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身

霞出葬的那天,天阴沉沉的下着蒙蒙细雨,很冷。整个丧礼的过程特别简单,草草火化之后,骨灰就寄存在殡仪馆里。

霞的死有点奇怪,可以说,死之前没有任何病症。那天我恰巧和她在一起,只觉得她脸色有些苍白之外,并没有什么异样。

当时霞一声不响地望着我,看她的样子,像是有许多话要和我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足足望了我好半晌,才开口道:”文静,我真的很高兴有你这个朋友,我……我……估计活不成了!”

我又好气又好笑地说:”别瞎想,每个人都会死,只是时间的问题。”

霞叹气道:”不……我不是说自然死亡……我……是……立刻就会死……”说完她紧张地看着四周,神色恍惚。

我苦笑着,看她当时的精神状况,我自然不能和她继续争论,我只好安慰地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有事你尽管和我说!”

“我……想请你照顾小峰。”

我听得更糊涂了,一时之间,不知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到像是有点”遗嘱”味道!

小峰是霞的男朋友,霞很爱他,为了小峰可以牺牲一切。我曾经傻傻的想过,如果我是男人,就找霞这样的女人做妻子,她的爱足以包容一切,和她在一起不管生活的多贫穷都会在精神上感到满足和幸福。

就在我沉默的时候,霞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沙哑。她几乎用尽了她全身最后的一丝力量,说道:”文静,求你……我知道小峰并不爱我……他爱的是你……”

我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猛地站起身子,”不可能……小峰是你的男朋友,怎么会?……”

霞不断喘着粗气说:”没时间了,求你答应我……”她的脸突然变得扭曲可怕!样子实在很难用笔墨形容,通红的双眼死死地盯着窗外,然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死了。死的时候血红的眼睛瞪得老大,我吓的当时就昏死了过去……

就在我回忆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我一下,我抬头看见小峰抱着一个瓷瓶望着我。

我立刻明白他是让我和霞做最后的告别,于是我对着瓷瓶默站了一会,叹了口气让开了。

看着着小峰抱着瓷瓶小心地放在存放骨灰的架子上,脑海里闪过霞临死之时的那狞厉的神情,使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

小峰放好了之后,叹了口气说道:”咱们回吧!”

彼此没有说话,默默地走出了殡仪馆,坐上了小峰的车子,小峰开车直接来到霞租的小公寓里,我知道他是想让我和他一起收拾一下霞的遗物。

当我们走进霞公寓里的时候,天更阴了,阴的犹如黑天一般。我拿出钥匙打开了门,随手去开灯,没反应。我和小峰面面相观。他摊摊手说:”可能是灯泡坏了。”

我点点头,慢慢地向黑漆漆的房子里走去。这时候雷声大作,风吹打着玻璃窗啪啪作响。

我忍不住向窗外看去,一团黑影,在我的目光下悄然消失!我被惊吓得连连后退,几乎跌到在小峰的身上,他顺势抱住了我,我面上一红,急忙挣脱了他的怀抱。

他尴尬地看了我一眼说:”我看今天是白来了,没有灯,咱们根本没办法收拾这屋子里的东西。”

我一拍脑门道:”想起来了,有蜡烛的,你等等……”说完凭着我的记忆,去翻霞的抽屉,果然让我找到了半根蜡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