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根本无人的山区,怎么会有灯光呢,心想不好可能是山本木公司的人赶到了。

我赶紧进入帐篷摇醒墩子他们,并准备收起帐篷等东西。还没等我们收拾我呢,强烈的手电光已经照在我了们的脸上,”是赵兄弟啊,干什么不打招呼自己就上山来呢。”

我用手挡着照在我脸上的手电光看这对面的人道”山本木先生速度还不错吗?这么快就跟上来了。”

山本木向男奸诈的笑了笑道”有财一起发么,兄弟这样做就不好了吧。”

我脑子里打着转转,这眼前对方六个人呢,我们才四个而且还有一个女的。硬来肯定不是人家对手,倒不如先于对方妥协,而后在想办法脱身,我便对着山本木向男说道”你扣押我们的队员是你们不对在先啊,你们根本没有合作的诚意么。”

山本木向男摇了摇手道”不!不!不!兄弟别这样说,既然现在大家目标一致,我们合伙一起干,找到东西后五五分成行吗?”

此时不同意看来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没办法我只能点了点头。

山本木向男招呼着他们的队员原地撑起帐篷,今晚就地休息,明天早上在起身在赶路。

我们几人也忙活着撑起我们的帐篷,守夜的事山本木向男说由他们的人来做,其实我心里也明白他这么做的用意,心想反正有人守夜,省的咱再外边受冷,索性钻进帐篷里蒙头大睡。

睡梦中我突然听到帐篷外有人在争执着什么,爬出帐篷一看原来是守夜的人不见了,其他人正讨论着这人这么会凭空不见呢。

山本木向男看出来忙掩饰道”哎!没什么事啦,守夜的胆小,不敢跟我们这趟亡命之行,便偷偷溜走了。”

商阳也被外边的声音惊醒,也爬出帐篷来,不解的看着我。

说来也奇怪,这地上除了我们来时与帐篷周围的这些脚印外,并没有其他远去的足迹啊?

那么说只能有一种可能了,守夜的人按着我们来时路,原路返回了,可我仔细观察了下,按照脚印的方位来说,并没有发现有返回的样子啊。

那么这个守夜人难不成凭空消失了不成,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山本木向南又安排两个人留下守夜,便招呼着大家回帐篷休息,我与商阳回到帐篷后,迟迟难以入睡。

商阳不解的问道”强子,刚才拿个守夜的无辜返回,你是怎样认为的呢?

我挠了挠头道”这事真的很离奇,我觉得这人绝对不会是自己回去了,我仔细观察过地上的脚印,根本没有回去的迹象,那人八成是遇到什么我们未知的危险了?”

商阳惊恐的看着我道”强子,我跟你说个事,你可别害怕噢。”

我不解的点了点头道”有事就说,还真没把咱能吓住的事。”

睡在旁边的墩子翻了个身,继续打着呼噜,看样子外边发生什么事好像都与他无关一样。

商阳帮墩子盖好毯子后便神秘的说道”我听过这样一个说法,长白山里有”雪鬼”,听说这山鬼是冰雪魔的儿子,每到冬雪季节,这雪鬼就会从雪地里出来祸害山间生物,会不会那守夜人是被雪鬼抓取了。”

我不信的说道”行了吧,还雪鬼呢!这雪鬼它再有本事也不能把个大活人,凭空就给整没了吧?”

商阳听我这么一说也没在说什么,便转过身去嘴里道”我也不信呢,这些只是乡间流传罢了,世界上哪来那么多神了鬼了的呢。”

帐篷外不时传来外边两个守夜人的窃窃私语,不知不觉我便又睡着了。这人常说,鸡皮冷尿热瞌睡,这帐篷里冷的人又被尿憋醒来,穿好外套后我便出去尿尿,可我出去后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帐篷外空无一人,原本安排的两个守夜人此时也不知道跑那去了,心里顿时毛躁起来,难道又是像上次那个守夜人一样凭空消失吗?再想想商阳刚才跟我说这山中有什么雪鬼,我越想越觉得恐慌,难不成这广阔无际大雪山中,真的有种未知生物的存在吗?

想起以前山本木向南曾说过,他们几匹科考队都是进入这座大雪山中而有去无返的,我便考虑我们这个已经剩下九人的队伍是否能够寻找到埋藏在眼前这座大雪山中的墓葬呢?

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看来今夜又是一个难熬的夜晚,赶紧提起裤子钻进帐篷,商阳看样并没有熟睡,我钻进帐篷时商阳不解的看着我道”脸色这么难看,外边又怎么了?”

我轻声说道”守夜的两个人,好像又神秘消失了。”

商阳惊恐的看着我道”你没叫醒山本木向男的人吗?”

我将无名指放在嘴前小声道”小声点,先别告诉他们,反正消失的都是日本人,跟咱也没关系。”

商阳会意的小声说道”不能这么说啊,我们还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搞不好下个消失会不会就是我们啊”

看看手腕上的手表已经凌晨四点多了便道”在坚持下天就亮了,咱俩随时保持清醒,让墩子好好休息会。”

商阳突然示意我不要说话,然后用手指着外边。

我仔细一听,隔壁的帐篷好像有人出去了,突然外边的人大喊起来,好像是喊什么,”大家快起来,人又不见了。”

顿时隔壁的几个帐篷一片骚动,熟睡中的墩子也被外边的骚动吵醒,墩子揉着眼睛道”咋回事么,外边是打雷了,还是下雨了,嚎叫啥呢?睡个觉都不得安宁。”

王可爱拉开我们的帐篷将小脑袋探了进来好奇的问道”强子哥!这外边怎么说人不见了,怎么回事吗?”

我把王可爱拉进帐篷,将这三人神秘消失的事将给她听。王可爱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道”这大活人,怎么会说不见就不见呢。是不是掉到那个雪窟窿里去了。”

墩子则无关己事的说道”爱咋咋咋滴去,少一个对咱来说还是好事呢,倒时候找到宝贝还少分几份呢。”

帐篷外传来山本木向男的声音”赵兄弟!天快亮,我们是不是该动身了。”

看看表已经五点半了,该动身了,我们整顿收拾一番后简单的吃了点干粮,便背着大包小包向那座山峰方向走去,原本十人的队伍,此刻只剩下了七人,看着前方雄伟的山峰,一种莫名的恐慌席卷而来。

–经典短篇鬼故事:神秘的死亡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