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丽是一富家太太,总是高贵优雅,不愁吃喝,让人羡慕不已。

“曼丽真是好福气啊,住别墅,开豪车,夫妻两人相亲相爱的,羡煞旁人啊。”留香讨夸赞。

“哎呀,你这话说的,我还羡慕你呢,生了一个孝顺的好儿子。”曼丽也跟旁边的留香客气的说。

“今天反正没什么事,咱们姐妹出去逛街吧。”

两人提着大包小包出现在一条著名的富人区专街上。这条街上的任何首饰,上千的价格,衣服是几千至上万不等。也就只有富豪们才消费的起,但是这街口却有许多的乞丐。

乞丐们跪在街头,低着头,身前放着一个脏兮兮的钵。

曼丽路过时,眼神不屑的说:”这些乞丐真讨厌,浪费国家粮食,早死早超生,投个好人家不是更好?”

和曼丽一起逛街的留香则伸手投了一百块给跪在她面前小孩,脸上带着特有的母爱微笑。

曼丽有些不满,绕过乞丐就先走了前。

突然一个身穿白衣的女生从曼丽的旁边过去,因为曼丽买的东西太多,蹭到女生,女生手中的可乐就这么倒在了曼丽新买的衣服上,还有些溅在了曼丽穿的白色裙子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擦干净。”女生手忙脚乱的从身上拿出纸巾给她擦,但是却擦却脏,黑色的可乐已经印在了裙子上。

曼丽的双手握紧,显然怒气在极速的飙升,她用指甲捏住女生的手腕,”你知道我这衣服花了多少钱买的吗,好几万块就被你给毁了,你赔的起吗?”用力一推,女生倒地了。

女生握着已经发红的手腕,脸上露出一丝隐忍,低低的说:”对不起,多少钱,我一定赔。”

“五万!”曼丽低头,眼神傲慢的看着女生,像高高在上的天鹅一般,嘴角噙着冷笑。

女生微微张口,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把你的电话地址给我吧,我一定会尽快还你的。”

“好!”曼丽果真将电话地址说了出来,提着东西,蹬着高跟鞋走远了。

化妆品店,”曼丽,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留香有些不满。

“是她自己说赔的,这些衣服都是钱,我说五万还说便宜了呢。”曼丽不以为意,挑选着化妆品。

“她一看就知道是个穷学生,哪来那么多钱赔你。”

“既然没钱,那她敢撞我,想碰瓷讹我钱。”

留香一听这话,就知道曼丽这种小心眼是无药可救了。

晚上,曼丽对着老公享了鱼水之欢后,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梦中,她来到了一个黑不见底的地方,见到许多人在这里,背上背着一块比磨盘还大一倍的石头,在艰难的行走着。

曼丽很害怕,这是什么地方,那些人是谁?她又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当她正想开口问话的时候,背上突然被什么东西一压,腰都快断了。曼丽想直起身子,可是身上的那东西怎么也甩不掉。她艰难的转头一看,一块黑质的石头坐落在她的背部。

曼丽大喊:”救命啊,这是在哪啊?”

可是没有一个人回应她,甚至都不看一眼。那些人的眼神空洞麻木,似乎见惯了这种情景。

突然,曼丽感觉屁股一疼,一个黑影浮在空中,手中的藤鞭不断的无风挥舞,并且谁有一点点的偷懒,那黑影就会甩起鞭子轻轻的抽过去。

无论那人多远,那鞭子都能无限延长,看起来黑影好像没使什么劲儿,但是这一打下来却是钻心的疼。

曼丽又被抽了一鞭,她痛叫。自从加入豪门,就没受过这种委屈。曼丽的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一颗颗的从脸上滚落。

可是黑影却无动于衷,冰冷的说:”走!”

曼丽在这些人中没有看到自己认识的,没有手机求救,不得已,只好一步步的缓慢前行。

没多久,曼丽的体力不支了,停下了脚步休息。可结果一鞭挥下,曼丽人仰马翻,”啊!”

天已经大亮了,曼丽擦着额头的冷汗,这个梦实在太真实了。她起身喝水,感觉全身虚脱了般软弱无力,她撩开衣袖,身上竟有鞭打的伤痕,她不禁寒毛竖起。

自从静茹上次不小心将可乐倒在了曼丽的身上,她就努力的做兼职,那五万对她来说是天文数字。

日子这么慢慢的过着,静茹依旧在努力攒钱,而曼丽依旧傲慢,对于低她一等的人,她从来没有好脸色给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