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是躺在医院里了,但是他的手腕上多出了一个东西,这个东西自己曾经是那么的熟悉,但是现在这个东西现在竟然是在自己的手腕上,对了,那是手铐,一把闪亮的手铐在自己的手腕上,然后手铐连在床上,这,这是怎么回事。

“朱骏山,说说吧,你是怎么回事。”局长罗福英坐在他的身边,然后身后还跟着两个警察:”朱骏山你还是早点交代吧,你是怎么杀死小王和小李的。”

朱骏山一脸茫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唯一的记忆就是那双红色的高跟鞋,可是现在竟然变成了医院,而且还被抓了起来,还是局长在审问自己:”局长,我,我怎么就到了这儿了,还有,什么杀人,我杀了谁了。”

“怎么,杀了人了,你也想做神经病来逃过处罚吗,小李和小王是怎样死在你手里的,赶紧说说你的犯罪经过吧。”局长一脸惋惜的样子说道。

“啊,小李和小王死了,他们怎么死的,局长,你不会是在回忆我吧。”朱骏山的盛情开始紧张了。

“你说呢,现在不是怀疑你,因为这件事情就是你做的,小王和小李是被你的枪打死的,但是你又躺在地上,枪在你的手里,里面少了两颗子弹,你说说这个不是你干的是谁干的,完了以后你把他们两个人的尸体吊在了树上。”局长不忍再说下去了:”俊山啊,你是我们这里最好的警察了,我本来以为我要是退休了,我的位置就是你的,可是你……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局长,你听我说,他们两个人真的不是我杀的……”

朱骏山向罗福英说完了全部的事情,说完还不忘记说在学校里还有同志的尸体。

“你……嗨,你怎么还是不说实话啊。”罗福英着急的看着他,然后说出了下面的话:”实话告诉你吧,学校里我们早就查过,那里面连个人影也没有,还尸体呢,怎么什么也没有发现,事到如今,你就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局长,你能要我说什么呢,你能让我说,是我杀死了他们,要知道我什么也没有做,是那个女鬼,就是他干的,你要知道,我没有必要跟你撒谎,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了,我什么时候不是据实禀报,要是人是我杀的话,我还能狡辩什么,局长你好好想想吧。”

“俊山,现在即使是我相信你,但是上面的领导下层的人民会相信吗,你怎么能拿着鬼这种鬼话还骗我呢,该是什么样子的就是什么样子。今天早上要不是人家老乡在地上干活,也不会发现你躺在人家的地里,我就怀疑了,你怎么会杀人呢。”

“局长你说什么,我,我明明是躺在乱坟岗里的啊,我本想逃脱那个女鬼的追击,可是跑着跑着就跑到了那个乱坟岗里了,局长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乱坟岗,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乱坟岗。”

“局长,我还认识那里的路,您跟我去看看,那里一定有一个乱坟岗,一定有的。

‘朱骏山说这就要起床,但是发现他还被手铐锁着,起不来,朱骏山的眼睛看了罗福英的一眼。

罗福英无奈的点了点头,然后,两个警察把他手上的手铐解除了下来。朱骏山耸了耸肩,然后跟着罗福英上了车。很快的朱骏山就到了那天出事的地点,这里就是去学校的小路,路上还有昨天刹车的痕迹,朱骏山指了指那个沙驰的地方,和罗福英说:”队长你看看这里就是我跟你说的,我们在这里撞到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和咱们附近学校里传说中的女鬼是一个样子的,然后我转过头看小王和小李,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已经不见。”

“捡重要的说,说说你实在怎么去的你说的那个乱坟岗。”罗福英说。

“哦,对了,我看到那个女鬼追我,我就跑,跑到了那边的树林里。”说着朱骏山带着罗福英和两个警察一起往那边的树林走去。

可是走了半天也没有看到朱骏山说的那个乱坟岗,朱骏山着急了,他四处的看依然没有看到一个坟头”奇怪了。”朱骏山小声咕噜了一句。

“朱骏山你说的那个乱坟岗呢,我就知道你在骗我,俊山,还是跟我们回去吧,回去以后也算是你自首了。”

朱骏山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什么话可以讲了,他赶紧的往后退了一步。

“俊山,你要干什么,你要拘捕吗。来人啊,把他抓回去。”马上上来两个警察,准备抓住朱骏山。

还好朱骏山只是精神上受到了惊吓其他的地方并没有什么,于是他赶紧的起身,顺手捡起了两根木棍,用自己多年的经验,迅速跃起,一下子跳到了两个警察的后面,然后棍子落在了其中一个警察的后脑上,将其击晕。

另一个赶紧的转头想要抓住朱骏山,没想到,朱骏山的棍子已经打在了他的头上,这个警察也晕了过去。

“局长,人真不是我杀的,你要相信我。”朱骏山转过身跟罗福英说。

罗福英还算是镇定,他没有表现的浮躁,只是无奈的看着朱骏山:”朱骏山呐朱骏山,你真是行啊,你竟然可以当着我的面伤害自己的同志,你说我还能相信你什么,你干脆连我一起杀了吧。”

“局长,今天的事情事非得已,我也没有办法,但是你要相信,我不是凶手,凶手一定是另有其人。”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朱骏山还是自首吧。”

“局长,对不住了。”说着朱骏山赶紧的凑到了罗福英的身边,他抽出了罗福英随身的枪,然后迅速的跑到了一边:”局长,到时候我把凶手给你找来,来证明我不是凶手,然后你再来算算今天的事情吧。”说着朱骏山便消失在了满是浓雾的树林里了。

罗福英站在树林里久久没有动弹,终于他还是往外面走去。

天色在慢慢的变黑,在伴着浓雾的傍晚,罗福英竟然还是没有走出去,他只看见前面似乎是有一阵的光亮,但是光亮却不是很清楚。罗福英赶紧的拿出了自己眼睛带上去,噢,原来是白磷燃烧了,这个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鬼火了。

顺着这个光,罗福英走了过去,当他过去以后才发现,自己可能真的冤枉了朱骏山,因为他看到了那个乱坟岗,也看到了很多的黑松,一棵棵的杂放在四处。

一块块的青石板的墓碑,在一个坟头上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那个红色的高跟鞋的上面是一双惨白的双腿和一条黑色的旗袍,旗袍的上面是一张印满血迹的脸,脸上的血在一滴滴的落下来,滴在了地上,也映在了罗福英那张复杂的脸上。

–不是我杀的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