期流行的油纸伞!

我们公司只生产现代的伞,从来都不生产油纸伞。

这他娘的是谁这么恶作剧?把我放在床头的伞拿走了,换了一把老式的油纸伞?

而且还是一把画着粉色桃花的女式油纸伞!

屋里进贼了?!

我赶紧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证件和钱包,还好什么都没丢。然后我把柜子里、厕所门后、还有床底下全都仔细检查了一遍,别说是大活人,连只耗子的影子都没有。

我又拧了拧房门的把手,明明锁得好好的呀,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是宾馆的哪个服务员监守自盗?

我想了想,也就只有这一种可能性了。

本来想去前台调取监控看看,但俗话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出门在外人生地不熟的,能忍就忍吧,还是少惹事的好,何况我又没丢什么东西,就当是被人捉弄了一下好了。

我用门栓把门栓好,这样就算宾馆服务员有备用的房卡也进不来了。

我拉了拉门把手,确保万无一失后又躺下睡觉了。

可能是晚上喝多了,大约下半夜的时候,我又起来撒尿,刚穿好拖鞋就被眼前的一幕差点吓尿了。

床边的那把油纸伞居然被撑开了!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

如果刚才那次还可以用宾馆服务员监守自盗解释,这次可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突然感觉后背上冷飕飕的,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朝我后背吹阴风一样!

我哪敢回头看,哆哆嗦嗦地慌忙把所有灯全部打开,在心惊胆战撒完尿后,往床边走,结果发现木质地板上多了两排湿漉漉的脚印,而且一直延伸到了窗边。

我当时就“啊!”地一声,差点吓得瘫坐到地上。

我大口喘着粗气,吓得两条腿直打哆嗦,牙齿打着颤,老半天才扶着墙慢慢站起来,我背靠着墙,瞪大了眼睛往窗外看去。

外面黑漆漆的一片,除了一些随风晃动着的树影,什么都没有。

这个房间不能再待下去了,否则我非疯了不可!

我战战兢兢地避开那排脚印,抓起自己的旅行包就冲出了房门。

一溜烟冲到前台大厅后,我才算松了一口气。

前台有个胖女人服务员正在嗑瓜子,在看见我一副慌里慌张的模样后,白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大半夜的跑这么快干啥?后面有鬼追啊?”

我咽了口唾沫,心里有点生气,刚想和她理论几句,就听大厅头顶的灯发出一阵“呲……呲……”的怪声,紧接着那盏灯就开始变得忽明忽暗,最后居然刷地一下灭了!

“啊!”

我尖叫一声,冲出了宾馆的大门。

外面的街道是沿河而建,此时正是黎明前最黑的时候,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

刚才发生的怪事把我吓得有点神经兮兮的,总觉得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冒出一个什么吓人的东西来,我看到不远处有一盏光线暗淡的路灯,就慌忙跑到那盏路灯下,看了看手机,才下半夜三点四十。

正值春寒料峭的时节,我在寒冷的夜风中瑟瑟发抖,但打死我也不敢再回那家宾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