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唱歌要钱,有人唱歌要命,这并不关歌声难听与否。–题记

初晨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女子,她的歌声很好听,人也长得漂亮,本地也有富二代追求。

“晨晨,唱首歌给我听吧。”姜文拉着晨晨的小手撒娇。

姜文是富二代,人长的很萌,笑起来还有俩酒窝。这是初晨在众多男生中最中意的一个,因此与他交往了。

“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但却令我看破爱这个字,自你患上失忆…吻下来豁出去,这吻别似覆水,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再回头你不许如曾经不登对,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绵长伤感的粤语清唱,初晨沉浸在了歌中。

姜文在初晨的歌声中如痴如醉,身上似乎有什么不断的左右摇晃,十分的诡异!

这时候,一个胖小伙儿递了一杯清水给初晨,打断了初晨唱歌的性质。胖小伙看初晨的脸色不太好了,屁颠屁颠的跑出了视线。

“晨晨,那胖子谁啊,这么大热天的喝什么清水啊,走,我带你吃冰淇淋去。”姜文从歌声中清醒,扔了初晨手中的水,牵着她就去了冰淇淋店。

胖小伙躲在远处的树荫下,默默的看着,那杯水被倒掉,顿时失落了。

这天晚上,初晨坐在自家院子里唱歌,甜美的歌声引来了村里的众人。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初晨看到来的人越来越多,虚荣感上升,放开歌喉大唱。

老老少少搬桌子凳椅坐在院子里,少说也有数十号人,听了一段时间,没有人发现他们身上有东西在摇晃,如梦如幻,如影如形。

“砰!”突然有人倒地了,歌声被打断。

“怎么回事?”人群脑子清醒后,一下子混乱起来。

“死人了,老嗲嗲死了!”一人大喊。

只见躺在地上的老人,嘴角带笑,嘴巴张开。

“我滴爹啊!”有几人跪地上悲恸的大哭。

“对不起,我”初晨眼泪都出来了,这种状况下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

大家都忽略了她,她的道歉没有人理会。她无助的站在角落看着救护车过来。

胖小伙也挤在人群中听歌,一看出事,跑到初晨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这不是你的问题,不要自责。”大壮虽然人胖了点,脸红润润的如苹果般,但他的声音却带着磁性。

初晨睁大眼睛看着大壮,她一直以为大壮是个哑巴,因为她从没有注意过他,并且他很少说话,基本没有听他说话的机会。

“真的吗?”初晨缩在大壮的怀里。

大壮点头,松开手,便消失在人群中。

这事过后,那老人的家属提着东西到初晨家来,”孩子,谢谢你!医生说我爹是癌症晚期,本来寿命不多了,听了你的歌而死,但是他临终前却没有遗憾,我们感到安慰啊…”

后面的话初晨一句都没有听清,还好不是来怪罪她的。

这样的日子过了许久,一次在广场中唱歌的她,引来了大片的人群,简直跟演唱会一样。初晨高兴极了,如果有机会当著名的歌星该多好。

“美女,你好。你的歌深深的吸引了我,我叫武林,我是***娱乐公司的助理,是来挖掘有前途和实力的民间歌手,你愿意加入我们吗?”武林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初晨。

“你你让我再考虑考虑吧。”初晨有些受宠若惊,望着眼前这个英俊成熟的男人,她心动了。

“也行!你要是考虑好了,名片上有我电话,还是在这里见面。”武林温和的笑容一直在脸上挂着。

少女的初时爱情都是新鲜感。恋恋不舍的和武林告了别。

“又找到一个猎物!”黑暗中,他温和的笑容一直没离开过。

初晨跑去跟父母商量这事,父母大力支持,初晨有了信心。

隔天打电话给武林,答应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