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考卷

考考考,老师的法宝。

抄抄抄,学生的绝招。

这两句在校园里”世代”相传的”佳话”,不管用在小学、高中、还是大学都如此适时适景。也正因为老师总拿考试压人,才有不畏”艰险”的偷卷学生。

晚上九点,晚自习的下课铃声响过后,学生们从教室里蜂涌而出,大部分都直奔宿舍区。方潮却刻意走在学生队伍的最后面,等人陆陆续续走光了,他才慢悠悠关上教室门,踱出门外。

教师办公室在一楼楼梯口左拐第一间。方潮下了楼梯,便守在拐角处,等着他的”拍档”。

“喂,在这里干嘛?”这时,有人重重拍了下他的肩,吓得他将夹在手里的烟赶紧掐灭。回过头,却发现居然是一向和自己称兄道弟,玩得极好的学长杨男。

“没干嘛,等同学呢。”方潮放下心来,将掐灭的烟头又重新捋直,准备继续抽完。

“女朋友?”杨男坏笑着。方潮摇摇头,用秦腔回了他一句:”我是为他人做嫁衣,空悲切。”

杨男昕了,笑着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脑勺,”行了,上次你帮我介绍女朋友的事,还没来及得感谢你,过两天有空了,和嫂子一起请你吃饭,可以吧。”

方潮听了,咧嘴笑了起来。杨男的女朋友乐乐正是他的同班同学,也是他从中牵线,这两个跨级跨系、天南地北的人才走到一起,”就等你这句话呢。”

杨男见他答应了,摇摇头,准备离开,他又回头,对方潮说了一句:”晚上九点过后,别在教学楼里乱窜。”

“为什么啊?”方潮在他身后问道。鬼大爷鬼故事.guidaye.

“因为之后的教学楼还有其它兄弟要用,比如说,那些和我们差不多年纪就英年早逝的同学。呵呵,你懂的。”杨男说完,冲他挤了挤眼睛,便奔向了宿舍区。

方潮愣在原地。杨男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让他的心居然往下一沉,一股不祥的预感慢慢爬了上来。

“行动吧,差不多时间了。”这时,燕支义和吴海明正好赶来,燕支义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扫了一眼教办处。”我在这头放风,海明到那头去,其它的就看你的了。”他对方潮说道。

方潮拿着手电筒,推开了一扇教办处的窗户,见两边的人都打了个”OK”的手势,便蹑手蹑脚,像猫一样,悄无声息地爬了进去。过几天就是综合测试,如果没记错,考卷应该就放在中间的那张桌子上。

方潮刚走到桌子边,突然听到一阵由远至近的脚步声,慢慢靠近,他想也没想,便弯腰钻进了桌子底下。

“那两个家伙搞什么鬼,有人进来也不先打声招呼。”方潮在桌子底下咒骂着教办处外面那两个放风的同伙,边紧张地盯着终于走近了的那双脚。

如果被发现作弊,不仅会挂科,还会有处分,但偷考卷被抓到了,铁定下场更惨。方潮边祈祷着自己不被发现,双跟更是紧跟着那双脚的一举一动,丝毫不敢大意。

还好,进来的老师连灯也没有打开,只是在桌子上放了点什么东西,便又踩着那种沉闷的脚步声离开。

方潮松了一口气,等脚步声彻底消失后,他才在桌子上,顺手拿了一张考卷,然后逃似地从教办处爬出来。刚出来,就看见燕支义和吴海明还是一人一边,站在教办处的两边出口守着。”混蛋,刚有个老师进去了,你们也不提醒我一下。”方潮给了脾气较好的吴海明一拳,边把卷子向他和闻声凑上来的燕支义晃了晃,得意地塞进自己的口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