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伊

精神科102病房。

我装作熟睡的样子,微微闭着眼。我能感觉这个护士走到我的床边,查看了一下病历,或许还换了一瓶吊瓶。她很敬业,或许还对我微微一笑。

我能感觉她转过了身。

我睁开眼,她的后背离我一步远。我猛地从床上爬起,她转过身,天真的眼光有一丝恐惧,或许是惊异。

没有片刻的犹豫,我抓住了她的手,顺势下了床,右手快速从枕头底下抽出一块镜子碎片,最后停在了离她脖子两厘米的地方。

“啊!救……”她吓得大叫起来。我只好捂住她的嘴。

“别叫!我不会伤害你!”我凑近她的耳朵,感觉到了她急促的呼吸。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要逃出去!”

我押着她走到门边。人好多,就像田野里的花朵。我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人了。

突然,走廊尽头的两个警察扔掉了烟头,大声吼着,并且快速朝这边跑了过来。

我拿着镜子碎片的右手紧张了起来,我只能快速推着她,向走廊另一边走去。

人们终于注意到了我的存在,赶紧让开,但是,就几十秒的工夫,两个警察跑了过来,一前一后堵住了去路。

“别过来,我会杀了她的!”他们先前还惺忪的眼,此刻却透露着前所未有的紧张,手中握着的电棍直直地对着我发抖。

“好!陈家伊,别伤害她!”

人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紧张,以至于并没有发现自己声音的颤抖:”我的衣服、手机!快!给我!”

不一会儿,一个警察拿来了我的衣物和手机。

“给她!”我示意他把手机交到这位护士的手上。

“让开!”我大声吼着。人群乖乖让出了一条路。

我押着她走出了走廊。

阳光、草香、空气中弥漫的自由。

我安静地享受了两秒。

“你们别过来!”

两名警察站在那里,还有一大群围观的人。

我在护士的耳边说:”快点儿走!马上就放了你。”她的呼吸经过了这几分钟,已经渐渐平稳。我看见她给了我一个乞求的眼神。

我押着她快速向前跑着,跑出了医院大门。

马路上熙熙攘攘,有熟悉的汽油味道。

我卡着她的脖子,招了一辆出租车。我想,这个时候,那两个警察肯定正在追来。

我抢走了她手上的东西,往车内一扔,然后紧张地蹿上了车。

关上车门,就像与一个世纪的长眠隔绝。

我看见那位护士踉跄着往回跑,两个警察气喘吁吁地跑到她的跟前。再向上看看,大楼上方写着:德爱精神专科医院。

“小姐,去哪儿?”

“师傅,先上四环!”

出租车发动,窗外景物倒退,警鸣声越来越近,又越来越远。大小车辆吐着闷气,空调呼呼运转,司机打开的交通频道中,富有磁性的声音正在介绍着路况。

熟悉又陌生的世界。我终于逃了出来!

我脱下病服,换上自己的衣物,借着手机屏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司机不时透过后视镜偷偷看我。

“看什么看!”

“不是!小姐,我看见你的手上有很多血印啊!”

于是我举起左手手腕,不由吃了一惊,上面果然有一条一条脱了痂的血印。”没事,没事的!”我对他说。

上了四环,我便让他把车开到了学校。

几个月不见,有一种久违的感动。

11月的南方。

微风、微凉、滚热的泪珠。

我朝宿舍区走去,终于来到了璐山南路,可是,眼前却只有一个湖。

变得阴郁的天空,虽然没有太阳,但我可以判断,已经接近中午。

–医院灵异鬼故事:精神科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