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0年5月12日的晚上,皎洁的月光的照射大地,在一处群山围绕的山窝里,有个小村庄,村很小,一眼望过去也就二三十来户人家。此时已是凌晨,万籁俱寂,家家户户早已熄灯进入了梦乡。

而此时,位于东南方向的其中一家农户,却依旧灯火通明。

这户人家姓李,家中三代单传,一家子也就四个人,小儿子今年也就七八岁左右,家中唯一个老太太也快八十了,脸上皱纹密布,跟橘子皮似的,头发稀稀疏疏也没留下几根,吃喝拉撒都是在床上解决。

一家四口住在四合院小屋子里,老太太养了一只猫,这只猫是在一年前老太太外出时在一座坟山上捡回来的,那时候老大大身子骨还十分健康,可捡了这只猫回来后,骨头便开始萎缩下来,背也驼了,脚也走不了了。所有人都没有把老太太身子的突然变化跟这只猫联系在一起过,他们都以为,是老太太老了。

反正有了这只猫以后这家中就没见过耗子,平时也没见它怎么活动,在家中呆了一年还是认生,除了每天缩老太太屋子里,等闲人也见不得它面。

这天下了一场大暴雨,房子里进了不少的水,屋子里有了湿气,老大大受了凉一直咳嗽个不停,家里的人看老太太出气多进气少的,也着实着急,但也都明白,老太太坚持不了多久了。

一晚上家里的人都不敢关灯,一直守在老太太的床前,就怕突然有个什么意外,村里的人得到了消息,该来的不该来的全都来了。

坐了半宿,大家发现老太太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家里人给老太太换上寿衣寿服,抬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棺材放在在大堂中央。

天渐渐浮现出一丝鱼肚白,该准备的也都准备好了,就等老太太咽下最后一口气。可是连着两天,老太太气若游丝,滴水不进,颗米未食,但就是咽不下最后一口气,村民们都慌神了,连忙请来了见多识广的老村长,老村长看看老太太,试探着问:”李大姐,你是不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或是还有什么想见的人?”

老太太喉咙里格格作响,眼睛望着自己往常住的小屋,流下了浑浊的泪水。

老村长一见,心知老太太想见的东西就在这屋里,于是便站起来问道:”大柱,你妈住的屋子里是不是还有什么她放不下的东西?有没有跟你说过?”

李大柱与自己妻子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老村长的儿子把老村长拉到一边,小声的说道:”爸,刚刚我看到李大婶屋里有只大花猫,就您刚看到的那只。”

李大柱离得近,一听顿时就急了,赶紧上前道:”舅,我妈现在这样子,这玩意外甥我能放它出来么?”

老村长突然想起什么,面色大惊,一拍手道:”娘哎,这么重要的事差点给我忘了。大柱做的对,临死的人是不能见猫啊狗啊这些东西的,别说猫狗,耗子都不能见。”

村长儿子摸了摸脑袋,疑惑的问道:”爸,为啥不能见啊,要是李大婶放不下的就是那只猫怎么办?”

“哎!”老村长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古有种畜生截气的说法,就是说,人活一口气,气没了,命也没了。这气看不见摸不着,但百八十斤的活人,全靠体里这口气撑着,人要死了,气也就跑了。万一不巧正好猫狗路过,截了这口气,那就能成精了,吃人败家,不在话下。”

村长儿子张大了嘴巴,显然是被吓到了”爸,不会这么夸张吧!”

“比这夸张的你没见过,谁家要死人,得把家畜看好,不能靠近临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