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着沉重的步伐,生子感觉自己真的快不行了。这些年为了家里的生计,自己没日没夜的往返在这条被称作死亡之谷的荒漠中。

无奈家上有老娘,下有几个未成年的弟弟妹妹,生子只能是一年一年苦命的挨着。不过一直运气还不错,几年下来,自己倒是一直没碰见什么事。

没想到这厄运还是降临了,这不,刚刚的在路上遇见一伙强盗,生生的把生子用血汗换来的盐巴给抢了去,还把生子给打伤了。

身无分文,干粮和水也被抢走了,在这一望无际的荒漠中,生子似乎也只有等死的份了。

不甘心就这样无名的死去,生子挣扎着顶着炎炎的烈日,艰难的一步步的向前拖动着双腿,干瘪爆裂的嘴唇预示着生子是一个将要脱水而死的人了。

突然,生子看见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座高高的小楼房,楼房的旁边有一根高高的桅杆,桅杆的上面似乎还挂着什么物件。

“难道是一家酒肆?”生子一想不对,以前每每从这里经过的时候没有见到这里有什么高楼酒肆啊!

人们常说在沙漠里行走久了,人会产生幻觉,就是常说的海市蜃楼,莫非自己也产生幻觉了?

猛地晃了晃晕晕的脑袋,生子再抬头眯着眼睛仔细的向那里看去。还别说,还真的是一座高楼。

确信自己没有看错,求生的欲望让生子打起精神,尽量的加快速度向那里走去。

来到近前,生子看明白了。当看见那高高的桅杆上,挂着的竟然是一具已经风干了的人的躯体的时候,生子感受到了一阵惊惧,不敢在向前走了。

生子停在了那里,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一切都静悄悄的似乎一点声音都没有。

“没有人?”想想自己怎么都是一个要死的人了,还有什么可怕的?横竖都是一死,进楼内看看,纵然是死了,死在屋内怎么也比铺尸荒野要好得多。

想到这里,咬咬牙,拖动着虚弱的身体慢慢的走到了小楼前。”大哥你是要住店呢,还是临时打尖?”一个清脆的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楼里走出一个打扮妖艳,满脸涂着厚厚胭脂的女人。女人身材肥胖,大大的圆脸盘子上涂得像一个小鬼,惨白惨白的。小小的一个鸡斗眼放着光,一张大嘴唇子涂得鲜红。

生子一见,不由得吓得一机灵。刚才这里还静悄悄的,这个比鬼都难看的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女人带动一股香粉的味道靠了过来”大哥,看你的样子好像是又渴又饿快不行了,快点进来,我给你先弄点水喝。”

听说有吃有喝,生子顾不了那么多了,在女人的搀扶下就来到了楼里。

怎么感觉阴森森的,楼内一片昏暗,阵阵的还传来潮湿腐烂的气味。虽然地处在干燥的沙漠里,但楼内到处都是湿乎乎的,有很多的地方都生出了苔藓。

几张破旧脏兮兮的桌椅随意的摆放在楼内,生子在女人的搀扶下坐在了一张残破的桌子前。

“你等着啊,我这就给你弄吃的去。”女人伸手拿起一个茶壶,满满的给生子斟满了一杯茶水。

看到了水,生子眼睛放光,端起茶水一饮而尽。”怎么有股怪怪的味道?”生子小声的嘀咕着,太渴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把抢过来女人手中的茶壶,嘴对嘴的咕咚咕咚狂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