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米线的老大爷

这个故事是听我过去的班长讲的,那是发生在某地的603高地吧!

故事就是在那发生的.去过那里的人应该都看过一个废弃的岗哨吧.

以前那边本来有人看守的,后来因为闹鬼,所以才撤走的.

时间大概是深夜一二点吧,站岗的卫兵觉得肚子饿,但也没东西吃,又饿又冷,嘴里便骂道:”干XX,那么晚还叫人站哨,真是的,又没有人会来这,站啥哨嘛!”

但骂归骂,还是要站呀!两个人就互相站一小时,站著站著,忽然听到远远的地方传来声音:”卖米线喔”!声音听起来很苍老的感觉,好像是一位老人叫卖的声音,声音很小,但因为是深夜,所以听的还算清楚。

“喂!喂!别睡啦,有人卖米线也!我们赶快去买”,说著两人就兴匆匆跑过去,看到一位老大爷手提著篮子,推着推车,那里面装的就是米线吧!两人心里都这么想,也没怀疑为什么深夜有人跑到荒郊野地去卖米线。

“老大爷,买两碗米线,肚子好饿喔”!其中一人这样说.”好,你等一下,马上好”,老伯开口说话,但声音是那么凉.”老大爷,快点啦,我肚子好饿”,两人有点不耐烦了,频频催老大爷快一点.只见老大爷把篮子放下,两人正觉得奇怪时,老大爷突然将手放在脖子上,将头搬开,往颈子里面伸,拉出一些东西,天啊!这哪是米线啊,根本就是绿花花的大肠,而且还在滴血哩!

两个卫兵吓得拔腿就跑,连枪都不要,死命往连队上冲,口里不断喊著”救命啊”,整个高地都听得到,偶尔传来老大爷阴冷的笑声”嘿…嘿…嘿…,年轻人,别走得太快……”

两人回到连队上跟连长说,从此那个岗哨没人敢站,慢慢就废弃不用了……

吊扇

这是我新训时的事情,有一次我很晚还没睡,我们一屋的人都在聊天,我和老朱想去WC,回来时我想回班里睡觉,可老朱说先去6班看他老乡,我们进去后聊了一会,刚出没多远,就听有人在叫,我们也没理会,因为大部分人在宿舍里聊天,我们以为他们在闹。就回班里睡觉了.第二天,我很早就起来了。刷牙时碰到老朱的老乡,就问他怎麽回事,他当时脸都白了,说我们走后就看到有一团黄色的光,他们没怎麽想,可那光切进来了,象一个人影,在吊扇那晃。他们就叫,然后排长过来了,那影就一点一点淡了。

我就一直想知道这事为甚麽,有一天晚上,排长拉我们晚上出来唱歌,修息时我问排长,他问我是哪个屋,我说是6班,他楞了一下,说去年有一个新兵晚上去上WC,那孩子睡上层,回来时被吊扇把头刮掉了,然后经常就有这种事发生,不过习惯了也就没什么了!!!

云南某军营

那年我在带新兵,新兵结训时,弟兄们要求班长讲出有关营区的鬼话,现在我讲一个:

有一年在营区附近帮助老乡干农活时,正值夏日,天气严热,所以当地女孩子都穿的满露的;那些”性欲”比较强的弟兄,看了那么多的冰淇霖,当然会忍不住。就那么刚好,让那位弟兄看到一位身著红衣的女子,身材姣好、长得也不错,就把那女子拖到营区后面的游泳池,”先奸后杀”,当然后来凶手已伏法了,可是营区从那时开始,经常有人看见身著红衣的女子在营区走著走着,并可以听到女子的哭声。

真实的亲身经历

我的新兵连是在云南昆明大板桥,当时刚进去的时候就有班长偷偷告诉我们住在同一寝室的人说:去年有个新兵因为身体很虚弱,经常躺在床上冒冷汗、身体剧烈发抖,所以部队出操上课尤其是野外教练时,他都留守在寝室不用出去操课,结果有一天野外教练一整个上午回来时,发现那个新兵面色发黑,死在自己床上,以後那床有点不太平静。後来发现那个新兵再入伍之前就已有施打毒品的习惯,之前的行为是毒瘾发作吧。

当时我们硬要那个班长透露是哪张床,但是他打死也不肯讲,说是不能有空床铺,而他只要一说出是哪一张床就铁定没人要去那里睡。於是大家战战兢兢谁也不晓得是谁睡到那张床,就这样混了一个多月却也相安无事,到了要结训的前一天晚上,班长表示大家明天要结训了,要聊天的不要聊太晚,意思很明显就是摆烂了,於是大家三五成群的聊天、吃东西、吱吱喳喳聊到了半夜,大约零时左右,一些聊得累了的人都睡著了,因为聊得晚的关系,几乎都没有搭蚊帐。我和下铺床的战友还在继续聊天,却听到隔壁床发出「格格」的响声,当时我们都躺著在聊天,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当时寝室的床是上下铺的两张并在一起,也就是每一『块』床就是左、右两边各有上下铺的样子,结果我们刚好聊到一位刚下老连队的兵。

当时的老兵人是已经提早下部队去了,也就是说隔壁床现在应该是只有一个人在睡觉了,我们往旁边看了一下,没错,「格格」声音是那张床传来的,但唯一剩下的那个同学是在上铺,那声音听起来像是他冷得躺在床上发抖似的,於是我爬上自己的上铺去看看,但却发现那个人睡得好好的,棉被也踢掉了,额头还冒汗哩!根本没在发抖。

就在我看著隔壁那个熟睡的同学的时候,隔壁床就在我的眼前轻轻抖了起来,「格格…….」连吊在床边的毛巾也很明显的抖动著,但我自己的床却一动也不动,室内也没有风,更何况有风也不会摆得这么厉害呀,怎么会……我爬到下铺去跟他们说这个情形,另一个同学也爬上去看个究竟,在他爬上去的期间隔壁床一直震动著,而且越来越大声…….当他脸色铁青的爬下来时,我们三个人已吓得说不出话来,棉被抱了就往旁边的空床位跑,就这样一夜几乎都没睡好。隔天我们问睡在那张床的人昨天有什么感觉,他却说睡得很好,後来我们背起大背包要出发了,离开寝室前那个班长来了一趟,我们几个便小声的问他,「班长,你说的床,是不是……那张…」我们用下巴指了指隔壁床,结果他只说「你们也看到啦?出去不要乱说」一副遮遮掩掩的样子。这使得我们更加相信那就是那个毒瘾者死去的那张床……..有网友遇过同样的事吗?

–部队老兵讲的鬼故事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