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是林场的一名伐木工人,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把林场指定的树木锯倒,工作虽然很辛苦,但是看到家里老婆能干,女儿听话,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这天,林场的伐木队开进一片松林。一进松林,张三倒吸一口冷气。原来,这里竟然是一片坟场,放眼望去,坟堆一个挨着一个。张三虽然是个男人,看到这么多坟堆,心里也难免有些害怕。

今天要锯倒的,是棵已经成材的古松,看样子,这棵树有十几年了。握紧油锯,张三开始了锯树的工作。不一会,”哗啦”一声,古松被锯倒。不料,这棵倒下来的松树,直直地压在旁边的几座坟堆上,树倒在坟上的同时,不但将坟上的土压垮,而且,还将那几座坟的墓碑全部压翻。

这下,张三可吓坏了,要知道,在东北这个地方,对于死人是很有讲究的。听老人说:”人死后,特别是入土以后,是不能惊动的,不然,他就会出来报复你。想到这,张三什么也顾不上了,拔腿往家跑去。

晚上,张三刚要睡着,老婆忽然从床上爬了起来,张三看着老婆问道:”你干什么去?”问完这句话,张三都想打自己两巴掌,晚上起来除了厕所还能去哪?老婆没理他,转身就往外走。”净问些费话。”张三暗骂了自己一句。

张三醒来时,天都已经大亮了。完了,今天上班又该迟到了,老婆呢?每天都是老婆叫醒自己。张三往身边一看,老婆打着呼噜,睡的正香呢。

张三一脚把老婆揣醒:”你死人哪,都几点了还睡,快起来做饭?”张三老婆揉着惺忪的睡眼:”死鬼,我都快累死了,你还叫魂一样。”说着不情愿地爬起来做饭去了。张三看着老婆的背影,心里怪怪的,老婆是个勤快的女人,一向不睡懒觉,每天天一亮,就按时招呼张三起床,今天这是怎么了?

让张三奇怪的事,还在后头呢。

由于住在林区,张三的老婆没出去工作,也是,这个地方,都是出力的活,像张三老婆那样瘦小的,能干什么?

到了晚上,差不多和昨天同一时间,老三又看见老婆从床上爬起来出去了:”这女人,怎么老上厕所,女人事就是多。”张三骂了一句。

早上醒来,张三可火了,老婆又睡过了头。

吃早饭时,张三闷头吃着饭,偷眼观察着老婆。只见老婆一边打着磕睡,一边吃着馒头,不知不觉,三个馒头就被老婆吃进肚子。张三不由得张大了嘴巴,老婆食量很小,以前每顿半个馒头就够了,今天怎么吃这么多?

“唉”张三叫了老婆一声:”你还没吃饱吗?”

“啊,”老婆睡眼朦胧地应了一句:”快了。”

“昨天晚上没睡好吗?”张三问道。

“干了一夜的活。”老婆答非所问。

张三感觉老婆有点不对劲,可能是病了吧?张三想。

这天下了班,张三为老婆请了个大夫。大夫给张三老婆摸了摸脉,又翻开眼睛,看看舌头,然后说:”没事,就是太累了。”

“大夫,不会看错吧,她可是没工作,就在家待着。”张三有点急了。

“这点小病我还能看不出来吗?”大夫白了张三一眼。

想着下午大夫说的话,张三睡不着了,他很纳闷,老婆也就是在家做个饭,伺候个孩子,怎么就累成那样?这时,身旁已经睡着的老婆直愣愣地坐了起来。

“你怎么老上厕所?”老婆没看他,也没说话,径直向外走去。

看来老婆真是病了。张三披了件衣服,跟了出去。

走了一会,跟在老婆后面的张三发现,老婆根本就不是去厕所,而是拐进了一条进山的路。

顺着这条路走了好久,在一大片松林里,张三的老婆,一眨眼不见了。看着这片松林,张三只觉的心跳加速,这里,就是那天伐树的坟场。

等张三跌跌撞撞地回到家,天都亮了。一进门,张三目瞪口呆,自己的老婆,正躺在床上,睡的正香呢。

这天,张三没上班,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明明看见老婆出去了,自己还没回来,她是怎么回来的呢?

吃晚饭时,张三发现老婆偷偷地往怀里揣了两个馒头。他没做声,他要弄明白,老婆究竟是去了哪里?又为什么揣上两个馒头?去干了些什么?

天黑了,不等老婆起来,张三,竟然莫明其妙地睡着了。

从这以后,张三的老婆每天都昏昏沉沉的,但食量却大的惊人,不但每餐都比平常多吃很多,晚上,还要在怀里揣上两个馒头。张三很想弄明白究竟,但每天晚上,他都会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了三年。

张三老婆虽然每天都很能吃,但身体却越来越差,找过很多医生,都没看出她有什么病。眼看着,老婆快不行了。

这天晚上,村子里来了个老头,老头花白的头发,花白的胡须,连眉毛,都是白的。这老头一进村子,就直奔张三家走去。进了门,老头没理会一旁站着的张三,反而冲着躺在床上的张三老婆直摇头:”还好来的及时。”说完,从袖子里摸出一个药丸,塞进张三老婆的嘴里,奇迹发生了,刚吃下药丸,张三那快要不行的老婆,从床上翻身坐起,起来之后还一个劲直嚷:”可累死我了,可累死我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张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让她和你说吧。”老头指了指张三老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天晚上,就有一个人带我去一个我没去过的地方,那里有七家人正在盖房子。他们逼着我,让我干活,那些活又脏又累,而且,我干一晚上,他们一口饭都不让我吃,我只好自己带着两个馒头,天亮时,他们才把我送回来。”

“真有这事?”张三瞪着大大的眼睛问。

“嗯。”老婆点了点头。

“这事啊,你还是问问你自己吧?”老头指着张三说。

“我,关我什么事?”

老头捋了捋胡须:”三年前,由于你的一时疏忽,没有估计好锯倒的树会倒向哪个方向,从而使倒下来的树砸坏了几座坟,是不是?"

张三一惊:”是啊,你怎么知道?”

“那时,你锯倒的树竟然砸了七座坟,对于那七座坟中埋着的人来讲,坟墓,就是他们的家,你把七个人的家给毁了,这是欠了多大的债?那七个人,能不来找你们去干活吗?这个债,你能不还吗?”

张三没想到,自己一时的粗心,竟让老婆受了三年苦,还差点丢了命。

“小伙子,今天要不是我来的及时,你老婆就没命了。看来,这人哪,要是欠了债,还是早点还的好,你说对不对?”

张三脸红了:”你是谁呀,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老头看着张三笑了:”我就是那七个人中的一个。”说完,老头一下就不见了。

第二天,有人看见张三领着老婆上山修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