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复活

看着纪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蒋晨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直到纪冰怒气冲冲地拿走了自己所有的衣物,蒋晨才意识到:纪冰真的没有死!

可是怎么可能,他昨天晚上亲手杀了纪冰,并且埋了她。那,那现在是怎么回事?蒋晨想了很多,但怎么也猜不透这个谜,纪冰到底是怎么死而复生的。

天快亮的时候,他睡了一会儿,七点钟带着隐隐作痛的脑袋去上班。

中午,蒋晨去公司下面的小面馆要了一份拉面,面条吃在嘴里就像麻绳一样无味,他两眼无神,思绪一直停留在昨晚的那一幕。

一个脏兮兮的老头坐在他对面,蒋晨厌恶地皱了皱眉头,准备换个座位,老头伸出肮脏的手一把按住他的手腕”:她回来了,是不是?”

蒋晨心中一震,压低声音:”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什么都知道,你知道她为什么回来吗?”老头笑的样子特别猥琐,”是我帮你的。”

“你、你帮我的?等等,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在她脑袋后面扎了一根钉子,不信你可以去检查一下,呶,就是这根。”老头在身上摸了摸,掏出一根锈迹斑斑的铁钉搁在桌上,看不出什么奇怪的地方。

蒋晨不肯相信,但老头说得煞有介事,加上他已经亲眼看见纪冰活过来,由不得他不信,这老头恐怕是什么江湖异人,昨天恰好碰见他埋尸,这样就能说得过去了。

“她会一直活着吗?”蒋晨问。”只能续命一天,不过你懂的,今天死和明天死,差别很大,我是不是帮了你一个大忙?”老头用充满暗示性的语调说,表情猥琐至极。

蒋晨懂他的意思:”你要什么报酬?钱吗?”

老头高深莫测地凑过来,低声道:”把你的心给我!”

蒋晨猛的站起来,不小心把桌上的面碗打翻了,不少食客往这边看,老头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蒋晨知道,他既然有本事让死人复生,取人心脏也肯定不在话下。

他胆战心惊地坐下:”老先生,这东西给了你我不是死了?换个别的吧。”

“别的我还真不缺,我给你三天时间,我每天中午在这里等你,想通了的话就来找我;想不通也不要紧,我自己拿,到时候我取的可就不止这一样了。”

老头站起来:”年轻人,可不能干翻脸不认人的事,得人恩果千年记,对了,帮我把面钱结喽。”

二、再次死亡

纪冰又死了,晚上十一点,死在自己的床上,距离蒋晨杀死她正好二十四小时。

法医断定是暴毙身亡,可是却在她脑后发现了一根铁钉,深深地扎进她的颅脑。不管面对警方多少质问,总之蒋晨清清白白,纪冰的死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老头说得很对,差一天就是天壤之别,接下来他必须”报恩”了。

三天后的中午,蒋晨来到那家面馆,老头还坐在上次的位置上,正在喝一碗面汤。

“想通了?”老头头也不抬地问。”嗯。”

“那我们走吧。”

蒋晨跟着老头穿过一道道阴暗的小巷,麻木地迈开双腿,他不是想通了,是认命了,好死不如赖活,接受老头不公平的交易,总好过服刑枪毙。

来到一扇木门前,老头推开门,这扇门居然没锁。屋子里很阴暗,杂七杂八地堆了不少破烂,淡淡的檀香味也掩盖不了老人身上的那种体臭,正对门是一张条桌,上面供着一尊面目狰狞的神像。

这老头到底是蛊术师还是关亡人,蒋晨没心情问,他只想做完交换后马上离开,永远不再见到他。

“别慌,你这样一时糊涂的年轻人我见多了,年轻人不要那么冲动,退一步海阔天空。”老头拧开一个瓶子,往搪瓷缸里倒了一点液体,有一股药酒的味道。

“你快点吧,我还有事。”蒋晨有点不耐烦,觉得他的说教虚伪到了极点。老头”嘿嘿”一笑,把搪瓷缸推过来”:喝掉。”

蒋晨犹豫了一下,一咬牙将药酒灌进肚里,下一秒他感觉天旋地转,醒过来的时候,他躺在一张床上,赤裸着胸脯,他用手一摸,并没有伤口,但明显能感觉到心跳很缓慢,很无力,连呼吸都有点困难。

“我还能活多久?”

一旁的老头笑而不语,估计还沉浸在换了一颗年轻心脏后的美好感受中。

蒋晨爬起来,眼前一阵阵晕眩,他穿好衣服,像醉酒似的摸到门,准备逃离这里,老头说:”小伙子,我感觉我们有缘,一定会再见面的。”

听见这句话,蒋晨像见了鬼似的跑出去,一口气跑到巷口,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起来,他知道自己所剩的时日不多了。

–都市恐怖之锁魂钉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