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与死在人世间是两种寻常状态,但是对于每一个当事人的感受就完全不同了。一点点的感情都带着血肉,都带着神经,都带着生命的DNA,与我们千丝万缕息息相关着。有的时候生与死就是一件物品的两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当一个结局突然到来,总会产生几分惊愕。死与生的交替编织这人间的离合悲欢,爱恨情仇。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切,我手足无措,惶惧不安……

潘军真的醒了。他睁开懵懂的眼睛,打量着我,也打量着这个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淡泊,而又那么陌生。他的眼神就象是来自遥远天庭的月光,淡淡的蓝蓝的,泉水一般汩汩流出来,流经我的感官,我的每一条神经,我的每一个细胞。我觉得自己与潘军从来没有这样的接近,也从来没有这样的遥远。这次的车祸,对与潘军而言绝对是一次重创,它把一个人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所有的智商都消失了,所有的感情都忘却了。就像电脑系统被格式化那样,一马平川,空空荡荡。其实我挺喜欢这样,无欲无求,与世无争,这样的日子也蛮好的,至少心灵里没有龙争虎斗的毒素,没有杀人越货的念头,也没有你死我活的较量。这种状态近似于老子所说的’复归婴儿’,天地澄澈,万物怡然,这是一种人生的大境界。铅华洗尽,从容不迫。.guigushi.org安详的内心就像雨后的阳光,不温不火,映出彩虹的美丽缤纷。潘军的意识复原了,但是,他很少说话,有时候甚至一言不发,目光里是一汪静静的湖水,山光物态淳朴端庄,毫无后天教化和修饰。在那单纯的眼睛里,我可以看到自己的昨天和未来,我可以看见自己的表情和灵魂。我知道,我其实和潘军已经结束了,感情的终结者就是那一个又一个的疑团,以及我一次又一次揭开一团是的悲伤。欲望已经在我的性灵里沉淀下来,心如止水,拈花微笑。我不要背负着沉重的昨天,我也不奢望百花盛开的明天,我要的是真实朴素的现在,恩与怨,悲与欢,似乎都不再那么抓心抓肺,蓝天移植到心灵,我显得空阔无边……

潘军坐在轮椅上,早晨的阳光照在他脸上,他婴儿一般的目光纯净,明亮,他说话的节奏很慢,很显然,他的大脑是还有一些问题的。这个时候,我甚至觉得,一个人如果一直处于这种状态该有多好啊,无欲无求,安稳和谐。这样的话天下不就太平了吗?我像照顾一个婴儿那样照顾潘军,看到新生的潘军,同时也得到一个新生的我自己。这种感觉真好。

潘军说,我听见红山吕祖庵的钟声了,求求你,带我去还愿吧。

看这潘军湿湿的眼睛,我心软了,轻轻抚摸着他的头说,好好好,我带你去,带你去。

吕祖庵坐落在北郊红山的谟洁岭上,是一处好地方。开车个把小时就到了。这里苍松翠柏阴翳蔽日,庙宇飞檐峭壁很是壮观,著名的景点有百丈崖瀑布,蟠龙岭云海,玉渊潭和幽兰谷的海市蜃楼奇观等。相传老子洛阳问礼之时曾经在这里布过道,写过《三都赋》令洛阳纸贵的左思的女友月婵娟曾在此出家。大诗人白居易多次莅临此地,还在一面青石巨壁上题过诗。历朝历代不少名人在此游玩过,因此,这里香火鼎盛,游人如织。

我推着潘军,在石板甬路上缓缓地走着,这里的空气很好,仿佛都是绿色的,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意境。我想让这里的空灵之气驱散体内世俗的纷扰。

不久,我感到累了,就在太极坳停下来,一朵白云栖在了山头,形状像一头骆驼。我指着骆驼云对潘军说,你看,那片云彩像什么?

潘军没有回答我。他的目光正伸像远处。

顺着他的目光,我的视线移过去。

我在袅袅的烟雾里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那是姐姐。

我擦擦眼睛仔细看,天哪,那真是我姐姐。青布道袍锁不住她青春的曲线,矮平的道冠遮不住她娇好的容颜,她脸色苍白,目光淡泊,唇角是虔诚的纹路。她左眉上的那颗黑痣清清楚楚,倏然间点亮了我的目光,我惊喜地叫起来:姐姐,姐姐。姐姐真的还活在人间!

我跌跌撞撞跑过去,抓住她的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泪水顺着脸颊哗哗往下流,姐姐姐姐,我的嘴在机械地叫着。

她得手几乎没有一点温度,她目光如水,淡淡地说,我叫慧能。

她说,这里没有姐姐妹妹,只有佛家弟子。

她轻轻拿开我的手,转过回廊,不见了。

望着姐姐飘然离去,我的心像是一下子被掏空似的,苶呆呆发愣,倾乎间咫尺天涯,怎不令人泪水潸然!

潘军突然凄厉地尖叫了一声,我回头看着他。

他脸色灰白,目光苍楚,额头上亮出一层汗珠儿。我看见他的手在剧烈抖动着,身体也在剧烈抖动着,呼吸急促。

我轻轻走过去,扶住轮椅,低头问他,潘军,你怎么了?

潘军没理我,他目光空洞起来,直直的。

潘军抬起手,朝我身后指指,我扭过头,身后是一片静穆的青山,青山无语,默默矗立。我正在呆呆发愣,忽然感觉有一种不想的预感攫住我的魂魄,我蓦然一惊,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潘军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声音很恐怖,我又折过身,他奋力摇着轮椅竟自冲向舍身台,速度迅疾,超出了我的反应,我张大了嘴巴,手臂举在半空,眼睁睁看着他一跃而起,像一只白鹅飞入云雾缭绕的山谷之间……

我的故事结束了,而我的另一段人生刚刚开始。我时常怀恋月光如银的夜晚,我的青春岁月埋葬在那样的夜色深处,不堪回首。我知道,还有许多的的谜题还没有揭开。还有许多的眩惑我必须去一点一点解开它们,或许这就是人生吧。在谜题揭开的时候或许并不会得到什么幸福快乐,有时甚至会带来痛苦和心酸,但我还是愿意去,去追寻,去解决。这是我存在的意义。我身上的传奇或许还远远没有结束,我愿意接受一个又一个的人生挑战。当我经历了岁月的洗礼,我变得平淡如水,但是,骨子里的激情依旧剧烈地燃烧着,从未熄灭。我相信人是有魂的,许多时候,死,其实是一种生的开始。一个旧的我已经悄然死去,一个新的我悄然诞生,沐浴着蓝蓝的月光,我通体透明,轻灵异常,在凡间的羽化,在心灵的涅盘,既是一种痛彻心扉的苦难,又是一种超然物外的升华。我感谢命运所赐予我的一切。

蓝色月光将照彻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