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州城南二十里,有一座荒废的园子,也不知是哪个年代所建。因流传那地方常有鬼魅出现,数年来路过这里入宿在此的书生,多半是下落不明,不知去向。据说,都是在寒冬时节。

暮冬,叶落山空,田地荒芜,寒意沁人心骨。方圆数里,一片萧条景致。唯有驿路边稀疏的几株梅花含着红色的蕾儿,一枚一枚的欲诉着芬芳的心事。

薛远尘扮做书生的模样,却也有几分像。

推开朽落的园门,院里的枯草漫过膝盖。打量一番,亭台楼阁早已破损。池塘也积满了废墟,混浊的水中,还浮着几枝残败的莲梗以及一些枯枝。突立的假山被落叶覆盖,像一座久经风霜的坟墓。有一条幽深的小径通向后院,那里的野草疯长成林,在井边还留有一株腊梅,妖娆地绽放着。不知这儿曾经的主人是谁,能想象出多年前这里雅致的景象。

旁边的几间厢房虽破旧,却没有倒塌,打扫一下,还可以住人。想必那些路过此地的外乡人,也是在这躲避风雨。可为何这里失踪的一直是书生?这次薛远尘就是来查清此事的。

薛远尘打扫了一间厢房,虽然老房子腐朽的味道无法祛除。屋内却也整洁干净,榻上纤尘不染。拾来枯枝,点火煮茶,看窗外灰蒙一片,今晚大概要下雪了。

寒夜悄寂,景致萧索,必有深意。记得在山上教他驱鬼捉妖的师傅这样说过。

茶饮三杯,薛远尘不禁思索。以往在此借宿的书生都做些什么?书生自然是读书了。于是,他拿起携带来的《大学》《中庸》煞有介事的念起来。

夜过三更,仍无异样。窗外飘起了雪花,他添旺了火,偎在桌角上睡着了。

清晨醒来,窗外一片莹亮的白色,将整个园子装裹得格外生动。昨晚那萧条的景致荡然无存,一缕腊梅的清香扑鼻而来。

为查明**,薛远尘打算暂时落居在此。于是,他扫去门前的积雪,拔去院里的荒草。

阳光照射在园子的每个角落,朗朗乾坤,何来鬼怪?薛远尘不禁微微一笑。不过俗话说无风不起浪,这里面的玄机还是要参明白。

薛远尘到桐州城买了酒菜,顺便再找人打探关于荒园的事。风紧,寒意袭人,天又灰蒙,瞬间便飘起了雪花。薛远尘赶到荒园时,夜幕已早早地降临。

生火,酒菜暖身。几盏饮下,已有醉意。想来究竟是哪儿出了差错,是自己装扮得不像书生?还是?不管如何,还是要静待下去。

醉眼朦胧,薛远尘翻开了一卷诗书。琅琅地读起来:“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是李商隐的「锦瑟」。真是好诗,连薛远尘这个假书生,也读出了其中的韵味与情感。

忽然听到窗外一声女子轻微的叹息,那声音虚无飘渺,有着深入骨髓的幽怨。让人心生凄寒,如在梦境一般。

薛远尘想终于等到妖怪的出现,可想起刚才的叹息声心里又有些迷惘。

待他出门细看,已无踪影。只有一弯淡月洒落在白色的积雪上,无比的寒凉。

梅花的清香沁入心骨,薛远尘倚在桌上昏昏欲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