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它的一侧是平原,另外两边是断续的丘岭,背面则是高山。

方书打开军用地图,他指着小村庄对钟成保和张平易说:”这里就是围坳村了,过了这个村庄,再往里走就是山区。我们只要再经过三十多公里的无人区和大约五公里的旅游区就到达目的地了。”说着,方书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是下午四点十三分,我们不如就在这个小村庄里过夜吧,明天一天我们一定可以走过无人区的。”

经过三人的讨论,他们决定在小村庄里找一户人家借宿。

方书他们三人是某大学的学生。

暑假开始时,大学里计算机系的学生自发组织了一次探险旅游的活动,这次活动得到了学校很多人的响应,而他们三人也是自愿参加这次活动的。

活动的主要内容是参加者每三人一组,以某旅游区(山区)的某个景点为目的地,每一组队员必须从指定的地点出发,徒步从出发地走到目的地。这中间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而其中有几十公里(二十几到四十几公里不等)的山区。

在这之前,发起人和参加者利用现代化的条件对所要探险的地区做了详细的资料收集。幸运的是他们找到一份很详细的军用地图,但是,即使这样,对于要穿越的山区还是有很多的不了解,而这份军用地图只是在山区内标明了很多的无人区,至于无人区内的情况,一样是很不明朗。

方书他们三个在学校是死党,号称”三剑客”的,他们一起参加这个活动,并要求分在了一组里。

他们从某个小县城出发,前一半的路程在他们看起来,并不觉得太困难。只是在往围坳村走的这二十几公里,是勉强可以走人的土路,稍微难走一点。

三个人在围坳村的一户人家借宿,主人很热情地留下他们。

这一户人家有祖孙三代,奇怪的是都是女人。

最老的是一个六十多岁老婆婆,还有一个是三四十岁的中年妇女,最小的是个才十一二岁的小女孩。

祖孙三代,三个女人。

那个小女孩很好奇地看着方书他们,她小心地用手摸摸钟成保的衣服:”你们有枪吗?”

三个小伙子不禁笑起来,他们身上穿着一样的迷彩服,小女孩把他们当成当兵的了,这套迷彩服是他们探险旅游的统一服装。

张平易把手放进裤子口袋里,伸着一个手指向裤袋外顶出来一点,使它看起来真好像一把枪的枪口那样:”有啊,你要不要看看?”

小女孩跑出门去,把那个老婆婆拉了进来:”奶奶,他们有枪!”

那个老婆婆和方书他们一起笑起来。

刚吃过晚饭,小村庄里的人似乎都集中到这户人家来了。

三个大学生来到这样一个偏僻的小村庄来借宿,在这个小村庄就像是来了一个小戏班子似的。乖乖,三个城里来的大学生,可是不简单的事情。

奇怪的是,这个小村庄里好像大都是女人,有几个男人,也都是老的老小的小,这个小村庄里的壮年男人呢?

村里的女人,尤其是年轻的女人,围着三个年轻大学生,七嘴八舌地问着一些可笑的问题,年纪大一些的,就笑着在边上听着年轻人叽叽喳喳地说着笑话。

“你们是来干嘛的?咋走来咱这个庄上的?”一个大眼睛的小姑娘问方书。

“我们是出来旅游的,但是我们不能坐车,我们要靠两条腿走到旅游区去!”方书简单地解释着。

“那要走到啥时候!”另一个小姑娘接过去问,”你们明天往哪里去?”

“明天,我们从这里上山,穿过这片山区,就到我们的目的地了。”

“什么?你们要从这里上后面的这座山?还要爬过山去?”一个小姑娘尖叫着。

忽然,整个屋里本来正热闹的气氛没有了,所有的人都停下话来,目光一起集中在方书他们三个人身上,那目光中透着怪异。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张平易问那些村里人,可是没人回答他。

过了很久,那户主人家的老婆婆对他们说:”哎,你们还是回去吧,别上后面那座山。”

“为什么?”方书追问着。

“后山,是个不祥的地方,听大娘的话,别去。”

“大娘,我们是不迷信的。”钟成保笑起来,可是,所有人都看着他,用怪异的目光。

“不是迷信,那是真的。”老婆婆叹了一口气,”那是真的事,有三十多年了,那年我才嫁来这里不久。”老婆婆的眼光迷离起来。

方书看见,村里的那群小姑娘正一个接着一个地溜了出去。

–十三人头琢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