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执

林小渊提前放了暑假,就到H城找自己的高中同学郑涛玩。本来约好,郑涛会到火车站接他,但当他下了火车,却接到了郑涛的电话。对方抱歉地说临时有事,抽不出身来接他了。

林小渊并不在意,按照郑涛在电话里的指示,坐上了赶往郑涛就读的大学的公交车。车上人非常多,林小渊在拥挤的人群中站着,觉得自己的腰都要被挤细了。他正感到郁闷,突然感觉到有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衣兜里。

林小渊努力地低头一看,只见一只特别苍白的手飞快地从自己的衣兜里抽了出去。好在因为他发现得及时,那只手并没有拿出他什么东西。

可惜的是,林小渊只看到了那只手,没能根据那只手找出它的主人。尽管没有被偷走东西,林小渊还是觉得一阵心慌。当他把手伸进衣兜里检查时,赫然发现自己的衣兜不但没有少什么,反而多了一样东西。

林小渊下意识地把那个东西拿了出来。他还没来得及看看是什么,手却突然被人抓住了。

“小偷!”一个尖厉的声音顿时叫了起来。

林小渊瞬间涨红了脸,大声驳斥:”我不是小偷,这是刚刚有人塞进我兜里的。”喊完这句话,他才看清喊自己小偷的人,那是一个戴着厚厚近视镜的同龄男生。

“撒谎!东西就在你手里,你还不承认?”那个男生根本不听林小渊的解释,认定他就是小偷。

拥挤的众人也都站到眼镜男生那一边,喷着唾沫指责林小渊。

林小渊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气得大脑一片空白,大喊着要报警。这时公交车却停了下来,车上众人在嘲笑、指责中,像清理垃圾一样把他从车上赶了下来。

林小渊肺都要气炸了,立刻给郑涛打了电话,没好气地在电话里喊道:”赶快来接我!”

半个小时后,郑涛打车来接林小渊。在郑涛的百般安抚下,林小渊用了好久才平息了愤怒。

这时,郑涛忽然神秘兮兮地凑上来说:”你还记得冤枉你那个小子的样子吗?只要你能画出他的样子来,我就能帮你报复他。”

林小渊根本不信,郑涛却信誓旦旦。为了让林小渊相信,郑涛捧出来一个又脏又旧的木盒子,当着林小渊的面打开了。

林小渊看了一眼盒子里的东西,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盒子里竟然放着一颗血淋淋、似乎刚刚从人身上砍下来的头颅。更可怕的是,那颗人头竟然属于正笑眯眯看着林小渊的郑涛。

依附之鬼

因为郑涛就读的大学查寝很严,禁止校外人员留宿,所以郑涛安排林小渊入住的是学校附近的一家小旅店。此刻,二人正坐在旅店的房间里。

看到那血淋淋的人头,再看对面微笑着的郑涛,林小渊感觉世界变得都不真实了。

林小渊惊叫一声,推开郑涛就想跑。郑涛牢牢地抓住他的肩膀,硬生生地把他按坐在了床上。

“别怕,我不是鬼。”

“那、那这是怎么一回事?”

“人头是鬼,虽然它长着我的样子,但不是我。”郑涛解释道,”实话告诉你,你是第一个看到我这颗人头的人。大概一个月前的一天晚上,我遇到了一个鬼。那个鬼说,因为我喜欢在网络上和别人对骂,所以吸引了它,要和我做一笔交易。它说,只要我每天晚上到微博、贴吧等地方揪住一个人对骂,它就能依附于我,帮我做事。开始我当然不信,也很害怕。但有一天我特别想收拾一个家伙,就试了试,没想到它真的帮我把那个家伙收拾了一顿。从那以后,我就和它达成了协议:我每天随便找人吵架,它就越来越依附于我,现在已经到了我要它做什么它就做什么的地步了。”

林小渊虽然压制住了心里的恐惧,但还是有些不舒服:”你这样随便骂人,不好吧?”

“都是些陌生人,骂完就忘了,能有什么事?”郑涛不以为然地说,”说吧,你能不能把冤枉你那小子的样子画出来?”

“差不多。”林小渊说完,犹犹豫豫地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子,回忆着画出了眼镜男生的样子。

“OK。”郑涛收好那幅画,说,”光听我说你未必能信,等我的好消息吧,我一定要让那小子为冤枉我的朋友付出代价!”

之后,两个人又聊了一段时间,郑涛就回学校了。

林小渊一个人躺在旅店的房间里,心里七上八下,过了好久才睡着。

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突然,一阵冷飕飕的风吹醒了林小渊。他睁眼一看,发现房间的窗子打开了。

林小渊按亮灯,下床去关窗,结果却脚下一滑,摔倒在了地上。

他的手不知道按到了什么,黏黏糊糊的,触感很不好。林小渊皱着眉头一看,见自己按到的正是滑倒自己的东西,那是一块软绵绵、黄色的东西,看不出是什么,但是很恶心。

林小渊懊恼地爬起来,正想擦手,忽然看到那黄色的东西竟然在房间里还有很多:地板上、桌椅上、窗台上,甚至床上,都散落着那东西。

林小渊被恶心得要吐了,就在他打算去找服务员的时候,一块黄色的东西竟然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林小渊气急败坏地把那东西从头上抹下来,正要甩掉,突然看到粘在手上的黄色东西上,赫然埋着一副眼镜。而已经碎裂的镜片后,一颗惨白惨白的眼珠正圆滚滚地瞪着他。

林小渊”嗷”地怪叫一声,再次跌坐在地。

这时,林小渊终于知道那黄色的东西是什么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放在自己床脚的盆。那个盆里盛着一种黄色的黏液,黏液里泡着一块块正在溶解的肉和一根根正在销蚀的白骨。从还保持着原样的一部分骨肉里,林小渊完全可以分辨出,盆里的骨肉来自于人体。

而在那个盆边,一个瘦骨嶙峋、全身黑色的人赤裸地蹲着,正用一个勺子舀着盆里已经溶解的部分,胡乱地泼到房间里的各个地方。见林小渊看它,它对着林小渊”嘻嘻”地笑了起来,没有眼睑的眼睛里流出猩红的血,一直流到牙齿残缺不全的嘴里。

林小渊瞬间想到了郑涛说的话,惊得连尖叫都发不出来。

–中篇鬼故事:提头来见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