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速之客

晚饭后,我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准备打会儿游戏,寝室门突然被急促地敲响了。

我没好气儿地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平头青年。

“同学,最近学校阴气重,这张符纸……”他边说边伸手往衣兜里摸。

“滚!”我冷冷地说道。

他顿时像被点了穴似的僵住了,一脸迷茫地望着我,许久才眨了眨眼睛,像是没听清似的问道:”你说什么?”

“滚!”我加重了语气。

他冷哼一声,点了点头:”行,小子,明天这个时候我来帮你收尸。”

我不再废话,狠狠地摔上了房门。

我早听说最近学校里有个脑抽学生挨个寝室推销符纸,没想到今天发到我这儿来了。不知道我们寝室的陈潇是有名的阴阳眼吗?我摇了摇头,打开了桌子上的电脑……

是夜,窗外传来格外惨烈的野猫的哀号声。熟睡中的我被猫叫声惊醒,隐隐觉得似乎有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

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忽然从寝室黑暗的角落中传来,我循声望去,发现黑暗中室友陈潇正有些慌张地收拾着行李。

“陈潇,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我疑惑地问道。

陈潇颤抖了一下,转头盯住了我。黑暗中,他的脸看上去有些模糊,但我却能明显地感觉到他的身体正不住地颤抖着。

“钟宇,听我的,马上收拾东西离开这里。”片刻的沉默后,陈潇带着明显的颤音开口说道。

“为什么?”我一惊,忙疑惑地问道。

“因为……”陈潇皱着眉头正要说些什么,却不知为何突然直勾勾地盯住我,瞳孔开始渐渐地放大。

我的心顿时一紧–被一个有阴阳眼的人这么看着,我不由得感到后背一阵发凉。

“你、你别吓我,你看到了什么?”我战栗着问道。

“没、没什么。”他结结巴巴地说完,冲我挤出一抹勉强的微笑,随后拖着行李箱逃也似的离开了寝室。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我转头看向邻床的李晨,想和他说说话来舒缓一下心中那莫明的压抑,却发现李晨正抱着双膝缩在床脚,抖如筛糠。

“李晨,你没事吧?”我诧异地问道,总觉得今晚寝室里的每一个人都充满了古怪。

李晨缓缓地抬头看我一眼,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手指,颤抖着指指自己身下的床板,用明显走了调的声音对我说道:”床下有人!”

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寝室里只有我们三个人居住,陈潇刚刚离去,李晨正坐在对面,那床下的人是谁?

“谁在你床下?”我感到头皮一阵发麻,连忙问道。

“床下有人!”李晨重复着,声音却比之前更加惊恐。

我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走到林晨的床边,弯腰向黑漆漆的床底下看去。昏暗的光线下,我看到一团巨大的黑影正从床底最深处缓缓地向我爬来。

当黑影的脸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只觉得整颗心仿佛就要从胸腔中跳出来了–那竟然正是一脸惨白的李晨。

他惊恐地望着我,将食指竖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后用轻如蚊吟的声音对我说:”小心,上面的不是人!”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勾着的脖子上方就传来了一阵诡异无比的磨牙声,同时还有什么冰冷的物体滴在了我的后脑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