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发生在很多年前。

姚庄地处山区,却是个土壤肥沃、树木茂盛的地方。只是因为没有一条像样的道路通往外界,所以姚庄的人都很封闭。

新上任的村长是个年轻人,叫姚士乙。姚士乙的父亲是村里有名的老实人,无论对谁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姚士乙自己也是个很本分、正派的年轻人。于是村民们推选姚士乙当了姚庄的村长。

然而发生了一件事却让姚士乙几乎成为众矢之的……

在村委门口,村里的碎嘴子彭大爷骂道:”士乙,我们老少爷们儿觉得你很老实,才选你当村长。你怎么刚当上官儿就忘恩负义了?”

另一个中年人也附和说:”彭大爷说的没错!姚士乙,你要迁坟就不行!挖坟掘墓是缺八辈子德的事情。会遭报应的。弄不好会家破人亡的!”

姚士乙耐心地解释道:”我们村为什么成为贫困村?还不是道路不通?我为什么号召大家伙迁坟?还不是为了修路?你看咱们村的苹果树,一年产下来的苹果都可以开罐头厂了。你再看看地里的野菜,拿到城里去卖保准受欢迎。可是现在呢?道路不通,这些宝贝疙瘩根本送不出去。一年一年我们只能眼瞅着这些东西烂掉、喂猪。”

此言一出,很多村民停止了辱骂,有的人也在想姚村长说的有理,有的人则看事态的发展,但是有很多人还是不同意迁坟。

彭大爷是个老顽固,冷笑道:”看不出来,你小子当了两天村长学会喊口号了?既然为了咱村儿致富,你怎么不迁自己家的坟?”

这个提议仿佛很”高明”,其他村民也反问:”姚村长,你家先迁坟,我们就迁坟!”

尽管这是意料之中的问题,但姚士乙仍是很为难。可转念一想:我既然当了村长,又提到迁坟。如果不迁自己家的坟,有什么资格让别人迁坟?我是为了咱村乡亲们有个活路,不是为了自己升官发财。

于是姚士乙一跺脚,喊道:”迁就迁!我明天就把自己的祖坟迁走,等我迁完你们迁不迁?”

没人相信姚村长敢迁自己的祖坟,都以为他在赌气:”你迁我们就迁!”

姚村长趁热打铁,道:”口说无凭,立字据!”

还真别说,大家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都是不相信姚村长能迁自己的祖坟,所以全都在”军令状”上按了手印。

姚士乙的父亲老姚头听说儿子要迁坟,而且迁的第一座坟是老姚家自己家的祖坟,气得暴跳如雷。

这老头平时比武大郎还窝囊,但一听说要迁祖坟却火冒三丈:”兔崽子,当了两天村长就不认识东南西北了?起什么高调?迁祖坟是缺德带冒烟儿的的勾当,会遭报应的!咱们老姚家几百年前是大户,当初老祖宗立的规矩就是不准迁坟,你不知道吗?”

原来几百年以前姚庄刚形成的时候,姚庄的先人们都找了风水先生选了住宅和坟地的位置,并给子孙留下遗言,住宅和坟地不准换位置,谁敢擅自迁坟、擅自修路和建房子就要遭到九泉之下祖先的责罚。rarr;鬼♂大♀爷

因此姚士乙一提迁坟全村人都一致反对。

姚士乙苦口婆心地解释,苦口婆心地规劝,却感到父亲比彭老头还顽固,于是也来了倔劲儿,道:”我迁坟是为了村里人能过上好日子,你凭什么阻止?我没错,错的是你!”

老姚头一听更是血灌瞳仁,拿起火铲子就要拍自己儿子。姚士乙那么孝顺,能还手吗?只能翻墙头逃走。

第二天,姚庄来了不少外乡人。是姚村长找来帮助迁坟的。

大家注视着姚士乙,慢慢发现姚士乙根本不是赌气,也不是瞎咋呼。他是真的要迁祖坟。

彭大爷赶紧劝道:”姚士乙啊,你要来真的?可不能啊!迁祖坟要遭报应的!会天怒人怨的,老祖宗会惩罚你们老姚家的!听我的,赶紧回去,你还是咱们的村长,别惹事儿!”

姚士乙由于心情不好,早上破例喝了二两白酒。脸红扑扑的,透出的是怒气而不是喜气。他一声令下:”动手迁坟!挖吧!”

雇来的人就动铁锹挖祖坟,乡亲们都震惊地观察这一切。有的小媳妇和老太太们还叽叽喳喳:”姚村长真迁祖坟了?””完了,他家算是完了””等着吧,他家以后要有大祸了。”

正在此时,姚村长的父亲,从山下跑上来了。老姚头看见儿子带着正在挖坟,急急忙忙往山上赶。一边跑一边喊:”都给我停下!别动祖坟啊!”

人们停止了动作,看着姚士乙。

姚士乙似乎很冷漠,道:”看我爹干什么,你们继续!”

话音刚落,天上的云彩不知何时聚集在了一起,形成乌云,不一刻乌云布满天空,只听狂风大作,天空竟然下了雨。这时老姚头已经跑到了半山腰,离坟地还有很长的距离。

姚士乙看着自己亲爹踉踉跄跄的样子心有不忍,但是他是铁心要迁坟的。他愣愣地站坟地里,因为下雨,乡亲们都去附近的破房子里避雨了,而外乡人也停止了挖坟。

只有姚士乙还孤独地站在坟地里,彭大爷虽然痛恨他迁坟的举动。但看着雨里的姚士乙又很心疼。姚士乙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比自己孩子还亲。只是迁坟这一件事犯了众怒。彭大爷就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孩子要让全村人迁自己坟地,就为了修路?你不就是个村长,干什么跟着上边唱高调?

–迁坟怪事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