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从食堂吃了饭后我就回了寝室,没有事情做,就靠在床上看起了书。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只感觉眼前闪过一个黑影,抬起头,看到萧川正站在我的床前,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我手中的书一下子向后缩着,颤抖着说道:”萧川,不是我害死你的,你不要来找我啊!”

萧川的脸色白得跟纸一样,它看着我,摇了摇头说:”我不是来害你的,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我喘着粗气问:”什、什么事?”

萧川一字一句地说:”千万不要让自己的影子消失。”

我自然不明白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所以不知所措地看着它,等它继续说下去。

萧川的脸上突然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因为影子要是没了,就会变成一个死人。在这所学校,要24小时让影子存在,不然就会像我一样被鬼带走。”

我浑身猛地一震,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又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昨天晚上是大一新生报道的日子,每个人对自己即将要生活好几年的地方感到新奇,所以处理完一天的事物之后,晚上回到寝室,室友们自然有说不完的话。

萧川话比较少,一看就是个内向的人,和大家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后,就没有加入到我们三人没完没了的聊天中。

张大刚和李健很有精神头儿,一直聊到快十一点了也没有睡觉的打算。萧川不到十点就躺下了,而我也有点儿困了,躺在床上准备用手机上会儿网就睡觉。

这时,对面床上躺着的萧川”蹭”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暴躁地对张大刚和李健说:”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让不让人睡觉了?”

张大刚和李健的脾气也不是很好,本来就觉得萧川扭扭捏捏的不像个男人,现在一听萧川这么说,俩人直接回击道:”你要睡就睡你的,把脑袋蒙起来不就听不见我们说话了吗?”

一听这话我忙坐起来,劝大家不要吵架。他们不再说什么了,但都一脸气愤的样子。萧川却真的把脑袋蒙了起来,张大刚和李健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声音放小了,而且时间不长就道了”晚安”,准备熄灯睡觉。

可是就在这时,寝室的灯突然闪了起来。

不会第一天住进这里灯就坏了吧?这也太不吉利了!我心中这样想着,但是时间已经晚了,只能先关灯睡觉,等到明天再找宿管老师修理了。

离门最近的我下了床,准备去关灯。就在这时,寝室门突然毫无征兆地开了,”砰”地一声撞到了墙上。

我吓了一跳,结果看到门外正站着一个人。

我正想问问这个没有礼貌的人为什么不敲门就开门,就算是宿管老师也不能这样无理吧?可是我刚张开口,话还没说出来,就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眼前这哪是什么人,分明是一个满脸腐肉、眼球凸出的鬼。那绝对不是戴着什么恐怖面具,因为我看到它脚下根本就没有影子。

我吓得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身子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把住窗沿,惊恐地看着门外的恶鬼。

寝室的灯依然闪来闪去,更加给这个见鬼的夜晚增加了几分恐怖。张大刚和李健自然也看到了那个恶鬼,两个人顿时乱作一团,用手在身边胡乱地划拉着,似乎是想要找到什么东西、等到恶鬼靠近他们的时候对付它。

那个恐怖的恶鬼就像是宿管老师查寝一样,先巡视着查看整个寝室,然后目光落在了似乎对这一切毫无察觉、正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的萧川身上。接着,它一步一步地走进寝室,向萧川走去,同时缓缓地从身上破旧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一个方便袋大小的黑色袋子。

看着恶鬼在自己的眼前经过,我感到一股阴风吹在身上,吹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大气儿都不敢出,更别说是提醒萧川鬼正在向他走去。

那个鬼停在了萧川的床前,没有任何犹豫,便将手伸进了萧川的被子里。

被子里的萧川发出”呜呜”的呻吟声,同时身子挣扎了起来。我看到,恶鬼掐着萧川的脖子,把萧川的脑袋塞进了那个黑色袋子里,然后继续塞萧川的身子……最终,整个萧川竟然被那个恶鬼塞进了那个小小的袋子里。

做完这一切之后,恶鬼又扫视了一圈寝室里的其余几人。明晃的灯光搭在它的脸上,让它显得更加可怖。最后,它缓缓走到门前,然后刚踏出门,整个身体便消失不见了……

我停止了回忆,看着萧川问:”难道昨天晚上你是因为把身体埋进了被子里,导致影子消失,这才被鬼带走的?”

萧川点了点头,恨恨地说:”是的。如果不是因为张大刚和李健,我是不会死的。所以,我才把这件事情只告诉你,你不要告诉他们,让他们两个都不得好死!”

我没有忘记萧川是个鬼,它痛恨张大刚和李健,却没有去找那两人直接算账,可能是因为它还不能这样直接去害人,所以才会把这件事只告诉我一个人。

我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我、我一定不告诉他们。”

萧川又说:”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我就知道,我和他算不上好朋友,他根本没有理由这么好心地告诉我这件事。

我小心地问:”什么事情?”

萧川看着我,说:”咱们寝室楼的504还没有人住进去,是一间空寝室。晚上熄灯之后,你进到里面,504的窗外有一条晾衣绳,你只要把我的床单摊开搭在上面就行。下边儿是很冷的,我走得匆忙,也没人给我烧点儿东西,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收取东西了。还有,这件事情不能让张大刚和李健知道,所以你要偷偷地进行。”

“就这么简单,你不要别的东西?”我疑惑地问。

它摇了摇头:”什么也不要,就要床单。一定要把整个床单摊开,只有那样我才能够收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