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于娟孤单单地站在客厅的中央,显得那样的孤寂落寞。高级白领加高收入,再加高傲、孤芳自赏的性格,造就了三十三岁的剩女–于娟。

于娟在房产中介公司登记了一年多,想在浦东新区买一套100多平方米的二手大房子,可是一直不能如愿,不是要价太高,就是地理位置不好,或者楼层不满意。终于如愿以偿,她买到一套中意的大房子,并且还捡了一个漏。

据中介公司业务员小刘讲,房主因债务纠纷,急需现钱救急,所以以低于市场三分之一的价格出手。房子是精装修房,并且风格也很合于娟的喜好,于是,于娟选了一个黄道吉日,搬进新居。

搬进新居的第三日,下午下班回家乘电梯,电梯里已经有四五个人。就在电梯门要闭合的时候,突然从两扇门的缝隙间伸进一只手,一只男人的大手,电梯门自然再次张开,一个高大的男人顺势钻进电梯。

除了于娟,电梯里的人都像躲瘟疫一样离那个男人远远的,每个人的眼里都充满恐惧,只有于娟和那个男人挨着肩站在电梯的最里面,其余人都尽量往电梯门口靠。

于娟感觉到人们惊恐的目光和异样的举动,她假装甩头发,侧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一身质地考究的西服,却皱皱巴巴,胡子好像有几天没刮,一双圆而大的眼睛布满血丝,如果不是胡子和眼里的血丝,这个男人应该比较英俊,尽管不修边幅,但是于娟看不出能够让人恐惧的东西。

电梯里的人陆续都下去了,只剩下于娟和那个男人,电梯还在向上升,受刚才人们的影响,一股恐惧之情不由自主油然而生。只剩几层楼的距离,平时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现在就像隔了几个世纪一样漫长,于娟的身体条件反射似的也向电梯口移动,她的潜意识发出一种危险的信号,就像针一样刺激着她的神经。

电梯终于停下。当电梯门刚打开的时候,于娟已迫不及待地冲出电梯。分明身后有同样快的脚步声跟来,于娟不敢回头看,她一心想赶快躲进家门,可是怎么找钥匙也找不到,她的汗水瞬间发疯般地往外跑,汗滴遮住了她的双眼,那个男人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她的双手不知所措地在包里乱摸钥匙。

突然于娟的后背被人拍了一下,她猛回头,明晃晃的东西戳到自己的面前,”啊……”一声大叫,于娟瘫软在地。

“小姐,你没事吧?”电梯里和于娟一起走下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串钥匙,关切地问。

于娟连谢谢都顾不得说,爬起身打开门,慌忙闪进自己的堡垒,疲软地跌坐在防盗门内,同时听到自己对门有开门、关门的声音。

原来是邻居!虚惊一场。

过了十多天,于娟又一次坐电梯,听到两个女人在电梯里闲聊。

“听说没?那个杀老婆的嫌疑犯被放了。”

“那个女的死得惨呦!”

“听说公安局没有证据证明是那个男人杀死的老婆,所以只好放人了。”

“死人那家的邻居因为害怕,便宜把房子卖了。”

“还有人敢和杀人犯做邻居,八成是不知道有那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