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奇穴

帆船在大海中摇曳,关旭趴在甲板上,已经吐掉了半条命:”陈昊,到底还有多久才能着陆?我怕我还没帮你们找到西侯墓,就先吐死在这儿了!”

陈昊嘴里敷衍着说”快到了”,目光却一直注视着海面,脸色凝重。

关旭略感疑惑,眼角余光不经意间瞥见船尾好像有人跳了下去。他走近一瞧,发现是几个装备齐全的蛙人,手里还拿了一些专用的盗墓用具。

他们该不会……关旭脸色一变,冲到陈昊面前,大吼道:”我不接这个委托了,快离开这片海域!”

陈昊高深莫测地看了他一眼,说:”来不及了。”

关旭还没来得及发飙,就见海面突然掀起一轮五米多高的巨浪,看来蛙人已经打开了入口。眼见帆船就要被吞没,他无可奈何地跑进了船舱。

一个月前,陈昊找到专业盗墓三百年的关家后人关旭,委托他带人进墓。

现在土夫子不好当,关旭就开了家侦探事务所,替别人抓抓男友劈腿、老公出轨,小日子过得也算滋润,犯不着为了身外之物拿小命去博。所以一开始关旭怎么也不肯答应,直到陈昊掏出一小块儿羊皮残卷和一枚玉扳指,说:”我不是去盗墓的,而是去救人的。”

那羊皮残卷关旭认得,是西侯陪葬品之一,据说按照上面的路线去寻宝,能得到一座山一样的金子。而那枚玉扳指则是关家遗失已久的传家宝,五十年前就被关旭的爷爷带着去盗墓,最后爷爷和扳指都没有回来,如今却莫名地出现在了陈昊的手上。

陈昊解释说,五十年前陈家、关家、宋家三大老爷去盗西侯墓,结果失败了。他一直在寻找自家长辈的踪迹,前几天派去的人摸进了墓,带出了扳指和羊皮残卷。但后来那些人全部染了怪病,死了,于是他只能求助于专业人士中的精英了。

事关自家爷爷,而且既然一般土夫子都能摸进去还活着出来,那说明那座墓其实也没那么危险。至于那个怪病,可能是他们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

关旭没发现,他已经在自我说服了。而陈昊见关旭动摇,便打铁趁热地说道:”我派去的那些人临终前,都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他们还活着。”

就因为这句话,关旭跟陈昊上了船。但他万万没想到,西侯墓居然在海底。关家祖训有三忌:一忌墓中不敬,二忌贪得无厌,三忌深海奇穴。

或许陈昊事先调查过关家,才刻意隐瞒了这一点。关家三百年来世代盗墓,违背祖训其一、其二的人都还有后悔的余地,但违背了其三的人则无一生还,包括关旭的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