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娜

我叫莉娜,我是一個盲女。在我30岁之前,我不了解很多事情,比如女人在分娩时的疼痛,比如女人在失去丈夫时的悲伤,而这一切都在我30岁那年发生了。

我是在去年夏天跟我丈夫陈仁认识的。那個时候,我是某盲人按摩会所里的员工,而陈仁则是在业界小有名气的古董商。本来按照我们俩的身份地位,我是不可能跟陈仁在一起的,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陈仁第三次光顾我们的会所时,竟然提出了要跟我交往的请求。

我们的交往很顺利,两個月后就结婚了。更让我开心的是,陈仁似乎一点儿都不介意我是一個盲女。他对我很好,而且好像很迷恋我。结婚一個月后,我就怀上了宝宝。

之后的日子里,陈仁开始忙于他的生意,常常连续几天不回家。不过我从不怪陈仁,我觉得男人以事业为重是天经地义的,而且他还特意给我请了一個保姆。

在保姆安姐的细心照顾下,整個孕期我都过得非常舒适,而就在快到分娩期时,我却突然得知了一個噩耗–安姐死了。

不得不承认,安姐的死让我有些震惊,听说她就死在家里,被人用剪刀剪开了肚皮。

幸好,我家对面有個热情的邻居阿雅。在没有了安姐的这些天里,我的日常生活几乎都是阿雅照顾的。当时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等陈仁回来之后,一定要让他好好谢谢阿雅。

后来,我顺利地生下了宝宝。虽然过程让我觉得有点儿难熬,不过在听到宝宝的第一声啼哭时,我还是觉得一切都值了。

听阿雅说宝宝很可爱,可阿雅却从不让我碰宝宝。我知道阿雅得了一种怪病,这辈子都不能生小孩。她一年前曾领养过一個一岁大的小孩,不过后来那小孩无缘无故失踪了。我觉得自己能理解阿雅喜欢孩子的心情,所以我决定让出几天时间,让阿雅感受一下身为母亲的感觉。我把自己的睡衣拿给阿雅穿,甚至把卧房也让给阿雅跟宝宝,而我自己则搬到了客房。我又给陈仁打了個电话,他说马上就能忙完手头上的事回家陪我跟宝宝了。

就在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进行时……

某天早上,我听到陈仁开门的声音,我马上穿好衣服,连头发都没整理就走出了房间。

还没等我开口,我就听到了陈仁的一声惊呼,接着我听到了宝宝的哭声。

“它……它是……”陈仁结结巴巴地说道。

“他是我们的孩子呀!”

“啊!”这是陈仁留在这個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因为喊完这個”啊”后,他就跳楼了。

阿雅

我叫阿雅,我一直觉得自己是这個世界上最悲惨的人。我是個女人,可是我却不能生孩子!有谁能理解我想做母亲的心呢?我变成了人们口中的怪人,因为从我的房间里时常传出小孩的哭声。那是我从网上下载的。我还常常抱着一個布娃娃嘘寒问暖。

终于有一天,老天爷似乎被我感动了,我早上开门的时候,发现家门口躺着一個小男孩。他看上去也就一岁大,可爱极了。我当时就跟捡到了什么宝贝一样地将那個小孩抱回了家。我终于有自己的小孩了,我终于可以当妈妈了。说实话,跟那個小男孩相处的几天,是我这辈子过得最开心的日子。

可好景不长,就在某天早上,我跟往常一样一醒来就去跟孩子打招呼的时候,却发现摇篮里的孩子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我发疯一样地在家里翻箱倒柜,可哪里都没有孩子的踪迹。我又去问旁边的邻居,他们只是一個劲儿地摇头,然后说:”真可怜,又发神经了,哪儿来的孩子?真是想孩子想疯了。”

大家一致认同我发疯了,连我自己都相信自己真的疯了。.我又开始买很多的布娃娃回来,可它们根本没有那個小男孩可爱,它们不会说话,甚至都不会哭。所以我常常一边播放着孩子的哭声,一边愤怒地用剪刀将它们的肚皮剪开,就像后来我剪开安姐的肚皮那样。

我是非杀安姐不可的,她是那瞎女人的保姆。不杀了她,我根本没有理由接近那個瞎女人。我要接近那個瞎女人,我要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我只能剪开安姐的肚子。

那瞎女人还算识相,生下宝宝后一直让我带宝宝,甚至为了方便我带宝宝,还将她自己的卧室让给了我。对那個宝宝,我是喜欢到了极点。为了能真正拥有他,几天后,我终于下定决心要杀了那瞎女人。

那天晚上,我哄宝宝睡着后,悄悄地起床,然后到厨房拿了把剪刀。可能是在家里剪惯了那些娃娃的肚皮,我喜欢用剪开肚皮的方式将人杀死。

客厅里很黑,虽然要杀的是一個瞎子,但我还是做贼心虚地不敢开灯。我来到客房,就在我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感到头部一痛,接着就昏了过去。

当我被自己腹部的剧痛疼醒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绳子绑了起来,嘴里被塞了块尿布,发不出一点儿声音。而在台灯那微弱的灯光下,我看到安姐正拿着那把我用来剪开她肚子的剪刀在剪我的肚子!

–灵异鬼故事之诡猫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