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森森从淘宝网上买了一顶假发,她打算周日去拍写真集用的。

结果当她打开包裹的时候,吓了一跳。那根本不是一顶假发,而是一顶血淋淋的真人头发,是活生生从人的头皮上剥下来的。每一根头发的发根都能清楚看到鲜红的肉。

罗森森吓到差点就昏过去,她立刻上旺旺找店主算帐去。店主十分无辜地说:”亲,我们还没发货。”

虾米?没发货,那这顶恐怖的头发谁寄给她的?她连忙看了看邮寄栏。没有写地址,只见到三个血淋淋的大字:白兰心。

看到这个名字后,罗森森已经吓得不轻了。她怎么会收到死人寄来的头发?

这件事已经过了三年,但这件惨剧还清楚地印在罗森森的脑海中。

白兰心是她的高中同学,兼职做网拍模特儿。人缘特好,喜欢她的男生一大堆。像罗森森这种姿色一般的女生站在她的身旁只显得自己更丑。

但白兰心却对罗森森那头如绸缎般的头发很感兴趣,主动邀请她去拍一些洗发水的广告。当然像罗森森这样不出众的女人,是不能出镜的,所有出镜的片头都做了处理。头发是她的,面孔是白兰心的。

白兰心会支付罗森森一些报酬。

有了这笔收入,罗森森的下个学期的学费就有着落了。因为这层关系,让两人走得更近,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然而有一天,她们拍完一个洗发水的广告回家时,却遇到一个星探。星探不断的游说白兰心去拍一个沐浴露的广告,还想立刻带她去试镜。白兰心再三考虑后,还是去了。

罗森森一直站在广告公司大楼外等她,广告拍了很久,十点多都不见白兰心出来,她担心极了,拼命打白兰心的电话,电话却一直没人接,她壮着胆踏进广告公司的大楼。

却被一名保安拦住说这里是一座荒废的危楼不能进去。

罗森森呆住了,刚才她明明见到白兰心和那位星探走进去,为什么保安却说是一座危楼?

她惊恐地说:”我朋友刚刚和这里的工作人员走进去的,怎么可能是一座危楼?”

保安奇怪地望着她:”不可能,我一直坐在这里,连一只苍蝇也没见飞进来,就别说人啦!很晚了,快点回去。”

罗森森心里不安,她守在大楼外一夜,都没见白兰心出来。此后的日子,白兰心像消失一般。

一星期后,白兰心的家人找到她:”罗森森,你知道兰心去哪里了吗?”

罗森森说出那晚诡异的事情,白兰心的父母报了警。警察将那幢大楼翻转了,都没见到白兰心的身影。而且在警方的口中证实,这幢大楼的确是一幢荒废的危楼。

那白兰心去了哪里?

罗森森是亲眼见到她走进那幢大楼的,为什么进去后,却失踪呢?

这件诡异的事情在学校传开,同学们将它传得灵异极了。而罗森森的生活则变了,白兰心的家人天天缠着她不放,威胁她交出白兰心,最后逼得罗家人搬离这个熟悉的城市。

如今却收到一顶血淋淋的真人头发,一个没有邮戳的邮件。这说明什么?说明有人对她做恶作剧?如果是恶作剧,那不可能拿死人的名字来开玩笑。

这顶假发是向她透露一个什么样的信息?接下来的事情到底是好还是坏?是不是跟白兰心有关?一连串的问题让罗森森头都大起来。

罗森森打了一个冷战,到底是谁做的?

这时,电话响起来,罗森森接了电话,是经纪人小湖打来的:”森森,你出门没有?导演快大发雷霆了,大家都在等你,快点过来。”

罗森森才想起来她要赶一个瘦身广告。她迟疑一下,觉得这事必须向小湖说一声,在电话里支吾半天才说:”小湖,我被人恐吓了。”语气中尽是惊恐。

小湖在电话那头鬼叫:”什么!不要怕,我很快到。”

小湖将假发反复地看了一遍。拿起夹子将假发里里外外都翻开,在假发的里面露出了一个粉红色的波点发夹,发夹上面隐隐看到一个”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