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灰可以做成钻戒的消息是左木最先从网上看到的,说外国有一种技术,能把骨灰里20%的碳元素提取出来,然后使碳分子在高温高压的条件下改变分子结构,变成钻石,还可以把钻石镶在戒指上,做成钻戒。

左木说的时候一脸的向往,不想却遭到罗列的挖苦:”都什么猴年马月的新闻了,还拿出来炫耀?做这种东西你知不知道造价是多少?1克拉就接近100万!”说的时候一脸鄙夷。

左木的表情当即变得很难看,大声回道:”你以为我出不起吗?我家有的是钱,把你的骨灰变成钻戒,是绰绰有余!”

罗列气得脸色煞白,就要从椅子上站起来,我和迟暮连忙上前圆场,气氛才缓和了些。

那天晚上,到市区做家教,为了帮那个高中生解答一道物理题,离开时已经很晚,最后一班公交车早走了,我只好走出巷口截计程车。

那时大概是24点左右,马路上冷冷清清,只有路灯一字排开,把昏黄的灯光撒在两旁的绿化灌木上。五分钟间,陆续来了两辆计程车,但司机见我是一副学生样,而且知道这时候已经没有公交车了,所以坐地起价,说不打表,50元。我很生气,坚决没上。

不想这一拒绝,之后的半个小时都不见有车来。我开始暗自着急,心想这下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走路回学校?那估计要走一个多小时啊。

正心急如焚,马路的尽头出现了一辆红色的计程车,开得不快,我心下一喜,心想:就算是50元,也认了。

不想,那辆车一直在马路中央行驶着,并没有靠边的意思,我以为司机没看见,连忙朝那辆车招手。这时,计程车已经驶过我面前,仍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急得就要叫出声来。

但是,我终究没有叫出声来,因为我不知道朝谁喊,那辆计程车里竟然空无一人!连驾驶座上都空空如也!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辆诡异的计程车渐渐消失在视线里,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可是,那个情景那么清晰,而且以我5.3的视力,怎么可能看错?想着,忽然感觉头皮发麻……

回到学校,我马上把这件事在宿舍里说了,果然没人相信我,说要么就是我说谎,要么就是我眼花了。只有平日和我最谈得来的迟暮安慰似的拍拍我的肩,说:”诺然,你一定是太累了,要多休息啊!”

我知道他也不相信,急忙分辩:”迟暮你相信我,我真的见到了。当时我好不容易等来一辆计程车,心里高兴,当然看得仔细。我还记得那辆车的车牌是94***164来着。”

迟暮似乎被我认真的表情吓到了,他知道我平时不喜欢开玩笑,于是皱皱眉:”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灵异出租车’?”

我见他表情不对,心里一沉:”你说什么?’灵异出租车’?”

他似乎沉吟了一下,说:”我只是听荔香说的,说她的一个同学某天搭上了一辆出租车,就再也没有回来。听说那辆出租车是直接开往火葬场的。”

我的心一凉,背后泛起一丝凉意,本市唯一的一个火葬场确实在我去的那个区啊!

迟暮见我的表情凝重,意识到这个时候不应该跟我说这些话,于是笑着说:”也许是那个丫头瞎掰的。你别在意。”

我哪能不在意啊,马上叫迟暮给荔香打电话,探探虚实。迟暮似乎有些为难,说:”现在都这么晚了,明天吧,明天我把她给你叫来。”我无法,只好作罢。

午夜,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起迟暮说的话,不由得联想到如果那辆车停了,我坐上去,然后不知不觉地赶往火葬场……全身不寒而栗。

–骨灰钻戒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