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学校里有一个女生跳楼自杀了,白暮然匆匆地赶回学校。尸体是从学校的青湖里打捞上来的,那栋女生宿舍楼就建在青湖的旁边。青湖的周围被拉了警戒线,很多同学都围着看热闹,当然还少不了各个媒体的记者。

白暮然看到梁岚也在,用力将她从人群里拉了出来。

“出了什么事?谁死了?”白暮然问道。

梁岚笑着说:”你对这事挺感兴趣的嘛,我的大侦探。”

“别这样说,怪不好意思的。”白暮然挠了挠头,正色道:”快点告诉我。”

梁岚往身后看了看,小声地说:”你在寻宝那个案件里的突出表现,现在可是刑侦专业学生津津乐道的呢,你的追随者不少,以后出门要带墨镜了,哈哈。”

“你不告诉我我可就问别人去了。”白暮然虽然是个慢性子,但对别人的慢性子还是忍受不了。

“算了算了,我告诉你啦。跳楼的那个女生叫夏云,好像是从6号楼的15层跳下来的。”梁岚指了指青湖旁边的那栋宿舍楼,接着说:”啪的一下掉这湖里了。据说是昨天晚上一两点的时候跳下来的,竟然没有人发现。刚才听这些围观的人讲说确实昨天夜里听到一记大的响声。今天早上有人跑到青湖这里来读英语,发现了夏云的尸体,接着就报了警。”

白暮然抬头看了看那栋宿舍楼,说道:”尸检报告出来了没?”

梁岚把手一摊说:”请我吃饭我就告诉你,这可是可靠的小道消息。”

“说吧说吧,几辈子没吃东西似的。”

“我一个朋友在医院工作,尸检刚好就是他做的。我打电话问了他,据他说死者肺部有很多水,身体上有与硬物碰撞的伤痕,而且好像在跳楼之前还吃了少量的安眠药。初步断定是自杀。”

白暮然目测了宿舍楼到青湖的距离,如果是跳楼,这确实在可靠的范围之内。青湖的水并不深,从15楼跳下来身体肯定会撞击湖底的石头。

“还有一个更劲爆的消息。”梁岚小声的说,”死者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白暮然低着头,用脚在地上画了一个弧度。他说:”你觉得是自杀吗?”

“不是自杀是什么?”梁岚说道,”她是我们的学妹,好像过几天就要统一体检,估计她是怕被查出来自己怀孕丢脸,一想不开就跳楼了呗。”

“孩子是谁的?”白暮然皱了皱眉头。鬼大爷鬼故事。

“你也太八卦了吧。”梁岚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警察把警戒线给撤了,记者和学生也慢慢散开,青湖恢复了往日的秩序。白暮然站在尸体被打捞上来的地方,他怀疑自己是多虑了。

“有什么问题吗?”梁岚走到苏暮然的后面,说道:”刚才我那个朋友打电话过来,警局已经定性夏云为自杀了。”

“我只是在想如果她真的要自杀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多吃一点安眠药,何必还要跳楼,多此一举。”白暮然说出了自己的疑问。紧接着他又说:”其实也说不清,我还真不知道一个人自杀的时候心里会想什么。”

“只是那个没有出世的孩子太可怜了。”梁岚叹息道。

“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白暮然若有所思,说道,”你去打听一下夏云的男朋友是谁。”

梁岚嬉笑道:”这个我在行,记得请我吃饭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