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工作不停的奔波,一旦在周末骤然停下生活又显得有些空虚。

由飞天熊在网上发起的恐怖惧乐部,飞天熊提出的待遇:凡成为恐怖惧乐部的成员就可以参加一个七天的神秘恐怖之旅,而且期间所有的费用都由飞天熊承担。

七天神秘恐怖之旅吔!好有力!这引起了星星狐的注意。

星星狐将申请邮件发送出去,不一会邮箱传来’滴滴’的提示声,是飞天熊发来的邮件,这么快?

星星狐:

你好!经过我与其他已成为恐怖惧乐部的成员斟酌,决定邀请你一起参加这次的七天的神秘恐怖之旅。一切费用均有我来承担,详细情况在评比结束后再与你联系。

飞天熊

根据飞天熊寄来的一张机票和地址,星星狐踏上了前往陌生城市的班机,又辗转坐了电车长途汽车终于快要到达目的地。

星星狐走下出租车看着眼前高耸的山再看看手中的地址问道:”师傅,我现在要往哪走?要多久才能到?”

出租车的司机抬手指着眼前的一条羊肠小道:”你就顺着这条道走,不过三十分钟左右就能看到那个墓碑村,整座山就他们一个村也只有这一条道不会迷路的,还好是碰到我要是别人还不一定认识路呢!”

司机热情的介绍着,并不停上下打量眼前这位亭亭玉立的少女,怎么看也不像这山旮旯里的人:”姑娘,你就没通知你的亲戚来接一下?这山路可不好走,我看呐天有些变色了可能要下雨。”

司机时不时的瞅瞅她脚上的高跟鞋,真是搞不明白怎么会有人朝山上跑,还穿着高跟鞋的。

“谢谢!”星星狐只是道谢,不想和他解释太多。

看着出租车的扬长而去再看看光秃秃的山,怎么突然有种被遗弃的感觉,她又看看手中飞天熊寄来的地址真是哭笑不得。

Ufie大道墓碑村!

神啊!她发自内心的叹道。谁想到这个地址是在山里啊!可怜的我不会真的要蹬着八公分的高跟鞋上山吧!

星星狐再左右观察这个地方只能用’一望二三里’来形容,放眼望去除了这条新修的’大道’就是望不到边整整齐齐的水稻田,想找个酒店住肯定是不可能了,更不可能再坐辆车回去了,最起码她站在路边的十几分钟里没有任何车辆经过。

“哎~~~~~~~~~~~”星星狐仰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只有硬着头皮踏上艰难的旅途。

“始料不及啊!早知道就和那个司机一起走了。”星星狐的嘴里嘀嘀咕咕的不停埋怨,又踢了踢行李箱才不情愿的拎起来。

“滚轴有什么用啊!上山不还得拎着?应该设计一种能自己上山的行李包。哎……早知道天上不会掉下来馅饼,不过也不用这样惩罚我吧。

“哎……不走了!”星星狐甩掉手中重重的行李箱,实在太重了!这样拎到山里还不把我累死!

她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包一辆车来接自己回去,这时她才发现一个更为重要的事情–这里没有信号!

“不是吧!”星星狐拿着手机左右晃动看看能不能接到信号,结果只是徒劳。

“天呐!天呐天呐……”她口中不停惊叹双手还在努力摆动寻找信号。

“不是吧!”人倒霉就是这样,这个地方好像隔绝了一切外面的高科技。

没办法上吧!现在是六点钟天很快就会黑没有考虑的时间。

飞天熊随包裹寄来一张存有十万元的银行卡,以表示所有费用他都承担,星星狐就想他不是什么高官子弟也得是富豪名流之类,说不定还能来个异国之恋之类的,谁想到……哎……

星星狐坐在行李箱上揉着已经起泡的脚:”什么嘛!还说三十分钟就能到。”

她的口一路没停的埋怨,自己都走了快一个小时才总算看到有房子的轮廓,天色也慢慢暗了下来。

她已经从箱子里扔了不少化妆品,现在只剩下一些必备品和几件换洗衣裳:”早知道就带双鞋了。”

她极不情愿再次穿上鞋子,本想带了不少钱有需要再买就是,谁知天底下就有这有钱没处花的地方……

“咔嚓!”一声响雷炸开在天际,打断了她的思绪。

“不是吧!”她也没功夫继续磨蹭,急急向不远的村庄跑去。

……

娟子关上屋里的门窗,准备回厨屋烧锅。

“娟子!”厨屋传来妈妈的喊声。

“干啥!”娟子回应。

“去看看猪圈漏水不?往圈上搭块塑料布!”

“噢!”娟子撑起破破烂烂的大伞出门走向漆黑的雨夜。

“啊!”不一会传来她响彻天际的尖叫声。

“娟子!咋的啦?”李大汉匆忙抄起火棍迎出去。

“鬼呀!”急急退进门的娟子正好和李大汉撞个满怀:”俺爸!外边有个女鬼!吓死我啦!”

“咔嚓!”又是一个响雷,闪电使两人清楚看到门前站立着一个瘦瘦高高的女人,披肩的长发因为雨水紧贴面部,两个眼圈黑乎乎的更突出她恐怖的眼白,眼角还有两道黑色的泪痕一直延伸到下巴,还有鲜红仿佛滴血的嘴唇,玫红色的长裙手里还拎着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