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来,恐怖小说作家雷米写不出一个字来。他深知,他笔下的所谓惊悚,都远不及记忆深处的恐惧那么根深蒂固,如果不把心里那头猛兽解放出来,自己只会越陷越深。

雷米关掉了电话,推掉了所有的应酬,逃进了穷山僻里,想让自己静下心来。女朋友慕容艺一路相陪,为此还辞掉了心理诊所的工作。

这次,雷米想创作一个亲身经历的恐怖故事,但隐居生活无助于作品的创作,只让雷米的内心越来越消沉恐惧。慕容艺深知他的习性,说:”雷米,我们还是回城里吧,你有幽闭症,单一的空间只会让你情绪更不稳定。”

他们返回城里租了一个公寓,13楼A4房。入住的第一个晚上,在慕容艺布置的舒适环境中,熬到凌晨,雷米终于写出了一个近万字的开头,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这是一个童年的记忆:关于乡村的恐怖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叫龙珠──

上世纪70年代初,孩子像羊拉过的屎遍地疯长,那时候物质极度贫乏,但阶级观念却根深蒂固。村长9岁的儿子李卫国拉起了一支贫下中农小孩的队伍,后来又发展”黑五类”出身的龙珠当他们的下属,十个领导一个兵。孩子们的世界毕竟简单一点,说是小队伍,其实只是打打闹闹。8岁的龙珠阴郁、寡言,对一切充满戒心,但是,他脑子里装着很多故事。卫国他们”专政”他的方式就是逼他讲故事,听得津津有味,听完后再批斗他散布封建流毒。

一次,他讲一个”铁钉精”的故事:有一个老房子,里面有很多好看的书,但很久没住人了,结满了蛛丝。很多人想去抢那些神奇的书,但每次走进幽暗的屋里,就看见屋梁上垂下一条雪白的大腿来,把他们吓跑了。那些人恼羞成怒,请来法师用三味真火烧,烧了三天三夜,原来是一条红绳吊着一根锈掉的铁钉。

孩子们听得手脚发凉,后来还是卫国觉悟高,发现龙珠是在编他们家的故事。龙珠的爸爸被抓去劳改了,他妈妈改嫁了,他还想找什么铁钉当护家神!发现秘密的李卫国他们十分气愤,把龙珠揍了一顿,要求把铁钉改为破鞋,因为龙珠的妈妈就是破鞋。龙珠拒绝,在他们拳头下愤怒地喊:我妈妈不是破鞋!不是破鞋……

父亲被抓走后半年,他的妈妈就跟人走了,走的晚上,穿着一双好看的绣花红鞋。

虽然欺负和凌辱每天都在出现,但小孩子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呢?说到底,孩子们的世界很单纯,迷糊迷糊地维持着亦敌亦友的关系。直到有一天,龙珠被他们的一次恶作剧害死了,生命深陷于沼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