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门环

夜风吹过种满向日葵的山坡,发出亡灵私语般的”窸窣”声。

叔公确定了墓位,开始挖盗洞。

我坐在地上,拽过一朵向日葵想要找瓜子嗑,嘴里不忘抱怨:”叔公,你看人家小说里的盗墓贼多风光,咱们怎么这么苦啊?”

叔公的声音从盗洞里传来:”少废话,还不过来帮忙!找到膳童之匣的话,咱们就发财了!”

我刚想问”膳童之匣”是什么,突然觉得手里的向日葵不对劲儿。我举起向日葵借着月光一看,见花盘上本该长瓜子的地方居然全都是牙齿,而且像是人牙。突然,向日葵像是活了一样合拢起来,把我的胳膊包裹在里面,接着那些牙齿开始了疯狂的咀嚼。

我疼得惨叫起来,叔公听到叫声退出盗洞,拔出匕首朝向日葵刺去。这鬼东西似乎有知觉,松开我扑到了叔公的脸上。叔公的脸被捂着发不出声音,痛苦地把匕首递给了我。

我接过匕首猛割,这鬼东西终于抽搐一下,掉落在了地上。

叔公的脸已经鲜血淋漓,可是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的身后,似乎看到了更加可怕的东西。我回过头,老天,整片山坡的向日葵竟然都如食人花般蠢蠢欲动。

叔公猛地一推我,喊道:”别愣着,进盗洞!”

我顺着盗洞滚到尽头,捡起叔公扔下的铲子拼命地往前挖了起来。没曾想前面不远处是一个陷坑,我收势不及,滚了进去。我一路跌跌撞撞,也不知落到多深的地方,停在了墓门前。

墓门是两块刻有诡异花纹的黑玉,上面各有一个满是锈迹的兽头门环。很快,叔公也摔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身上。他满身是血,但都是皮肉伤,并无大碍。

叔公落地后瞅了一眼墓门,颤声说:”老天爷,真是见鬼了!”

我一怔,随即明白了叔公的意思:谁家墓门上会有门环,难道是等人敲门拜访?

我试着敲了一下,墓门居然”嘎吱”一声开了,一阵刺骨的阴风从里面吹来。

藤室

墓门里面一片漆黑,叔公拿出两个火折子一照,居然没看到边际。我在前面探路,往左走了三十多米才碰到墙壁,也就是说这间墓室居然有六十多米宽(墓门一般都会开在中间)。墨黑色的墙壁上画着许多诡异的壁画,似乎是各种畸形的胎儿。我看得直恶心,忙转移了视线。

叔公解释道:”这就是膳童。在很多电影里,贵族们担心饮食中有毒,用膳前会用银针来试。但事实上,多数毒药并不能和银针反应,所以这种方法并不可靠,后来很多贵族便用动物或者奴隶来试膳。但是,食物中如果被下的是慢性毒药,一时不会毒发,还是不行。于是,有些贵族巫师就想到了一个方法……”

我听懂了,接过了叔公的话:”用婴儿?用膳前把食物喂给婴儿,就能试出任何毒药。因为婴儿最为娇嫩,慢性毒药对婴儿也是致命的。叔公,被用来试膳的婴儿就是’膳童’,对不对?”

奇怪的是,叔公并没有回应。

我再问一遍,还是没声响。

我立刻有了种不祥的预感。突然,后面有人碰了我一下。

我急忙回过头,差点儿与一张诡笑的脸贴在一起。我心中一悸,然后才意识到那是叔公的脸。我伸手推向他,说:”别为老不尊了,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可是我推了个空,然后叔公的脸就晃了起来。

我忙把火折子靠近,这才发现他的头被从墓室顶上垂下来的藤蔓吊着,身体已经不见了。一定是藤蔓伸下来抓住他的头发,将他吊起后割掉了头颅,然后又有什么东西拖走了他的身体。

人不会有这么快的速度,一定是鬼。

我一慌,火折子掉了,墓室重归黑暗。头顶传来细碎的声音,我知道那是藤蔓来抓我的头发了。我点亮另一把火折子,朝上面乱挥着匕首。这时,一根藤蔓闪电般伸过来把匕首卷了去。但是我的火折子也碰到了它,这玩意儿十分易燃,顿时燃烧起来,挣扎了几下便将匕首远远地抛了出去。其它藤蔓怕惹火上身,纷纷躲开它,任它一直烧上去。

顿时,火光照亮了整间墓室。

墓室的高度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上面十几米高的空间里垂着无数的藤蔓,几乎每一根上都挂着一颗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