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吱,嘎吱…”破败的门无风自动,”嘎吱,嘎吱…”实在是太安静了,周围没有一点人气。

小周和小明是登山爱好者,途经这里时,找到住宿的地方,也就是这间破败的旅馆。

可这旅馆前不着店,后不着村的,方圆十里没有人烟,只有这么一个孤零零的破旅馆在。

小周迟疑的上前敲了敲门,”有人吗?”

“这会不会是黑店啊?”小明响起新闻上经常报道的事情。

“不管是不是,这次都住定了。这么破败的屋子怎么可能有人住呢。我敲门只是礼貌。”小周不以为意。

过了一会儿,有人来开门了。老太探出半个脑袋,说:”这里免费住”声音就好比久坏未修的机器一样,令人嘈耳。

老太的脑袋看起来比正常人的小,脸上的皱纹跟粗糙的树皮一样,就好像随时要从脸上掉落。浑浊的眼睛里却带着一丝精明。

老太的样子把两人吓了一跳。小明提胆的问道:”您是这旅馆的老板吗?”

老太点头,把门打开,示意他们进去。

屋子不大,充斥着一股肉质腐烂的味道。诡异的是,这不像其他旅馆那样是一间一间小房间。这里的摆设就是一张张的床陈列在屋子里。

屋内点了一盏煤油灯,而且屋里还有三个男人,一个女人。看到还有其他人,小周和小明的心莫名的放松了下来。

小周本以为,这样破败的屋子,连取暖的机器都没有,应该会很冷,可万万没想到,屋里的温度刚刚好,不冷不热。

小周热情的跟其他人打招呼:”你们好啊!”

可是那几人瞥了一眼他,就接着刚才的沉默啃食。

“额…”小周有些下不了台,僵硬的干笑了两声。

“他们平时就是这样,在这里住上好几年了,时间久了你就会习惯的。”老太拨弄了一下油灯,坐在这屋子里唯一的桌子旁,缝着衣裳。

“住了好几年?!”小周和小明同时惊讶起来。可是那几人依旧没反应,不关心这个问题。

“是啊!好几年了,都没人来接他们回家。”老太不由得感慨一声,”这里平时没有人来,久了,人也变得跟哑巴似的,不会说话了。”

“小伙子,你们若是还想回家,晚上若是有人敲门,千万别开啊。”

小周和小明感觉莫名其妙,难道这里闹鬼?!小周看了看这漏风的房间,无论从哪个缝隙,鬼都能进来。

“你们两个随便找张空床睡觉吧。”

老太缝好了衣裳,便吹了油灯,和着衣服,躺在了桌子旁的板凳上睡了。

小周两人不得已找了床躺上,但怎么也睡不着,感觉这一切怪怪的。

而另外的三男一女,在老太吹了油灯后,也静静地睡了。

一切是那么安静,屋外狂风大作,乌云密布,一场大雨在酝酿。

可是屋里却静的可怕,小周眼睛到处瞧着这屋子,都能透过屋子的缝隙看见外面变天了。小周心想:完了,要下雨了,那这里还不得漏雨。

小周一下子坐起来,眼睛却瞥到窗子外面有黑影闪过,小周大喝:”谁?”

“咯咯咯~”笑声透过屋子的缝隙传进小周的耳朵,”你出来抓我啊~”

小周撩开身上的被子,便要去开门,被一双手按住了肩膀。

小周心跳到嗓子里了,这背后的人会是谁,他缓缓转头,”原来是你啊,呼~”

小明严肃的说:”别出去。”小周随着小明的目光看向其他正在安静睡觉几人。”他们都没被吵醒,你就这么出去,肯定会有危险的。他们在这这么久,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叩叩叩”一声声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越敲越快,越敲越快。

小周和小明看着那扇破旧的门,都在担心那人会不会强闯,那门实在太不结实,一脚就能踢开。

两人看了看其他人,敲门声那么响,他们居然也能睡的这么踏实,真是服了。

“我从门缝里看看是谁在敲门?”小周小声的说。

“我跟你一起去,同时也好把门抵住。”

小周点头,轻手轻脚的走到门边,从门缝里看去,外面并没有人,但敲门声却准确的移到了小周的耳边位置。听的小周心里突突的,耳朵十分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