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难闻的土腥味儿飘进了我居住的木屋内,于是我知道,这个该死的地方又要下雨了。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就着昏暗的油灯看了看伸手不见五指的外面–说来让人难以相信,我已经在这个地方守了整整一年了。我习惯性地看着窗外,那里有一座石头砌的坟墓,里面”住”的是灵言。她是我的女朋友,可是去年她莫名其妙地感染上了尸毒,死掉了。而我则按照她临终前的愿望,守在这个没有电也没有自来水的荒郊野外。

灵言

我刚要关上窗子,天空中突然划过一道闪电。在这道闪电的照射下,我突然发现灵言的墓边站了一个人。

这个人什么都没有做,就那么直直地站在那里,像是在缅怀,又像是在哀悼。

我愣了一下,连忙翻找起手电筒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虽然距离最近的村子只有一公里山路,可是一个月都不见得会有一个人经过。这个人在这种时候站在她的墓前,多半是有目的而来的。

可是还没等我找到手电筒,门外就响起了”砰砰”的敲门声。

“黄波,开门啊,是我。”门外的人粗声粗气地说道。

这声音是大饺子的,这货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他倒是知道我藏在这里给灵言守墓,可是这大半夜的他来这里干什么?我连忙打开门,把他让进了屋子里。只见他背着两个鼓囊囊的大背包,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灵言让你给她守墓一年,马上就过去了吧?”他这样问道。

“明天是最后一天。”

他点了点头,掏出手机来,摆弄了一下,递给了我:”我觉得你应该看看这个。”

那是一段有些模糊不清的视频。视频里的中年男人背着一个一米多高的巨大箱子,向着一个盗洞口走去。箱子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一直在”乒乒乓乓”地响着,像是里面的东西在敲箱子一样。

那人回手敲了敲箱子,嘟囔了一句话–因为拍摄视频的人距离他有些远,而且那箱子也一直响着,所以我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

视频只有短短十几秒就结束了。我把手机还给了大饺子,疑惑地问他:”你大老远地跑过来,就为了给我看这个?”

大饺子又把视频放了一遍,示意我注意一下那个人的口型。视频中的人刚闭上嘴,大饺子就说了一句话:

“灵言,安静点儿!”

我哆里哆嗦地伸手去拿水杯,结果差点儿被凳子绊倒在地:因为大饺子的口型和视频中的中年男人一模一样!

“你是说,”我颤抖着问道,”灵言被装在那个箱子里了?”

“我也不知道,”大饺子摇了摇头,”可是,灵言为什么要让你在这里为她守墓一年,而在你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里的时候,为什么我又会得到这样一段录像?说这是巧合,你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