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刚从哲学专业毕业的蚁族,为了能每月交上房租,为了生存,我找了份7-11便利店的夜班工作。我每天上晚班,傍晚六点上班,凌晨两点下班。

一日,和往常一样,凌晨两点,我交完班,跟同事寒暄了几句,打了几个呵欠,骑上店外的破自行车,就像个牛仔骑上烈马一样,往出租屋一路颠簸而去。

回家路上要穿过一条马路。还没到跟前,老远就看到一个男人低着头在那条斑马线上来来回回地走着,似乎在研究什么。我心里暗笑,心想,总不可能是建筑工程系的教授在研究路基吧,这人恐怕是过马路过上瘾了吧。

骑车赶上他的时候,刚好过了路对面,我转过头去问他:”大哥,干啥呢?”

那个人看着我,一脸肃穆的神情,认真地说:”你也来看看,数一下这斑马线一共有几条?”

他这一问,可问倒了我,我从小到大过的马路何止千万,光这条斑马线没走上千回也有几百回了,斑马线有几条我可真没认真数过,其实正常人哪会做这等无聊的事,斑马线是多是少也不至于影响大家过马路吧?

他没等我回答,自顾说道:”昨天晚上是二十二条,今天晚上是二十一条,怎么会少了一条?”我听了他的话着实惊讶,心想这人不是有病吧,没事深更半夜地在这里数什么斑马线?不过斑马线到底有多少条呢?是法定的条数还是依据路的宽窄而定,我还真有点想知道。但我没有好奇到马上回过头去数那几条斑马线,如果我那样去做了,我岂非跟他一样的不正常,所以这个当坚决不能上。

“大哥,您喝酒了吧?要喝酒了别在马路上散步,晚上这里车虽不多,但哪个司机大爷恰好跟您一样也喝了点小酒,恐怕就要跟您在路上碰杯子了,你看这风也起了,快回家去吧,屋里虽然没这里宽敞,但醒醒酒还凑合。”

“你不信我!到明天你就知道了,为什么非要到死了人,你们才肯信我?你这人真是的,也不帮我想想怎样才能不死人!”他怒目圆睁,双手握拳,好像我不信他的话,他就会立即冲过来把我当场掐死,那可就真应了他这句话了。

犯不着跟这个酒鬼纠缠不清,我摇了摇头,跨上车径自走了,回头偷望一眼,那人不再过马路了,而是站在马路边上低着头一直发呆。

“真是个不知好歹的疯子!”我低声偷骂了一句。

上夜班真是累,一觉睡到中午,醒来无聊去网吧折腾了一下午的魔兽,又顺便在网吧里把中饭晚饭给一块凑合了,正头昏脑胀间,看看时间,又到了快换班的时候了。

到了店里已经晚了快十分钟了,值班店长正在整理货架,见我低头进来,头也不回,挥挥手示意我过来。

“你回家要经过新月广场吧?”值班店长姓金,是个瘦高个的已婚人士,满脸严肃,似乎很爱看各种各样的书,除了应付客人,对着我的时候话绝不多半句,总是埋头阅读。本来排夜班就是个苦差事,碰见这号领导还真会闷出个鸟来。

“是啊,店长,那里人很多,骑车不大顺当。”

“今天出事了知道吗?货车撞死了个人,血流了满大街都是。”

我舒了口气,见不是在责备我,忙接过他的手,把货物摆上货架。

“撞死人啦?我来的时候没见着什么啊?”我突然反应过来。

“都处理完了,以后过马路的时候你可要当心点,骑车别耍疯。”

“谢谢店长关心,以后我一定注意。”

话说完,我脑海里突然回想起昨晚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