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他们是一群孤独的人,他们没有朋友,准确地说是,他们没有是人的朋友。

严晓明

【严晓明:我需要朋友,不管他是男是女,是人是鬼。】

他叫严晓明,来自广西的一个小镇,家住在一个孤立贫瘠的山丘上,并不怎么富裕。

也可能因为自小就是个闷骚穷小子,他在学校总受同学不明原因的排挤。男生不和他玩,女生不理他,连老师也把他安排到最角落的位置上。

以至于,从小到大他都没有什么朋友。

一直渴望拥有朋友的他把希望寄托在了大学里,但当他提着一包行李踏进宿舍门的瞬间,他就失望了。

并不是宿舍有多破多旧,而是那三个已经布置好各自床铺、看都不看他一眼的室友。仅凭他们潮流昂贵的衣着,他便知道自己和他们是扎不拢堆的了。他担心,巨大的贫富差异让他无法和他们亲近起来。

于是,内心的自卑,让性格孤僻的他更加孤僻了。

但他也没想到,他在大学里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居然是个女生。

她叫夏清清,一进校便夺得了校花宝座。

原本”闷气低调”的他是不会和夏清清这类人有任何交际的,但那件诡异的事情还是让他和她相识了。

那天是周末,他一个人从学校小吃街出来的时候宿舍都已经快熄灯了。他快步地走着,小路上已经没有了任何人。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小雨,打在道路两边的树木上,发出怪异的噼啪声。

就在穿过人工湖上的小桥道时,他突然听到水中”哗”地响了一声。

他停了一下,脚底下的湖水在黯淡的路灯下泛起阵阵水波,接着–

“救救我!”一个声音突然从桥下传了上来。

“谁啊?”他朝桥底下探了探身,但看到的只是一层层的水纹。

“你是我惟一的机会了。”湖面上又冒出了几个水泡,那个声音又出现了:”只有你能救我了。”

“你是谁?”这次他听清楚了,对方是个男的,”你在水下面吗?”

这时候,声音突然从他的背后传来:”我在你的身后!”

他回头一看,没人!

这时候,”我也在你的头顶。”声音方向一转,又从头顶传来。

他慌忙地一抬头,只看到亭子空空的房梁。

这时候,”我还在你的面前。”声音方向又突然一转,转到了他面前的围栏上。

“你……你是人是鬼?”他吓得跌坐到地上,双腿莫名其妙地打着颤,退到了亭子另一边。

“确切地说,我是活死人!”

“活死……”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身下的湖水猛烈地翻滚了一下。在昏暗的路灯下,一只手露出了水面。那只手似乎由于长时间的浸泡,极度肿胀、发白;慢慢地,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接着,一个黑乎乎的头出现了,头发上还粘着恶臭的污泥。

这时候的他已经忘记了叫喊,身体也完全不能动弹,目光死死地盯着身下湖中的情形。四周围的空气似乎都静止了,他只听到自己心脏嘭嘭的跳动声和刷刷的雨水声。

那个黑乎乎的脑袋瞬间翻滚了一圈,将整个面部正正地对着他–但,那张脸平平整整的,没有五官–“你一定要救我!”–但会说话!

他全身的汗毛瞬间都立了起来。百度一下:我爱故事网好故事不容错过

就在这时候,”嘣!”先是有什么东西被打碎了的声音,接着响起了一个女孩的尖叫声:”天哪,鬼啊!”

严晓明被吓得全身抖了一下,这才从那种压抑的恐惧中缓过气来。他一回头就看到了此刻魂不附体、全身不停哆嗦着的夏清清。她的脚边全是温水瓶的碎片,瓶子里流出的沸水此刻还冒着阵阵热气。

“鬼?”夏清清又无力地叫了一声,惊呆了的双眼突然失去了光泽,然后全身一软,晕倒在地。

缓过气来的严晓明拔腿就跑,可刚冲出亭子就觉得不对,又折了回去,抱起地上的夏清清奔到了医务室。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了。

英雄和美人情投意合,相见恨晚,关系得到飞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