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着暴雨的夜晚。三个男人围坐在客厅沙发玩抽鬼牌。

客厅吸顶灯的光线被调到最暗。枯槁暗黄的灯光下,影子打在墙上。三个人,却只有两道影。物理效应使这一幕看起来有点诡异,但他们没有人觉察。

最后抽到鬼牌的人是孙皓。

游戏开始前,惩罚规则就已定好:抽到鬼牌者,游戏结束后立刻去往兽河路唯一的公车站牌处,搭乘今夜147路的末班车。

关于147路末班车,曾发生过一起骇人听闻的车祸。

四年前的1月24日夜晚,下着暴雨。147路的末班车塞满了回家的人,拥挤到车上的每个人之间,都不再有空隙。尽管如此,仍有不少挤不上车的乘客,撑着雨伞在雨中哀声叹气地咒骂着。但10分钟后,他们纷纷庆幸自己没有挤上车。因为那辆公车,从一道没有挂出醒目提示牌的断裂路口,直直冲下了兽河。全车的人,无一生还。

死亡阴影笼罩着1月24日这个不吉利的日子。此后每年的这天,147路的末班车总是无人问津,去年公交公司甚至停掉了它这天的末班车。但不知为何,只停了一年,今年公交公司又恢复了这天147路末班车的运行。

孙皓的那两位同居室友兼损友也因此而玩心大起。

愿赌服输,孙皓认命地来到兽河路唯一的公车站牌处。宽大的站台上,只有一个中年妇女呆立在那儿,在看见孙皓后,她神色突然一喜。

女人兴冲冲地朝孙皓走过来,问:”小伙子,你要坐147路的末班车吗?”

孙皓点点头。

女人脸上的喜悦更浓了,她把一双鞋子塞进孙皓的手中,说:”请你帮我转交给我的儿子。”

不等孙皓回答,女人说完便兀自转身走掉了。

孙皓愣在原地,好一会儿后,才低下头看手中的鞋子。这一看,他瞬间脸色发青,两眼暴凸,因为那是一双纸鞋!

孙皓见鬼似的把手中的纸鞋丢到地上。

很快,纸鞋又被捡了起来,捡拾起的人是孙皓的损友之一罗格。罗格拍拍孙皓还在微微颤抖的肩,不以为意地揶揄说:”今夜147路的末班车,不会真的是通往黄泉之路的死亡末班车吧?”

孙皓的脸色愈发惨白。

另一个损友秦朗看出了孙皓的忐忑,嘲讽他说:”怎么?怕了?看来你注定日后要天天被我们笑是孬种了。”

秦朗的话激怒了孙皓,也唤回了他之前被吓破的胆。在他们两人玩味的目光中,孙皓咬牙上了147路的末班车。还好,车上不止他一个乘客,稀稀拉拉地也坐着几个人。他上车后,罗格和秦朗坐在站台的椅凳上抽完一支烟才离开。之后,他们转身走向停在路旁的一辆吉普车,不一会儿也离开了这里。

吉普车驶向的目的地,是147路末班车的终点站。

罗格接到孙皓打来的电话时,正在开车,于是他顺手把手机递给了坐在副驾驶座的秦朗。秦朗接通,按了免提,孙皓惊慌失措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从手机里传出来:”车上坐着的都不是人……他们说……我们马上要进河了……”

然后,那边的电话突然就断了。

秦朗再也忍不住地大笑起来:”我看孙皓大概吓得屁滚尿流,还把手机给抖摔了吧。”

147路1月24日这天的末班车从去年起就被公交公司停掉了,今年也没有恢复。所以今晚孙皓坐上的147路末班车是罗格向公交公司租来的,站台上请孙皓转交纸鞋的女人以及车上那些”鬼”乘客也是秦朗找人假扮的。

吉普到达终点站时,那辆孙皓坐上的147路末班车并没有如罗格他们预料中的那样停在终点站。

“还没到站?”罗格边说边拿出手机,要打给司机问问看是什么情况。结果,司机不耐烦地在电话那端抱怨说:”我已经把车停在兽河路的站台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你们说的那个人到底什么时候才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