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轻轻的合上手中书本,口中喃喃自语道:”白素贞啊白素贞,真是个好名字,从今以后,我就叫白淼淼吧!”

夜色已深,万籁俱寂,书房内早已没了女子的身影,书桌上则是安静的躺着一本线装古书,那老旧发黄的书皮上”《意妖传》三个古体字格外醒目,而在书下压着的却是一张惨白的蛇蜕!

雨淅淅沥沥下着,西湖的水面上没了往日的热闹,偶尔有驶过的小船上也是一对对追求雨中浪漫的情侣。在所有船只中有一条特别引人注意,在它的船头,站着一位高瘦的白裙女子,她手中拿着做工极佳的油纸伞,那伞微微旋转着,雨水如珍珠四下飞溅,还在伞的上方行成一团水雾,这便显得有些飘渺。船在湖上时急时缓,飘忽不定的风吹起她的白裙,一段如藕段般白皙的小腿露出来,霎时间收获了过往船只中的目光,只是想一睹主人风采的时候,却发现她的上半身被那把伞半遮着,露出的只有那又长又黑又亮的发丝末端。但是从那段惊艳一现的小腿就足可以想象那伞下的面容该是如何娇好,甚至于绝艳!

“快看,有人要跳湖啦!”

声音打破了此时的美好,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人影已经跃入西湖水中,随着人们的惊呼,看热闹的越来越多,可是却没有一个下水救人的。船头的女子也转过头,她的超过常人的眼力让她看清那个落水的是一个俊俏的男子。她本想转过头去置之不理,可是,就在那一瞬间,她从那个男子眼里看到了一种决绝。

心中一转念间,她已经跃入水中。人们并没有注意,在水中她的速度如何快,否则定是要觉察其中必有蹊跷。

当她的手触到他的身体的时候,求生的本能让男子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身体。有那么一瞬她皱起眉头,不过她还是抓住男子把他拖上了岸边。

“为什么要救我?”男子虚弱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人类,不是都会害怕死亡的吗?”她下意识的回答。

男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对方言语中的怪异,苦笑着说道:”生命没了炙热的爱情,就好像沃土变成了沙漠,除了顽强的生存还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她迟疑了一下,不明白爱情是什么,这时候她突然想起了白素贞和许仙,或许那就是爱情,为了许仙白素贞盗仙草更是水漫金山,这难道就是白素贞心中的沃土吗?她觉得很无趣,有什么会比活着还幸福还重要呢?她突然觉得这次救人显得毫无意义了。

“你叫什么名字?”她正想走开,却不料男子突然拉住她的小手,竟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从手心传到她的心脏和后脑,她浑身一颤,赶紧脱离,后退了好几步,然后赶紧转身。

“白淼淼。”冷冰冰的声音从她口中说出。

男子咀嚼着这个名字,却没注意女子转身的刹那,隐藏在那一头飘逸黑发里亮起的两点碧悠。

“许诺,我的名字!”男子对着白淼淼远去的背影喊道……

行走在西湖边的小巷里,白淼淼手中早已没了那把油纸伞,可是,她身上却没有一点被雨淋过的迹象。

“哟,小姑娘一个人来这里玩啊,要不要哥哥们陪你四处走走啊?”三个带着邪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在前面有一辆摩托车突然打开大灯,改装过的大灯晃的眼睛生疼。很显然这几个人是不怀好意的,只不过白淼淼心中并不害怕,虽然她表面做出了害怕怯懦的表情……

五分钟后,小巷里一辆摩托仓皇奔出,不一会一个白衣女子也慢慢走出,她身上依然是一身雪白,嘴角还有未收敛的浅笑。微风中她的发丝盈盈飞舞,她的后脑处两点碧悠慢慢减弱直至消失不见。

就在此刻,天地突然出现了一丝迟滞,风雨骤停,时间如定格般,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就恢复如常,但是白淼淼的浅笑却僵在了脸上,她缓缓抬起头看到有一团乌云正在聚结,其中隐现的电光让她无法控制的颤抖起来,那里正有恐怖的力量警告威胁着她!各类精彩故事,请搜索鬼~大~爷网站!

“西湖的水,我的泪……”一个严重走调并且带着哭腔的声音从一边的巷子里传出,一个满身酒气的男子摇晃着走近了白淼淼。,对方似乎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他抬起头,眯缝着眼看了一会,突然指天大骂道:”善恶不分,好坏不分,你还有脸霹雷啊?”

男子骂完醉倒在白淼淼脚前,而同时天地骤亮,一道闪电自上而下朝着白淼淼的方向而来,白淼淼恐惧的闭上眼等待自己无法逃脱的命运。只是身前三米处的巷口,传来的轰隆声让她睁开了眼,看到眼前情景,她不由得浑身虚脱无力坐倒在地,身上不知是虚汗还是那冰冷的雨水。

休息了一小会,白淼淼耳边传来一阵阵呼噜声,她扭头看去,正是刚才的男子,仔细一看才认出这不就是白天自己所救的许诺吗?再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抬头再看看早已散去的雷云,脸上露出个怪异的表情来。

–都市怪谈之蛇女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