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家在甘肃省东北部的一个小山村,属于黄土高原地貌。我在那里度过了快乐的童年,但也伴随着一些阴影。

在我小时候——两千年左右,我们家乡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住窑洞,我家也是住的窑洞。

大概在我五六岁的时候,一年夏天下午,我爸带我去山底下我一个从曾祖母家做客。

我爸牵着我的手走在前面,我跟在他后面走。走到半山腰时,我看见山对面的王家山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火球,远远的看去有簸箕那么大。

火球顺着山洼缓缓往下滚,一直滚进了山下的马莲河里。我以为是太阳落下来了。

吓得赶紧问我爸那是啥,我爸说什么我记不起来了,但我记得他没有明确告诉我那是啥东西,拉紧我的手快步向从曾祖母家走去。

晚上回家后我跟我外公睡一起(我爸倒插门)。

大概十点多,我正睡的迷迷糊糊,听见窑崖上的坡路上有人往下跑,就跟我平时玩耍时下坡跑的时候一样,咚咚咚的声音。

我以为是有人晚上在往家里跑,路过我们家门口。但这声音一直有,来来回回,咚咚咚的响了很长时间。一直持续了有十来天。

我给我外公说,问我外公什么原因,我外公不说话,我也不再问他了。

就在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我和几个小孩玩泥巴,用手挖土时,谁曾想挖出来一根骨头,比我们胳膊细一点。

我们没当回事,因为过年杀猪杀羊,吃完肉骨头就扔在了门口山坡下的杂草丛中。但是过了一会竟然在不远处挖出来一个小骷髅头,两个眼窝空洞洞,呲着牙,甚是恐怖。

顿时一个女孩和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吓得哇哇大哭。我们其余几个人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咋办。

愣在原地有好几分钟,最大的一个男生,叫张鹏,有八岁了,胆子也大。

他笑话我们几个是胆小鬼,说着他便把那骷髅头用脚踢像我们几个人,吓得我们四散而逃。张鹏一边踢着骷髅头一边追着我们。

那个三四岁的小孩跑的慢,被吓的尿裤子。我们几个跑远了,但又不愿意被他嘲笑是胆小鬼,也壮起胆子过来踢那骷髅头。陆陆续续都踢了一脚。

踢着踢着也不觉得怎么害怕,一直玩到很晚,我们把那骷髅头藏好就各回各家了。

那两三天我们一直在踢那骷髅头玩。踢着踢着就踢腻了,正好那骷髅头也被踢烂了,变得没有刚开始那么让人害怕。

我们为了寻开心,便把那骷髅头用石头砸烂,拿着碎头骨片比谁扔的远。

当天晚上,我好几天不曾听到的脚步声又在晚上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响了起来。

“咚咚咚,咚咚咚。”一直像是有人来回跑。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见外面有人喊我名字:

“赵诚——奥——赵诚。”

那声音听起来在窑崖上。喊了一会儿停了下来,又响起了咚咚咚在坡路上往下跑的脚步声。

不久脚步声停了,又喊起我名字来,声音更近了,听起来像在我家大门口。再过一会儿喊声没了,又有在坡路往下跑的脚步声。

就这样,来来回回,我渐渐被吵醒了。

“赵诚——奥赵诚……”

我明显的听见那声音喊我,就在我家院子里!我突然惊醒,一下子变得很清醒。我以为是有人在恶作剧,就叫醒我外公:

“爷,爷,爷。”

我外公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嗯?”

“你听外头是不是有人在叫我?”我害怕的问。

外公半爬起来仔细听了一下说:“没什么声音,你怕是做噩梦了吧。”说完话帮我掖好被角就又睡了。我乱想一会,又害怕又好奇的蜷在被窝里也睡了。

第二天我们几个在一起玩儿的时候,有个叫李文洋的男孩说他连着几个晚上半夜听见有人在他家窑崖上头叫他,问是不是我们叫他。又说因为回家晚,被他妈打了一顿,不敢应声。

我们都说没人叫他。

我说我昨晚也听见有人喊我,我爷说我做噩梦了。又有几个人说也听见了。我们纳闷,怎么做梦都梦见一样的梦。便一起商量,半夜再听见有人叫就答应他,看谁搞鬼。

当天下午我突然发烧,我爸带着我去后河村我四爷家看病,晚上就在后河我祖父家睡了。我晚上没再听到咚咚咚的跑步声。

第三天早上在我爷爷家吃完早饭,又去我四爷家检查了一下,烧已经退了。我四爷给我开了几副药我爸就带着我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