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山附近,有个叫李家凹的小城。每到夜幕降临,小城里炊烟四起,远远看去烟雾缭绕、烛火莹莹似别有一番风味。

这日时近黄昏,小城里才淋了一场秋雨,天冷路滑,街道上人影稀疏,偶尔有一两个行人也是紧裹着衣襟,行色匆匆。在小城西门向南延伸出的一条小路,这条路平日里行人就特别稀少。一是因为两旁低垂的杨柳树遮去了大半的日光,白日里走在这条小路上都会觉得格外的冷清阴森,不过最主要原因还是小路的尽头是一座专门停放死人的义庄。

今天似乎是个意外,雨过后,天色阴霾不减。这条小路上却走来了十几个身着丧服的人。按说这个时辰很少有人送尸体来义庄的。所以,义庄看门的老王絮絮叨叨地说:”哎!又一个……”边说边打开义庄大门。门”吱嘎”一声打开之后,来送葬的人不约而同向后退了一步。

老王回头看了一眼这些面带恐惧的人,只好自己把尸体推进了义庄里,里面非常阴暗,棺材整齐地摆放在两边。老王轻车熟路地找到一具空棺材把尸体抱了进去,尸体是个漂亮的女子,看上去年纪不大,还是个美人。老王叹了一口气,喃喃地说:”不管你生前多么风光死后无疑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人世间……哎!!”老王守着这个义庄已经有二十多年了,看惯了人的生死,面对死人比面对活人的时候还多也不知惧怕。

老王把尸体放进棺材后,正想盖上棺盖,此时不知道哪儿来的风,刮得义庄的大门咣咣直响,在空旷的屋子里显得特别慎人。老王听了却似乎没听见,有条不紊不慌不忙地盖好棺材盖走了出去!

谁知道老王刚走出义庄的大门,突然一头跌倒,惹来那些送葬的人大声惊呼,见他自己不能起来,嘴里还有活气,便把他抬进了他住的小屋,大家知道他没有妻儿,只有一个姐姐住在城中,急忙给他姐姐送信说他不行了。

老王的姐姐一听这消息当即晕厥过去!被人救醒后,吩咐儿子孙二和送信的人去看他舅舅,孙二苦巴巴跑到义庄的时候。老王已经咽气了,孙二假装哭了几声,说实话他对这个舅舅没什么感情,从小他最怕的人就是舅舅总感觉他眼神里有一种可怕的东西,所以他怕被舅舅盯着看,甚至不敢和他说话。

由于老王别的亲人,孙二回去和母亲报了舅舅的死讯之后。母亲当即让他为舅舅守灵,孙二本来是一百个不愿意,可是又不敢违背母亲的吩咐,为了壮胆,他去义庄时找了几个朋友陪他。

几人来到义庄后,孙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牌九、色子,点上蜡烛,围坐在尸体前面的小桌上开始赌钱,孙二背对着舅舅的尸体,一个劲的输,兜里的钱眼看都要溜进别人的兜里了,他非常生气,拿着牌暗骂倒霉。

突然在他耳后有人小声说:”别打这张有人碰。”孙二恶狠狠的说:”你咋知道,你看我的牌了?”他边说边抬头看他的朋友,他发现朋友们都在忙乎着自己的牌,根本不像有人在和他说话,那么谁在他背后说话。”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惊恐地转过头去……

此时,一阵阴风吹过,蜡烛晃了几下灭了,屋子里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中,紧接着义庄的门被风猛地刮开,发出啪嗒啪嗒的乱响!

朋友们手忙脚乱的重新点燃蜡烛,就在蜡烛被点燃的一刻,孙二感觉有一张脸离他非常近,几乎贴在他的脸上,孙二吓得浑身一激灵,难道……孙二心里一寒!他没敢说出心里的恐惧和疑惑,怕吓坏朋友们,没人敢在这里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