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林间古道,温暖的阳光,照耀着大地。道路两旁的树木,随风轻轻摇摆着枝条,树叶迎风而舞,在枝头跳动着。林间的碧绿小草,尽情吐露着生命的气息。小花争艳开放,尽情展露美丽玲珑娇小的花瓣。

一年约四十书生模样,身穿一件灰衣粗布长衫,脚穿一双已经破旧不堪了的布鞋,背背一书篓子的中年人,沿着林间古道,迎面走了过来。走着,走着,他一不小心,踩在了一块坚硬的小石头上,他”哎哟”大叫了声,忙就地坐了下来,脱下了鞋子一看,见脚底板背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鲜血正不住的往外流。

书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愣是一眼不眨的看着脚底板不住的流血,他也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包扎一下。这时,从林间冲出来了数个彪形壮汉,挥舞着手中的家伙,将他围了起来,不住的呵斥,要书生将值钱的物件全都拿出来。

书生一脸的无奈,将穿了洞的鞋子穿到了脚上,站起身来,四下打量了一下周边围着自己的人,说道:”你们看着办吧,我已经有两天没有吃东西了,你们看看,认为什么东西值钱,自己拿去好了。”说着,将书篓往前一摆,昂头不再看那些人。

数人围着书篓,翻了一通,他们发现书篓里,除了几本书籍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干粮都没有一口。数劫匪深感无奈,恶毒了看了一眼书生,其中一个人骂了句:”真他妈的倒霉,竟然碰上个比我们还穷的家伙。”骂完,众人将书篓甩到了一边,扬长而去。

书生看着数人离开后,长长的叹了口气,蹲下身来,将满地的书,一本一本的给捡了起来,放回了书篓里,背起书篓,一步步的向前走了去。

正于他自己所说的,他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肚子已经开始造反,”咕咕”叫唤了起来。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否能走上京城,参加今年的科考。这次,也是他第八次参加考试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他学识渊博,才高八斗,每次考试,他出奇的是名落孙山。

现在,是春季,离秋季的科考,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他打算先走到京城,然后找点事做,混点饭吃,夜间加紧读书。可如今,他里京城还有数百里的路程,他所带的干粮,早已经吃光了,身上所带的盘缠,一连遇上了几次劫匪,全给他劫走了,没有给他留下一文来。

夜晚,一阵怪异的风吹来,让身心疲惫的他,感到昏昏欲睡了。他走到了一棵大树旁,坐了下来。倚靠着树木,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星星,他心想,要是自己能象天上的星星那般,高高的挂在天空,为天底下带来一点点的光明,也感到满足了。

不知不觉,坐在了那里,睡着了。

他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到了京城,遇上了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两人一见如故,并私下定下了终身。于是,女子并在城外购买下了一片土地,建了一间木屋,让其安静的在屋中读书。白天,那女子细心的照顾他的生活起居,晚上,帮他暖被窝,和他一起过起了他从来没有过的而且想都不曾经想过的夫妻享乐的生活,使得他很是安心。半年多的日子,很快过去了,他书篓中的书籍,全都能倒背如流,就是连页码,他都能清晰的记得。忽然,有一天,那女子离开了他,留下了一封信,说是她的父亲,被迫将她嫁给了一个她不喜欢的人。书生见日夜陪他读书的女子,竟然被迫离开自己,深感痛苦无奈,决心一定要考上状元,为自己心爱的人,讨回个说法。

到这里,他的梦醒了,睁开了眼睛,见自己躺在了一片荒芜的坟地之中,在他的前面不远处,有一座新坟。他仔细的看了看墓碑上所刻的文字,见墓碑的主人,竟然是同自己在梦中日夜相伴的女子。

一阵惊栗恐惧的感觉,涌上心头,忙站起身来,欲离去。眼睛向书篓看去,见梦中与自己相伴的女子留下的信还在,一时不知所措,呆楞当场。心知既然自己遇上了如此怪事,应该是在向他暗示些什么。他没有多想,背起书篓,将信收好并向着京城的路上走了去。

他走出了坟地,并到了一条大道上,觉得此路非常的熟悉,也是自己梦中经常走的路,并沿着梦中去京城的路上,走了去。他走出了半个多时辰,并到了京城。他心里极其的疑惑不解,我明明是在百里之外,怎么突然到了京城附近了呢?还有,我明明记得是春季,现在怎么到了秋季了呢?一个个的疑惑,出现在了他的脑中,更加深信那托梦自己的女子,是真实的存在的,并且他定是有什么冤屈,让自己替她讨回公道。

书生心想,既然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了,他索性什么都不想,一心等着科考之日的到来。数日之后,他如愿的参加了科考,并以他出众的才华,高中了状元。

翌日,书生拿着祭品,来到了那曾经在自己梦中同床共枕了半年多的女子坟前,为她祭祀做法,让她能在泉下安息。法祭做完后,道士们和一起陪同前来的官员,纷纷离去了,只剩下他和状元俯上的几个奴仆。

就在这时,一阵怪异的风,吹了过来,奴仆们纷纷昏倒在地,似乎是睡着了的样子。惟独书生却是清醒的。风过后,一身穿和自己梦中相同服装的女子,从坟中飘然而出,悬浮在了空中,看着书生微笑着。

书生以为自己做梦了,忙轻拍了下自己的脸,见很是真实,忙开口问道:”既然你能出来和我相见,必是有事需要我帮忙的了。我受了你半年多的恩惠,也是该报恩的时候了。”

女子声泪沮下,哭诉道:”相公不必如此,你我虽然只是在梦中做过夫妻,但事情却是真实的存在的。我父母被逼死,我被迫无奈,也随父母而去。托梦与你,是想让你忙我家找回清白,除掉那贪赃枉法的高官。”

书生毫不犹豫,当即答应了女子的要求,为他家人讨回公道。后来,他回到了府邸,经查证,此案早已经结案,那女子所说的贪赃枉法的家伙,就是审理此案的主审官员,心下并知道了想要为女子的家人讨回公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书生报着感恩的心态,不屈不挠,经过三年的明查暗访,走访查证,终于带着了大量证据,再次回到了京城,将大量的证据直接递给了皇上。最终才为那与自己梦中相遇的女子家人,讨回了公道。

皇帝从那高官的府邸,抄出了无数珍宝钱财,竟然是国库总钱数的一倍之多,皇帝感到非常惊讶。立功后的书生,深知官场上的黑暗,打算辞官归田。皇帝没有为难他,赐他良田百亩以及无数金银。

书生回到了老家,或许是因为失去了当初的奋斗之心,觉得人生乏味,心中时刻魂牵梦绕着自己梦中所见的那女子,难以忘怀。附近有人向他说媒,他不知道是为什么,一一拒绝了,后来,他将自己的百亩良田以及所有家当,全都分给了家乡的父老乡亲,自己只身前往一个不知名的寺庙,出家做了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