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选听说这一带要盖房,顿时一惊,当天深夜,悄悄去了不远处林子后的沙滩,见四周没什么动静,拿起铲子刨起来。

这儿埋着一具尸体,名叫刘来。这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当时,他和刘来做生意,听说刘来带了三百万的一张银行卡,许选想占为己有,趁刘来不注意,将一种本地的巨毒桑树根蛇放在刘来床上,在刘来睡觉时,将他咬了一口。刘来中毒,顿时昏迷过去,不一会儿就断了气。但许选在刘来身上仅搜出一万多块钱,十分丧气,无奈只好将刘来葬在这儿。

一晃,两年过去。

如果这里要盖房,一旦发现这具骸骨,那就惨了,因此,他想把刘来的骸骨移走。

沙地很松软,很好掏,不一会儿就掏到了墓坑。许选一看,一屁股坐在地上。

墓坑中没有刘来的骸骨,竟然躺着个女人,月光下,一头披肩发,睁着大大的眼睛含情脉脉地望着他,正诡异地笑着。他呆坐在那儿,不见对方有什么动静,用手撑地准备站起来。就在这时,女尸突然一跳,猛地跃起来,扑进他的怀中。

他吓得险些晕过去。

女尸的脸贴在他脸上,感觉到很冷,很人。他浑身乱颤,胆战心惊地问道:”你是谁?我们无冤无仇的,你干嘛和我过不去啊。”可无论怎么哀求,女尸仍不离身,仍紧紧靠在他怀中。

好一会儿,他壮着胆子用手轻轻推开女尸,这才发现对方不是什么女尸,竟是个橡胶人,手上绑着两根线,线的一端又绑在沙地上的一根树枝上,做成一个机关。刚才自己爬起来时,一不小心撞动了那根树枝,引动机关,才出现女尸跳起来的情况。

他忙将橡胶人扔在地上。

他猜测,一定有人知道了自己的秘密,故意吓唬自己。可仔细想想又不可能,这事做得很秘密,警察都没查出来,其他人怎么会知道。

突然,他冷汗一冒,难道说当时刘来没死,此时来报仇。他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最近他总感觉有个人影跟着自己,可回头又没人,现在看来那个黑影不是刘来是谁?许选四周望望,压低声音喊道:”刘来,出来,我知道你来了。”

可是,四野沉沉的没有回音。

他想去林里看看,可那儿桑树根蛇到处出没,他最终没敢去,如果被桑树根蛇咬上一口,那就没救了。就在他矛盾纠结时,隐约听到那边传来响动声,忙循声追过去,到了那边,连个鬼影子也没看见。

无精打采地回到屋子,他隐隐感到屋内有些异样,不由地回过头四处观察,透过外面的路灯光,隐隐约约发现,一个人影静静地躲在窗帘后,一动不动如同鬼魅一般。他心里暗暗一惊,想起刚才那个没追上的人,一定是对方提前到了这里,钻入自己房内躲起来,想等自己回来后,突然袭击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他想到这儿,嘴角浮起一丝冷冷的笑,熄了灯,假装大步上楼,走了几步,又轻轻退回来,轻车熟路靠近窗户,匕首一闪狠狠刺了过去,手感告诉他,刺中了。他丝毫不停止,咬着牙齿一口气连刺了十几下,这才停下来。但是,异样的是,那人自始至终没有反抗,也没叫喊一声。

他带着好奇心飞快地打开灯,一把拉开窗帘。

窗帘后面站着个女人,身上一排刀眼,却没有一滴鲜血,正望着他含情脉脉地笑着,样子显得十分诡异,竟然是墓坑中那个橡胶人。他瞪大眼睛望着橡胶人,再也忍不住了,大叫一声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