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故事很多都是以从前开始的,这个也不例外。从前有一个年轻小伙子父母早亡,自己一个人生活,以做豆腐卖豆腐为生,因为家里穷也娶不到媳妇,所以村里的人都叫他李光棍。李光棍每天半夜起来磨豆腐,压豆腐,天不亮就要从家里出发拉着板车去各个村子卖豆腐,卖到中午回家吃口饭,就赶快睡觉,养足精神好半夜起来做豆腐。一天天一年年的就这么比较少见日头,多见月光的一个人过日子,这阳气就慢慢的下降了,邪气也就蠢蠢欲动了。

夏天的豆腐必需尽快卖掉,要不然一早上豆腐就有味道了,所以一到夏天李光棍就会凌晨从家里出发先去市集卖掉大部分豆腐,剩余的再挨村转转尽快的卖掉。就这么一盛夏天的夜里李光棍早早的就把豆腐做好,凌晨就从家里出发往附近一个最大的村庄走,那里今天有一个大的集市呐,李光棍走到一半突然就开始落起雨点了,风也湿乎乎的开始吹,眼瞅着有下大的趋势,这李光棍就开始着急了,这嫩豆腐就盖着层布,雨一大不得浇坏了啊,于是赶紧拉着板车往前跑想跑到前面的小村子去找个人家的屋檐避避雨吧。

正低头跑着呐,突然看到前面有个破旧的小房子居然透出点亮来,李光棍边寻思这户人家怎么凌晨就起来了,边赶紧跑过去敲门看能不能行个方便给避避雨,门一敲开,居然是个容貌端正的小媳妇,李光棍一下就红了脸,结结巴巴的都不会说话了,小媳妇看看李光棍拖着板车湿漉漉的样子也没吭声,就转身让开门自顾自坐下了。

李光棍寻思这是同意让进屋躲躲吧,就一个女人在家,李光棍也没敢往里走,就把板车拉进门,自己在门口站着看雨等雨停。小媳妇也不吭声就静悄悄的,李光棍看了一会儿雨突然发现怎么附近没有人家呢?就想问问这是什么村子怎么都住的这么远,彼此也不好照应啊。结果一回头看到那个小媳妇坐在灶台旁边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李光棍乍一回头遇上那直勾勾的眼神,心里一激灵,没敢继续对视就移开目光打量一下屋子,这个屋子很小,单独一间,一眼就到底了,很奇怪的也没有隔开就右边靠近门的地方是灶台,左边靠里就一个门板被看不出是石头还是什么的东西垫起来当做床床上也没有个被褥,床前还有个盆在地上,里面黑乎乎的看不出是什么来,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像庙里的香火味,所以李光棍就下意识看了眼灶台,是不是正点着火,结果一看灶台里根本没点火,灶台上冰凉的只有个碗里装着半碗黑乎乎的米,旁边放着一小盏油灯,就豆大的一点光忽悠着有让人觉着马上就要灭了的感觉。李光棍心想这家的日子过的也甚是窘迫,可又溜一眼那个小媳妇,她却是穿戴的整齐,红衣绿裙头发梳的光亮整齐,像是新婚的感觉,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问题脸色青白,眼神也木木的。

李光棍也不敢细看,打量一眼看那小媳妇一直看自己,怕人家怀疑自己不是好人,就转头老老实实看着外面的雨,可突然余光瞥到一抹鲜红色在身边,一回头发现小媳妇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自己的旁边,却没有看外面,而是照旧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李光棍有点紧张,这时候雨小了天边也有一丝朦胧的亮了,李光棍忙说雨停了,要赶着去集市,拖着车就想快点走,结果小媳妇一伸手就拉住李光棍拖车的手,那手劲可真大,李光棍觉得自己一下就动不了了,而且那个手真凉啊,李光棍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麻木了。

小媳妇看了看天说,你住哪里啊?我家明天要来些客人,我今天晚上上你家去取些豆腐好赶着明天早上待客。这小媳妇的声音也乖乖的,没有一点声调的感觉,像是碎瓷片在摩擦那样让人难受,李光棍哆哆嗦嗦的报了自己家的地址,拖起板车就跑,到了集市天都大亮了,李光棍赶紧卖豆腐,渐渐地把凌晨的事都忘记了。豆腐卖的差不多了,李光棍想起来凌晨那个女人说要晚上就来拿豆腐,打算直接回去早点睡了好早点起来卖豆腐,就不去各村转着卖剩下的几块豆腐了。

回家的路上经过一家又破又旧的小道观,里面就只有一位老道靠大家的香火钱或者说施舍钱过着日子,每次李光棍有剩下的一点豆腐吃不完就都给老道了,今天也顺路就把剩下的最后几块豆腐送过去了,结果一进门老道就抓住李光棍的手狠狠的往他身上唾了口唾沫。

李光棍正要急眼,老道却盯着他的手说,你到哪里去留下这么晦气的手印呢?不知怎么的,李光棍心里立刻就泛起了一阵被那个女人握住手腕时的凉气。老道又看看李光棍的,紧皱眉头说,你眉心黑雾弥漫,是被什么邪物给缠上了。

李光棍本来还想跟老道念叨念叨今天早上的怪事,可是一听老道后来的话,就笑了,跟老道说我可没有钱给你供灯做法的,就剩这几块豆腐了,您啊还是省省精神去忽悠几个有钱人吧,我还急着回去做豆腐呐。说完回身就走,老道一看拉不住李光棍,就说小伙子你不信我,但是我看你经常给我豆腐心地善良,还是想拉你一把,你记住半夜叫名莫答应,人死即僵、尸不转弯,过了今夜你会来找我的。李光棍边急急忙忙的往家走,边想这老道年纪也真是大了,都糊涂了吧,但是心里却也记住了老道的话。

夜半时分,李光棍又起来磨豆腐了,刚开始磨就听到院门响了,有个女人叫道李光棍、李光棍,李光棍估摸着是昨夜碰到的那个小媳妇来拿豆腐了,刚想应声,不知怎么就想起来老道的话,于是就没答应直接去打开了门,结果门一开果然是昨夜那个女人,可是今天她迎着自己家里的煤油灯,所以脸上看的非常清楚,一张惨白的脸上摸着红红的嘴唇和胭脂,怎么看怎么别扭,仔细想来就像是死人的妆容,李光棍看着这张脸就有点害怕了,开始往后退。

–妈妈的鬼故事:李光棍卖豆腐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