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都烧烤城里,靠窗的一张餐桌的四周,围坐着一群年轻人。今天是霍少铭的生日,哥几个都笼罩在一片欢快的气氛之中。一米阳光穿过窗玻璃,扑在了这些充满朝气蓬勃的脸上,同时也为户外凛冽的气候,带来了一丝温暖。

霍少铭和黄小芹,都是热爱音乐的文艺青年。他们可以说是这座城市里许多职校学生的心中偶像或梦中情人。曾经的一场鸿海和凌云职校的联谊会上,霍少铭以阳光帅气的外表和动人的歌喉,赢得了场下一片掌声和欢呼声。也正是因为那一次的表演,他认识了凌云职校的校花黄小芹,很快,他们就同居了。

紧挨着霍少铭坐着的是夏明,他不折不扣的是霍少铭和黄小芹的忠实粉丝。夏明平时很老实,也很热爱音乐,为人非常虚心,他是通过黄小芹认识霍少铭的。不过后来他似乎和霍少铭走得更近,看得出霍少铭也很喜欢他,到哪玩,都尽量带着他。由于老实懦弱的性格,使夏明屡次被同学们欺负,但霍少铭从来都不欺负他。

“夏明,我跟你说件事啊?”席间一个女同学对夏明神神秘秘的说。

“嗯。”夏明点了点头。

“昨天晚上,天漆黑一片,你猜我碰到谁了?”

夏明摇了摇头。

“我碰到庄峰了,他说今天晚上来找你!”

夏明立刻显出了局促不安的样子,坐在他身旁的霍少铭,刚才还谈笑风生,顷刻之间,脸色气得即阴沉又铁青的说:”别开玩笑了。”

然后他转过来对身旁的夏明说:”夏明,别当真,她逗你玩的。”

“什么骗他的?是我亲眼……”女孩还持续她的喋喋不休。

“够了!”霍少铭有些不高兴了,”我说你们一天没事总拿他开心有意思吗?欺负老实人有罪知道吗?”

夜晚,卧室里只有霍少铭一个人躺在床上,今天晚上,黄小芹回自己家去了。

沉睡中,他的耳边似乎听到一种熟悉的乐曲。他赶紧睁开眼睛。这是一首他保存在手机里的曲子,那是庄峰生前所作。

他拿起了手机,屏幕上显示两个字:庄峰。

此时的霍少铭,睡意荡然无存。这首曲子,就像一首招魂曲一样,萦绕在这间空荡荡的屋子里。

接?还是,不接?

霍少铭的脑子里高速旋转着,他很想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出一个合适的答案,最后,他索性按了一下拒绝键。

该死的曲子,并没有听从拒绝键的控制,依然响彻在这间屋子里。

霍少铭只有按接听键了。

电话的另一端里,传来了一阵咝咝啦啦的声音,仿佛老式的收音机,传来遥远的声音。

“少铭,你最近好啊?”

“你,你是谁?”霍少铭战战兢兢的轻声问道。

“我的声,你听不出来了?”

“听不出来!”霍少铭吼道,随即挂断了电话。

其实,他听出了电话的另一端是谁的声音:庄峰。

霍少铭给女友黄小芹拨通了电话。

“喂,少铭。”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黄小芹亲切温柔的声音。

“小芹,我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啊?这么神秘!”黄小芹爽朗的笑着说。

“你动没动过我的手机?”霍少铭问。

“没有啊。”黄小芹疑惑的回答。

“哦。”霍少铭简单答应了一下。

“你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神神秘秘的?”

“你,你就别管了。”霍少铭说着挂断了电话。

过了一会,手机的铃声再次响起。那是他常用的手机铃声,.并不是昨天晚上所听到的那首曲子。手机的屏幕上显示:黄小芹。

霍少铭接听了电话。

“少铭。”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黄小芹疑神疑鬼的声音:”我发觉你今天有点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霍少铭也疑神疑鬼的问。此刻他的心里,尽是庄峰生前的影子。

“你今天,怎么突然提起手机了?”

“那你到底动没动过我的手机?!”

“谁动你手机了?!你昨天晚上是不是给别人打电话了?”

“不是我给别人打电话,而是别人给我打电话。”

“谁呀?男的女的?”黄小芹急切的问。

都这时候了,她还在疑心那些无聊的事情。霍少铭心里想着。

“小芹,别开玩笑了,我都要烦死了!”霍少铭不耐烦的再次挂断电话。

这天夜里,他喝了点酒,他希望以酒精的麻醉,让自己尽快的进入梦乡。

不一会,黄小芹躺在了他的身边。

–恐怖的鬼故事:聆听死亡的声音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