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二十三这天,小姨陈兰英来姐姐家走亲。她是听说7岁的外甥斌斌病了,特意赶来看望的。

进了大门,陈兰英刚喊了一声”姐–“,突然间,她头皮发炸,浑身发冷,手中拎来的水果”哗啦”撒了一地。接着便变了声调,成了一个老男人的声音,大声喊起姐夫的小名来:”连仲,连仲呢!你这个没人肠子的东西,你给我出来!”

姐姐陈桂英和姐夫孙连仲正在给生病的儿子斌斌剥橘子,一见小姨突然间疯疯癫癫这个样子,可吓坏了,扔下手中的橘子,忙把小姨扶进屋中。小姨仍然疯闹不止,满嘴说着胡话。

姐姐陈桂英见妹妹这个样子,知她是遭遇了”鬼附体”,忙好言道:”你是哪路鬼神?快说出名姓来,快过年了,你要钱给钱,有什么事尽管说,快别缠磨俺妹妹了……”

姐夫孙连仲平时胆小如鼠,最怕媳妇,一看媳妇央求鬼神,也跟着帮腔央求,说只要自己能办到的,要什么答应什么。

这时只见”鬼附体”的小姨两眼直瞪瞪地望着他们,突然间又”哈哈”大笑起来,那瘆人的笑声,让两口子感到毛骨悚然,顿时起了一片鸡皮疙瘩。斌斌吓得紧紧地依偎在妈妈怀里,连大气儿也不敢喘一口。

只听”鬼附体”的小姨道:”怎么着?你们俩是真不清楚还是假装糊涂?我是你爹!找你们算账来了!”

“啊!爹找我们算账来了?”

两口子闻听是死去的老爹找上门来了,顿时心虚起来。他们清楚老爹为何而来,不由得心脏”怦怦”狂跳不停。

原来,自打老爹死后,老娘便成了多余的人。陈桂英生性凶悍,她嫌婆婆光吃不干,就把婆婆赶出了家门。孙连仲是个窝囊废,媳妇一瞪眼,他就吓得腿肚子转筋,哪敢吐半个”不”字?也就两眼一闭,吃盐不问咸了。

老娘被赶出家门后,无处安身。她原来还有个大女儿,三年前患病死了,老太太这下可遭了大殃!她在村上找了一间别人空闲的柴草棚子住,开始儿子媳妇每月还给点粮食和十几块钱,后来借口生活困难,就釜底抽薪慢慢断了老人的钱粮。老人几次找上门来讨要,都被凶悍的陈桂英推出了大门。

老太太无奈,只好哭着找到村主任。村主任出面调解了几次,也不见效果。有人就劝老太太去乡里告状,要求法律制裁他们。常言说,只有不孝的儿女,没有狠心的爹娘。老太太尽管备受虐待,痛恨儿子媳妇,可真要告官,又怕他们吃官司,坏了自家名声,思前想后好几天,最后不得已,只好走上乞讨的道路……为此,村民们对孙连仲两口子虐待老人的所做所为嗤之以鼻,一片谴责之声……

这时,只听”老爹”说道:”你们这俩畜生啊!我刚死了两年,你们就这样对待你娘,我、我心疼啊!快过年了,你娘还在外头要饭讨生,人家笑话不?嗯?你们也有了儿子,将来斌斌长大了,也这样对待你们,你们寒心不?实话对你们说吧,斌斌的病,就是我缠的!从今往后,你们要不痛改前非,好生伺候你娘,我就领走斌斌……”

两口子一听老爹显灵,缠了孩子,又借妹妹的嘴说话,都吓得够呛。特别是陈桂英,一听老爹威胁要领走她的宝贝儿子,忙央求道:”爹呀!你可千万别这样,孩子是我的心头肉,没了斌斌,我、我可怎么活呀……”

“不让我领走斌斌也行,那你得向我保证,往后好生伺候你娘!”

“行,行,我保证做到,决不骗你!我、我这就去找老娘。爹呀,你说她现在在哪里?”

“在二十里铺你表姨那里。你们这俩畜生啊,我都替你们害臊哇……今儿个我就饶你们这一回,往后要是再敢那样对待你娘,可就别怪你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