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寝室是位于寝室楼第一楼的一间寝室,寝室里住着四个人。就如所有的寄宿学生一样,每天重复着上课、吃饭、睡觉,过着平静的日子。但有一天,这种平静的日子被打破了……。

寝室里有两张床,分为上铺下铺。这天早上,睡在左边上铺的陈瑾最先起来,其他的人还在睡。他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视线被门上的鲜红的字吸住了。

他好奇的从床上下来,走到门前一看,门上草草的写了几行字。

四个小朋友一台戏

一个小朋友楼上跳

一个小朋友血淋淋

一个小朋友无命回

一个小朋友面目非

四个小朋友命休休

陈瑾看完后,愣了愣。这是什么歌谣?他隐隐觉得背脊有点发凉。

这时,睡在陈瑾下铺的李斌醒来了,见陈瑾傻傻的站在门口问:”怎么了?”

陈瑾有点颤抖的说:”你快来看,这是什么……?”

李斌走过去看了一会,怪叫一声,连忙把其他的两个人叫了起来。

四个人一齐站在门口,神色怪异的看着门上的歌谣。

李俊看着大家,严肃的问:”这是谁写的?”他是116的寝室长。

没有人回答。

李斌喃喃说:”这件事很诡异。我们先来理解理解这首歌谣的意思,或许就能找出其中的原因。”

陈瑾点点头说:”嗯,李斌,对于这件事,你怎么看?”

李斌思考了会,说:”我认为这件事的背后一定有个天大的阴谋。”见大家都瞪大了眼,又接着说:”反正意思是,有四个人,会按照歌谣的意思死去。”

陈瑾说:”这可能是个恶作剧吧。”

李俊说:”到问题是到底是谁在门上写的?”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张文露出惊恐的表情颤抖的说:”鬼!是鬼……。”说完,他害怕的坐在了地上。

被张文这样一说,恐怖的气氛带动了陈瑾等人,他们只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底冒出。

李俊假装冷静的说:”别胡扯,哪来的鬼。”说完他就后悔了,寝室里就四个人,都是正常的人,谁会半夜三更起来写这样的歌谣?而且是带这样诅咒的歌谣。

其他人都知道这个道理。

张文这时又断断续续的说:”我没有乱说!昨天晚上,我睡到半夜时,突然尿急了,于是我就模模糊糊的准备下床。”说到这,他顿了顿,脸色苍白的接着说:”我突然看到一个白影从我眼前飘过,我以为是错觉,再当我仔细一看的时,一个身穿白衣,披头散发的女人站在门前。我心里一阵发麻,也许是感觉到我在看她,她就转过了头,对上了我的视线。我的天呐!她的头发一缕一缕的缠绕在她的脸上,脸上的皮肉翻来,甚至有虫子在她的脸上爬来爬去,双眼空洞,红的发黑的血从空洞里流出……。”

听着张文恐怖的述说,陈瑾等人顿时感觉头皮发炸,由于紧张而导致不断的喘气。

李斌双眼无神的看着张文问:”不…不会是真的吧?”

张文指着自己的床铺说:”我的被子湿了,就是昨晚吓得我失禁…。”

要是平常的话,陈瑾他们一定会笑得个半死。但这次,他们非但觉得不好笑,反而只感觉自己周围被寒意所笼罩。

陈瑾挺直了身体说:”就算是什么邪门的东西,只要我们没做什么亏心事,就不怕鬼来报复。”

李斌附和说:”嗯,对,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他们四人安慰着自己。李俊看了时间说:”时间不早了,上课去。”

早上这样一闹,他们四个人赶不上洗脸的时间便去了教学楼。

而这只是恐怖事件的开始。

来到了教室,同学们陆陆续续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陈瑾拿出自己新买的《怖客》,准备饱读一番。就在这时,教室里的音响响了起来,发出”丝丝”的声音。陈瑾翻着杂志,心想学校又要发什么通知了。

音响的杂音发完后,陈瑾以为听到的是意料中学校领导那要死无力的声音,谁知道是一个优美的女声。他一愣,没想到学校来美女广播了,便仔细的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