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在泰国回来,一切都似乎很奇怪。

公司很小,只有七八个员工,肖洁是其中一位文员。

老板姓陈,前不久才请全体员工到泰国旅游,应该还算得上顺利,所有人回来后干劲十足,倒也合了陈老板的胃口。

现在员工们都乐呵呵地赶着手头上的工作呢。

“小洁,你不舒服吗?”

李姐的办公桌就在肖洁隔壁,发现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阿?我没事,就是有点困。”

肖洁从迷糊当中清醒过来,强挤着笑脸应呼道。

事实上,肖洁这些天一直感觉不对劲,却道不出个所以然。

昏沉的脑袋拖慢了肖洁的工作速度,她决定去泡杯暖暖的咖啡。

走了两步,肖洁不安的情绪愈发强烈,甚至从后脑处感受到一股刺痛。

她环顾四周,所有人都在认真地埋头工作。

恩?肖洁疑惑地看着角落,那里有张空着的办公桌,那不是秦汉的吗?

秦汉这人总爱开玩笑,平日里没少逗大家乐子,而且毫无底线。

肖洁仔细想想:这几天好像没见过秦汉,难道他辞职了吗?

看着秦汉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夹,肖洁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李姐,你见过秦汉吗?这几天他好像没来上班。”

“李姐?”

肖洁看着的中年妇女仍然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对她不理不睬。

她一连问了好几个人,他们的反应都跟李姐一样,对肖洁的问题置之不理。一时之间,肖洁感觉自己像是被孤立了一样,所有人都只是关注着自己手头上的工作。

现在,办公室只剩下键盘和鼠标的声音。

公司的玻璃门外,有一缕人影悄然掠过。

办公室的门外是一条长廊,长廊的尽头便是洗手间。

肖洁手上的杯子掉在地上应声而响,仍然是没有引起其他人的回应,他们像是机器人一样,按着程序干活。

刚刚那是…秦汉?

如此诡异的一幕,让肖洁不禁想起在泰国的小插曲。

当时一行人坐着小电瓶在街上,气氛甚是欢快,一名泰国男子满头是血地趴在地上,秦汉则笑着对那名泰国男子指指点点,他的贼样儿让大家跟着起哄而笑,他有这样的能力。

他的大意是:想要这样过马路,也不到中国学学,活该!活该啊!

肖洁不敢看如此血腥的场面,她也没感觉有多好笑。

但是强烈的好奇心让肖洁的眼神在不经意间落到案发现场,那名泰国男子侧着头趴在地面上,对着他们的小电瓶车,嘴巴微张,双目并没有合上,似乎在嘲笑他们。

这一幕让肖洁胆战心惊,在接下来几天里的狂欢中,才让她将心绪平复下来。

如今,又要以这样的方式记起来吗?

肖洁赌气似得拉开玻璃门,走在长廊之中。

地上有一张今天的报纸,报上有一张大写的图片,肖洁不敢把注意力分散在那里。

“咚!”

“咚!”

“咚!”

长廊尽头忽然传来有规律的撞击声,肖洁的情绪也伴着节奏起伏着。

肖洁尽量放慢自己的脚步,生怕高跟鞋的声音会被那撞击声发现。

慢慢地靠近,确定那撞击声就是在洗手间里传来的。

肖洁离得很远,头部非常缓慢地移动着,往洗手间里面看。

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她的视野里,正是秦汉,虽然肖洁看不到他的脸。

他站在镜子前,似乎在审视着自己,一动不动。

“咚!”

秦汉突然猛地把头用力撞向镜子,将自己撞得头破血流。

他疯狂得笑道:”活该!活该啊!哈哈哈哈!你也想要看看我?”

那个秦汉十分奸邪地说道。

–嘲笑的代价_灵异故事–