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爷

听闻三爷金盆洗手回了老家守陵,我和铁头买了点儿东西,便匆匆赶去找他。

三爷是出了名的天眼神通,山里的墓,不管埋多深,只要他往山上一走,就可指出大体位置。

有传言说,三爷以前是没有眼睛的,他的眼睛是借来的。说到借,这次我俩来找他,便是想借我和他沾亲带故的关系,让他给我指条财路,借条墓道走一遭。

齐家的祖陵,不建在山上,而是建在祖宅里。来之前,我联系了住在本村的远房亲戚齐扬,让他给我们引路。

祖宅在村子中央,齐扬带我和铁头往小巷里绕。小巷里湿气很重,两旁的土坯房多处已坍塌,早已无人居住。

铁头那体型正好把路给堵了,我和齐扬先走一步,看着四周的景况,我不禁怀疑,三爷真会把自己委屈在这种地方?

刚走到岔路口,前面突然有口黑色的小棺材在地上飞快地移动,我不敢相信,忙揉了揉眼睛。再看,那棺材已经不见了,但地上还留有它经过时留下的血迹。

“咳咳!”..

里面突然传来三爷那熟悉的咳嗽声,我松了口气,快步走了过去。

“三爷!”我远远地喊了他一声,他一动不动,想必是早已察觉到我们的到来。我正要走过去,齐扬却一把拽住我:”三爷不对劲儿。”

“怎么?”我疑惑地问。

“屋里有东西,拽着三爷的背呢。”

听他此言,我一惊,看过去,屋里确实有一条棕色的长毛搭在三爷腰上,我正想说那不就是一条毯子嘛。

三爷在这时转过了头,我看到了他的脸,冷不防被吓了一跳:”三爷,你的眼睛!”

三爷的眼眶凹陷,上面就附了层薄薄的皮,他的眼珠不见了。听到我的喊声,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

“咋了,老齐?”闻声赶来的铁头推开了我,我瞥了他一眼,再回过头来,三爷却不见了踪影,刚才他坐着的地方,留了一摊血迹。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想起刚才那口小棺材,不见后也是留了一摊血迹。

“自从三爷来这里守陵,我还没见过他本人。”齐扬的话给我心中的疑惑又加了一笔。

我站在那儿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忙追上进屋的铁头和齐扬。

院子里长满了荒草,内堂里一片昏暗,阴湿的空气里还夹杂着一股腐土的气味儿。

陵墓就在后堂,我猜测三爷是去了那里。越往里走,我的心就越发忐忑,总感觉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要发生。

“砰砰!砰砰!”

我们刚走到后堂,那陵墓便传来敲击声,我们忙跑进去。

陵墓前部分是个石室,里面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磕磕绊绊,我好不容易摸到了开关。石室内摆放得很寻常,是间普通的起居室,但在正中央却放了一口棺材,棺材很干净。

我刚把视线移到别处,那”砰砰”的敲击声又传来,是从这棺材里传出来的。

“三爷?”我疑惑地喊了一声,那棺材里的敲击声停顿了一秒,随即敲击得更猛烈了。似乎在告诉我们,里面的就是三爷。

食人棺

回想起刚才在小巷里遇见的棺材,三爷那没眼珠的眼睛和诡异的笑,我一阵不寒而栗。

“有棺不开非行家!”铁头看见棺材就手痒,说罢便要上前开棺。

我拦住了他:”别急,弄清楚再说。”

“干等也不是办法。”齐扬看了看我说道。我只好点点头,他对这里的情况,怎么着也比我和铁头熟,他小心地走上前,手刚碰着棺材盖,里面的声音就没了。

短暂的寂静过后,那棺材突然自己打开了一条缝儿,我们都没反应过来,那棺材里竟伸出条血色的舌头,一下缠住了齐扬的手。齐扬忙后退,那舌头一收紧,齐扬就像张纸片一样给吸了进去。

随即,那棺材蠕动起来,我惊恐地后退,猛然发现,那棺材侧面竟是张人脸,此时正津津有味地咀嚼着。血水从它嘴里流出来,见我正盯着它,它竟”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齐扬!”我怒吼了一声,铁头比我更快一步,上前就朝着棺材猛踢。

但我们都错估了它的危险性,那紧闭的棺材盖子突然又裂开条缝儿,这次伸出了三条舌头,将铁头也扯了进去。

我看得目瞪口呆,铁头那体型,这棺材根本就不够装他的。刚才那一瞬,铁头就像张纸片一样,硬是从棺材的那条缝隙中间挤了进去,我连伸手抓他的时间都没有。

那棺材周身缝隙里挤出更多的血迹,棺身晃动加剧,我愤怒到了极点。生死兄弟眨眼间就没了,但我又不能贸然冲上去。

我四下找可以敲击棺材的工具,就在这时,棺材突然加剧晃动起来。随着一声撕裂声,那棺材盖与棺身分离,它们中间竟连着血肉,铁头满身血肉模糊,嘴里还咬着根长长的舌头。

他拿着匕首在棺材里一阵乱捅,直到棺材不再晃动,他才从里面爬出来。

“啊呸!这鬼玩意儿,还想吃你爷爷,待会爷把你小炒下酒!”铁头仍是生龙活虎,我不由松了口气,忙上前扶他。

往那鬼棺材里一看,它的内部竟如同一个人的躯体一样,里面还有各种器官。那颗拳头大小的心脏还在跳动,但齐扬已经没了痕迹。

我不禁疑惑,铁头被吸进去的时间和齐扬相隔不过几秒,铁头也在里面呆过一会儿,但却没那么快就消失。

“这可不是棺材成精了,而是有人将人的身体与棺材连在了一起,弄出了这个东西。你说是不是三爷弄的?”铁头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也是一愣,这种东西,三爷弄出来有什么用?

我和铁头退到一旁,将他身后的东西处理掉,我不时看向棺材,但并没有奇迹发生。齐扬消失得太奇怪了,据铁头说,他被吸进去时,里面就什么都没了。这食人棺想要吃掉齐扬,时间上不允许,但我们也找不到其他能证明齐扬没被吃掉的证据。往好的一方面考虑,齐扬可能没死。

那棺材里的血腥味熏得我受不了,铁头喘了口气,又走到棺材那里。那颗心竟然还在跳动,铁头又一次连捅了好几刀,可那心上的伤口,总能在短时间内愈合。

–盗墓鬼故事之墓途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