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典当行

他又一贫如洗了,像暗夜的游魂在昏黄的路灯下慢慢走着,眼睛不时扫过路旁依旧灯光闪烁的店铺。

庄志仁所说的店铺应该就在附近,按说,庄志仁不会对他撒谎的,因为庄志仁有把柄攥在他手里。

其实,在他的内心中还是不相信庄志仁说的店铺真的存在,但他又不得不信。

庄志仁这些天,不但还上了赌债,而且在赌桌上出奇地豪爽。

他真的看到了那家店铺,如果不是周围店铺的灯光太过明亮,他还不会看到处在黑暗中的第八号店铺–影子典当行。

真有这样的店铺,可影子典当行真的如庄志仁所说的那样吗?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朝店铺走去,这是他现在惟一的希望了,否则……他没敢再往下想,轻步走到店铺前。

黑暗中,一个人影从光线昏暗的店铺里走出来,他以为这个人一定会撞到他的身上了。

但没有,他并没有感觉到,那个人不知怎地就到了他的身后,手里还捧着一个黑色的坛子。当他回身看时,那个人已经没影了。

错觉,他心中想到。

他推开店铺的门,门很轻,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他很轻易就走进了店铺。

这个店铺太过俭省了,在现代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这里竟然还点着蜡烛,蜡烛就放在墙壁一个探出的蜡台上,略微高出人的头部。

烛光在凝结在一起的灯花上不停地跳动。与门相对的柜台在昏暗的烛光中更加模糊不清,柜台上摆着三个圆圆的东西,黑黑的,是三个小坛子。

中间那个不甚规则,坛子上有一个很小的东西在烛光里闪着些微的金光。

“怎么没人?”他小声嘟囔着,也是为自己壮壮胆,这里暗得有些瘆人。

“你要当影子?”他被突来的苍老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他发现中间的那个坛子在动,在慢慢上升,向柜台边慢慢飘来。

烛光虽然昏暗,他还是依稀看出了大致的轮廓,那上升的不是坛子,是一个梳着抓髻的女人的头,看不清女人的脸,但从声音可以判断,这个女人的岁数不小了。那闪闪发光的应该是女人镶的金牙。

“你……你这里真的可以典当影子?”他咽了口唾液,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对,只要你愿意,我这里可以典当各种各样人的影子,而且当金不菲。”金光一闪一闪的,是那个人在说话,”先生,你想典当影子吗?”

“是,我是想……”他还是无法相信眼前的-切,”我需要怎么典当?能得到多少钱?”

“我这里是根据影子的长短来估价的,一米十万,只要你在这个纸上按个手印就可以了。”那个老女人的嗓子里好像塞着一口痰。

“怎么量?”他还是不相信。

“你站在蜡烛下面的那个白色的横线上,就可以了。”老女人的脸始终隐藏在黑暗中,这让他很不自在。

他往地面上看了看,真的,就在烛台下面离墙根半米的地面上有一条白色的线条。

在距这条线一段距离的地方还有几条白色的线,每条线上都标注着长度单位。

他再次看了看黑暗中的面孔,还是站在了那条靠墙的白线上。

烛光昏暗,他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

“四米。”他感觉口干舌燥。

“我看到了,既然你愿意典当你的影子,就在这张白纸上按个手印吧。”黑暗中,一张白纸放到他面前。

那张纸太白了,在黑暗中似乎能发出油光。

“印泥呢?”他伸出右手的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