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就是不公平的。你千万别说什么都是前生种下的因,今世得到的果。毕竟我们都是凡人,我们没有佛那种远大的透视力与高深的思想,我们无法让自己觉悟今世一切的苦难来都是来自于那么虚无缥缈到让人怀疑是否真正存在的前生。

在A市某钢铁厂家属区里有一个破旧的简易房。与其说它是房子,不如说它更像一个快要倒塌的破仓库,院子里堆放着一些又脏又破得让人看不出是什么的东西。里面是低低矮矮的2间小木屋。风大一点的时候好像整个房子都在摇晃,让人感觉有随时倒塌的可能。

就在这样一个大家连走路都要避得远远的破房子里,住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和一个瘦瘦小小的孩子。老太太每天天未亮就拎着一个破口袋出门,回来的时候口袋里总是多多少少的装着些破纸、塑料瓶子什么的。稍微知道些内情的人说,这个老太太是厂子里去世的老工人王XX的老伴,大家都叫她王老太;再知道多些的人说,王老太的儿子犯事判了刑,儿媳妇也不知道跟着什么人跑掉了,跟着她过的孩子就是她的孙子;对王老太最熟悉的人说,其实王老太今年只有52岁。

王老太抬头看了看天,又回头看了看正在院子里玩的小孙子说,”狗娃子,你在家里好好呆着,不许乱跑。肚子饿了就倒点开水把馒头吃了。””知道了。”狗娃子乖巧的回答着。这样的生活使他比一般的孩子更加乖巧也更会体贴长辈。每天王老太出门拾荒的时候,他就这样一个人呆在家里,玩玩沙土,玩玩瓶子罐罐。

狗娃子6岁了。但是他从小到大就没有过什么像样的衣服,也没吃过什么像样的饭菜,更不用说什么真正的玩具了。祖孙二人没有任何的生活来源,每天靠着王老太拾荒换回些吃吃喝喝,勉强添饱了肚子。再过一年狗娃子也到上学的年龄了,王老太希望孙子可以像一个正常的孩子那样可以背上书包去念书。可是这样的生活条件下,要挤出钱给孩子交书费和学费已经是很大的问题了,又哪来多余的钱给孩子买个像样的玩具呢?虽然每次狗娃子看到别家孩子拿着各样的玩具,眼睛里都会流露一种既羡慕又向往的神情,王老太也只能狠心的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

“唉~”王老太叹了口气,就是这样的生活使她过早的憔悴与苍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了20岁以上。”报应啊,上辈子造孽啊……”王老太弯着背,边摇头边嘟囔着慢慢走出家门。

上辈子?多么玄妙的一个词,又有谁知道人是不是真的有上辈子存在?可是只有这个借口,才能让王老太对过往的一切忍受下来,并且继续忍受着这种不知道何时才是终止的生活。有时候”死”对于某些人来说并不是一种可怕的事情,甚至是一种解脱。有多少次王老太希望死的人就是自己,但是看着这样可爱又可怜的狗娃子,她除了继续承受着无尽的痛苦、背负着无数的苦难又能如何呢?

王老太是个可怜的女人,她曾经也有着一个幸福又美满的家庭–疼爱自己的丈夫、聪明可爱的儿子,可是那次意外的事故将这一切彻底的毁灭了。一次工作中的事故使王老太的丈夫失去了生命,从次扔下了只有30几岁的她领着年仅10来岁的儿子–王小刚。

王小刚是个聪明的孩子。不过不是有那样一句话吗?聪明反被聪明误。王小刚的聪明才智并不放在学习上。他整天在校外流连,甚至与一些社会上的人成群结伙整日闲逛。2年后,王小刚终于熬到了中学毕业,但是让人惭愧的成绩却上不了任何学校。王老太只好又四处拜托她家老王生前的熟人给孩子安排工作。也许是厂里考虑到老王毕竟是倒在工作岗位上的,王小刚又是他唯一的后人,所以特别开了绿灯,给王小刚安排进厂做了看门的工作。

本来以为从此日子可以好过些的王老太终于露出些笑容。怎知王小刚进了厂也并不安心工作,还是整天在外面鬼混。终于有一天竟然还混回来一个大着肚子的姑娘!

那天姑娘的父母好像猛兽下山一般的冲进王老太的家里。女的先是四处乱砸了一些自己能搬动的东西,然后坐在四敞大开的大门口用那种死了爹娘一般的哭法哭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每个经过她家门口的人讲述着自己的女儿是如何被王小刚欺骗又搞大了肚子;男的则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坐在沙发上,边抽着烟边看着他老婆”孝子哭坟”的表演。王老太则战战兢兢的看着他们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