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心毒蛊

当我见到前搭档鹿七时,他躺在一间破草屋里已经奄奄一息,见着我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声泪俱下地讲述当年与我搭档倒斗时的难忘经历。鹿七出身摸金校尉,靠运气和一身本事致家境豪富。我洗手不干后,他收了个徒弟莫东,俩人继续土里来土里去。我们已经没有交集,没想到一周前,他突然给我来信,说自己病危,希望见我最后一面。

看着他现在的处境,我也觉心酸,忍不住问他:”你一身的本事,家财万贯,怎么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鹿七长叹一声,讲了起来,原来他还是坏在徒弟莫东手里。

一年前,他们师徒俩在一座唐墓中意外找到两三条蚀心毒蛊。出了墓穴,均分冥器的时候,鹿七只拿了毒蛊,毒蛊的解药却给了莫东。

没想到,这成了鹿七不幸的开始。莫东欺师灭祖,趁鹿七不注意偷了一条毒蛊并放在茶水中给鹿七服食。鹿七中了毒蛊后,莫东趁机要挟他。为了得到毒蛊解药,鹿七将家财尽数赠给莫东,可还是受了欺骗,莫东不但不给他解药,还把他赶出别墅。现在鹿七栖身草屋,只剩下半个月的命,在万般无奈中终于想起了我。

听了他的讲述,我突然想,挖坟掘墓,断子绝孙,难道这就是鹿七的报应?我沉吟道:”另外的一条毒蛊在哪里?”

“就在我身上。”他说着递给我一个透明瓷瓶。

毒蛊这东西,过去我也只是听说,说是活在人体之中,有时甚至可以操纵患者的意志,让患者生不如死。只见小瓶子里盛满液体,里面一条半寸长的红头小虫上下翻腾,体呈透明,肉眼几乎看不出来。

我将瓷瓶揣在怀里,说道:”你告诉我莫东的住处,我看看能不能设法把解药取来。”一听这话,鹿七双眼闪过一丝亮光:”那、那就拜托了,哥哥这条命就看兄弟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