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历不明的礼物

漂亮的女孩在过生日的时候总会收到各种各样的惊喜。今天,是章冰的生日,在众多的礼物之中她发现了一个没有署名的精致盒子,里面有一只淡紫色的笔筒。

“真漂亮,是谁送的呢?”章冰兴奋地带着笔筒回到了宿舍,把笔筒放在了书桌最醒目的位置上。左看右看,章冰又在其中插了几支笔。

笔放进去的时候,淡紫色的光更加耀眼了。这个时候,同宿舍的雷梦回来了。雷梦和往常一样,低着头,不爱说话。她是个留级生,似乎总是有点心理阴影,但章冰不介意,她兴奋地把笔筒给雷梦看。

“啊!”雷梦的喉咙里突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捂着脸冲出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个时候,从床上探出了一张睡意朦胧的脸。原来宿舍里还有一个人,是李晓诗。她有个怪毛病–她说话的声音非常难听,不仅仅是沙哑,还像呜咽。因此李晓诗不愿意出门,她总是趴在床上睡觉。此时,李晓诗用朦胧的眼睛看了看漂亮的笔筒,声音沙哑着说:”雷梦有病吧?一个笔筒而己,大惊小怪!”

章冰耸了耸肩膀,然后坐下来写点东西。她从笔筒里抽出了一支笔,放在嘴里咬了一下,这是章冰经常性的动作。然后章冰写道:”今天……”章冰停住了–这明明是一支蓝色的圆珠笔,为什么写出来的字是红色的?章冰又从笔筒里抽出一支笔,再写,还是红色的。

又一支笔,依旧是红色的。血红血红的字布满了雪白的信笺。正在章冰疑惑不解的时候,宿舍的门开了,性格最风风火火的段霓雪冲了进来。段霓雪一眼就看到了章冰桌面上的笔筒,她冲过去一把拿起来说:”哟!真漂亮!”但段霓雪的脸色马上由惊喜变成惊恐,她手一松,笔筒落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堆碎片。最诡异的是,笔筒碎开之后,有丝丝的血从其中渗出来,泛出一股令人恶心的血腥味。

“刚刚……我在笔筒里看到了一只眼睛……”段霓雪颤抖着说。

李晓诗也从被子里爬出来了。三个女生呆呆地看着这个诡异的笔筒,她们认为:这笔筒一定有问题!可是到底有什么问题呢?还是平时沉稳的李晓诗出了个主意:”章冰,你还记得刚刚雷梦的表现吧?她既然吓成那个样子,说明她肯定是知道一些关于笔筒的事情。我们应当去问问雷梦。”

“没错!”段霓雪很赞成李晓诗的话,”而且雷梦是个留级生,她知道的事情一定比我们多。”说做就做,当即,三个女生手拉着手去找雷梦。

在她们身后,那浸在血里的笔筒碎片像有了生命一样,缓缓地移动着……

冤魂往事

“我就知道你们会来找我的,得了这个笔筒的人,一定会出事。”当三个女生找到雷梦的时候,雷梦开门见山地说。

其中果然有故事!章冰急忙央求着雷梦把关于笔筒的事情告诉她。

雷梦叹了一口气说:”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我还没有留级,和院花住在一个宿舍里。这个笔筒呢,就是院花的。”

于是雷梦讲起了过往的故事:

院花,往往是学院里最不受女生欢迎的人,因为她太漂亮了,女生的妒忌心理又是那么的可怕。雷梦同宿舍的这位院花不仅相貌美,而且心机重,她抢了宿舍里另外一个女生的男朋友。那个女生起初向院花苦苦哀求:”反正你也不是真的喜欢他,你就把他还给我吧!”可是院花不愿意放弃这个炫耀自己美丽的机会,她执意不肯。两个女生之间的点火越烧越烈。终于有一天,当宿舍里只有她们两个人的时候,发生了一场大的争执。被抢了男友的女生气急败坏,从院花的笔筒里拔出了一支铅笔,锋利的笔尖狠狠地向着院花戳了过去。院花猝不及防,被刺中了胸膛,血流如注。行凶的女生害怕了,她尖叫着跑了出去,却没有打120。可怜的院花一个人在宿舍里痛苦地挣扎着。在挣扎的过程中,她打碎了桌上的淡紫色笔筒,那些碎片和她的血混合到了一起。

“你们没有看到,真是太可怕了!”雷梦讲到这里的时候还是心有余悸,”当我们回到宿舍的时候,地上全都是血。院花脸色惨白地倒在地上,身体扭曲得不像样子。最可怕的是那个笔筒,居然在院花的身上发出了荧荧的光,像鬼火似的。”

“这么说来……我的笔筒是院花的遗物了?”章冰颤抖着问。

雷梦点点头:”不仅仅如此,它还是被下了诅咒的遗物。无论是谁拿到了这个笔筒,都会接连遇见诡异的事,直到死去。”

章冰吓得脸都白了。

“雷梦,你说得也太玄了吧?”段霓雪接口道,”就算章冰拿到的就是当年院花的遗物,那也不至于会死人吧?不要把事情看得这么严重好不好?”雷梦”嘿嘿”地笑了起来:”没错,事情也没有那么危险。只要这个笔筒不’激活’,这一切就都不会灵验。”

“怎么才算是激活呢?”章冰急忙问。

“打碎它,就算是激活了。只要你好好地保护它不被打碎,那就不会出事了。”

听完了雷梦的话,三个女生都尖叫起来了,尤其是段霓雪,她后悔至极,刚刚她失手把笔筒打碎了啊!章冰怨恨的目光扫向了段霓雪。段霓雪心里害怕,可是嘴上还硬着:”你们别相信雷梦的话!她这个人平时就神神秘秘的,说的话根本就没有依据。”

雷梦冷笑了起来:”你们可以不相信我,但是……呵呵,让我们走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