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

那一年,马大帅与冯将军激战正酣,我们整个马家村的人都盼着马大帅能在战役中取得胜利,但前线却总是不断传来马撒帅节节败退的坏消息,这让村里人都非常恐惧。

马大帅家的祖坟就在村外一里地的竹林深处,如果冯将军打败了大帅,铁定会带着人马杀到马家村来,刨掉马大帅的祖坟,拖出坟里的尸骨曝尸荒野,说不定还会用铁锹将尸骨敲成一截一截,因为马大帅在前次战役中就曾如此对待过冯将军家的祖坟。刨完祖坟,冯将军如果顺道在马家村里放把火,也情有可原,因为马大帅也曾在冯家祖坟旁的村子里放过同样一把火。

当时我还年少,根本不知局势危急,整天只知道上山捉鸟下河捞鱼,玩得不亦乐乎。村子里的父辈都入了马大帅的军营上前线打仗,妇人则忙着照顾地里庄稼,老人根本管不了小孩子。直到有一天我母亲生病了,没法再下地劳作,家里又拿不出钱来为她延请医生,我才着了急。

每逢十天,村里人就会去附近一座小镇赶集,挖地里种出来的菜,抠母鸡屁股刚生下来的蛋,去集市上换回盐巴或是药物。

母亲生病后,庄稼没人照顾,病恹恹的,都快枯死了,我家里又没养母鸡,想来想去,我决定去一里地外的竹林中挖点竹笋回来,拿到集市上去为母亲换点药。

那片竹林因为毗邻马大帅家里的祖坟,所以一直有一队腰间佩着短枪的警卫队驻扎在那儿,提防有仇家对祖坟行不轨之事。那些丘八从来不准村里人靠近竹林,否则不管青红皂白拔枪就打。村里人对那儿向来敬而远之,所以竹林里的竹笋特别多,也特别肥美。

我心里寻思,丘八总不至于对个十来岁的小孩子开枪吧?于是在赶集的前一天,我拎着竹篮出村,沿山路来到一里地外的那片竹林旁。

小心翼翼俯下身体,我躲在一片茅草丛中,看到一队佩短枪的丘八列队巡逻经过之后,才猫着腰一溜烟钻进了密密匝匝的竹林之中。

我以前听七哥说过,马大帅家的祖坟就建在竹林的最里面,祖坟修了很高很高的围墙,墙顶还插着带刺的铁蒺藜。但从外面越靠近围墙,就越不容易被丘八发现,因为丘八总是沿着竹林外的山路巡逻,很少进入竹林里。

七哥是我的堂兄,比我大五岁。如果他再早生一年,也会被拉进马大帅的军营里,上前线打仗去。他以前就曾偷偷摸摸到这片竹林里来挖竹笋。可以拿竹笋去附近集市上换药,也是七哥告诉我的。只不过最近,我都没见到七哥的影子,天知道他又到哪儿去玩了。

记得七哥有一次还对我说过,他曾经用匕首凿马家祖坟外的围墙,凿出几个坑,然后脚踩着墙上的坑,攀到了墙顶。他探出脑袋,朝马家祖坟里望去,立刻吓了一大跳。围墙里密密麻麻全是坐落整齐的坟墓,而最奇怪的是,每座坟墓的墓碑,都涂上了一层白色的漆,甚是诡异刺眼。

“阿九,围墙里全是白坟啊!我问过村东头的瞎眼道士,道士说,那是高人下的咒,墓碑上涂了白漆,可以保佑马大帅战无不胜!难怪马大帅会派这么多丘八来看守祖坟啊!”当时,七哥如是说。

当然,我到这儿来,只是为了挖点竹笋回去,换钱给母亲买药,才不会爬上墙头去看什么白坟。我钻进竹林后,便扶着一根根粗壮的竹杆,向竹林深处跑去,想尽快靠近马家祖坟的围墙,在那儿挖竹笋,就不必担心会被佩短枪的丘八看到。

我刚走了几步,就忽然听到前面传来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我停住脚步,声响却还在继续,从声音来判断,应该是有人正在穿越竹林。我定住神,躲在一簇竹杆之后,探出头向前望去。

然后,我看到了一个小女孩,鬼头鬼脑地从竹杆后探出半个脑袋,双眼圆睁,向我看过来。在她的视线与我相交的一刹那,突然大叫起来:”我看到你了!你快出来!你快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